古稀老人學法識字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四日】我和老伴都過了古稀之年,老伴由於體弱多病,總是面黃肌瘦,為了身體好點,他先後學了各種氣功,收效甚微。直到1996年法輪功傳到我們這裏,老伴才轉入學法輪功,這時他像找到他要找的東西,潛心學法修煉。十幾年來,他每天晚上讀、背《轉法輪》《洪吟》等大法書籍,正因為如此,我才有機會坐在床頭聽,目睹老伴百病消除,臉色紅潤,頭髮由白逐漸轉黑,我開始覺得法輪功神奇。

2005年的一天,我牙痛的不行,去一家醫院打算拔掉,剛坐在手術椅上,頭暈、高血壓發了,醫生怕出危險,叫我暫時不拔,出了醫院門,頭就不暈了,我想:再找一家醫院看看,到了第二家醫院,又是如此,我只有回家。一到家,牙也不疼了,我納悶了一陣,忽然悟到:可能是法輪功的師父在幫我,曾聽老伴講「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可能就是這樣的。接著我慢慢鬆動的牙自動掉下來了,一點血都沒出。但我還是半信半疑,我沒煉功,法輪功的師父會管我嗎?聽說牙痛主要是「上火」的原故,我有意吃辣椒、香菜這些「上火」的菜試試看,牙還是不痛。這下我信了,法輪功確實如此神奇,確確實實是法輪功師父在幫我、管我。從此後,我在飲食上再也不禁甚麼,有甚麼吃甚麼,口斷執著。

因我沒有進過學堂門,大字不識一個,我要讀法輪功的書怎麼辦呢?2006年我跟著老伴試背《洪吟》,我用了近一年的時間從背到識字。因我要做一家人的三餐飯,所以只有擠時間來認字背法,在廚房摘菜、洗菜、煮飯、炒菜,我都在背。同修經常來我家集體學法,我也試著參加,別人讀《轉法輪》,我認不到幾個字,我拿著書跟著他們讀的章節看。晚上學做五套功法,不管事情再多,睡的再晚,即使到了半夜,我也要把當天的功煉完再休息,從不耽誤一天。一年下來,我認得了不少字。

有時師父也幫我認字。有一次,我一個人在家讀《轉法輪》,讀到「涅槃」兩個字,我不認得,身邊也沒有人,這兩個字讀甚麼呢?我有點著急,便起身出門,準備到原廠大門口轉一轉,剛走出家門,似乎有一個聲音在我耳邊說:「這是涅槃兩個字」。我喜的不得了,趕緊回家接著認字讀書,原來是師父的法身在點化我。兩年下來,我從不認得字,到能把《轉法輪》整本讀下來,一直是師父在幫我、點化我。

2007年的一天,我突然暈倒在床上,全身豆大的冷汗直往外冒,手腳冰涼,我心裏難受的說不出是啥滋味。老伴在床邊看了看我,我在心中默默求師父「救救弟子」。過了一會,我一切正常了,像一場夢醒過來一樣。我連忙跪在師父法像前,向師父稟告:我一定要用師父給我的第二次生命來做好「三件事」。

今年年初我回娘家去弘法、勸「三退」,我侄姑娘在一家醫院當護士長,她把我和老伴帶到她所在的醫院,給我們做了身體的全面檢查。結果出來後,我的老伴身體最好,我的血壓、血脂等各項指標全部正常,原有的心臟病沒有了,腎結石、尿路結石也沒有了。我娘家幾十人都大為驚訝:「你原來病的那麼嚴重,到醫院去,醫生都頭疼,不知治哪種病好?後來你也沒去醫院,怎麼病都不翼而飛了呢?真叫人不可思議。」 我把修法輪功的經歷講給他們聽,把真相、「三退」的原因講給他們聽,他們都說「法輪大法真是好,真善忍真是好,不光修了自己,還救了別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