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魔難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妻子有一種病業現象,自修煉以來一直過不去,她也常常為自己不能證實法,卻給大法帶來不好的影響而著急。我常常說她:「看到大法遭到壞人的誣陷與誹謗,你還真在家呆的住,我可受不了,我的心不允許,我一定要去寫,一定要去講,邪惡再瘋狂、我的怕心再重,也擋不住,你要有我這顆心,你那個「病」早就沒了。」不是顯示,是在說明道理,這是我當時在表面上看到的一點。

隨著不斷的學法,不斷的做好三件事,在教訓與漸漸走向成熟,我對法的認識在逐漸加深,境界在昇華,知道了大法弟子的使命與責任,從而漸漸有了一顆為法、為同修、為眾生負責的心。這時我才知道,我那是一種維護法的責任感。

有同修出現嚴重病業現象,總也過不去;有同修與常人發生矛盾,相互成了「敵人」;有同修長期在家學法煉功,很少去講真相救人;有同修自己不注意安全,更不注意同修的安全;有同修不注意小節,隨意、邋遢;有同修相互指責,向外找,向外看;有同修被綁架後,輕易的被洗腦或出賣同修或摔倒後爬不起來;等等等等,還有很多,這都是沒有證實法的使命感與責任感或很淡薄的表現。

上天安門證實法期間,有同修也想去,但是總有人心攔住,可同修明白法理:作為大法弟子必須要維護法,不能讓這些自私的人心擋住。所以她(他)排除所有人心,穿戴整齊,顯的那麼高貴與莊重,說:後天我就回來。同修走上了天安門,從容的展開了「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忘我的發出了震撼宇宙的吶喊:「法輪大法好!」然後同修回來了。如果沒有維護法的強烈責任感,同修是走不上天安門的,更不會平安回來。

那麼責任感是怎麼來的呢?我們首先要清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甚麼?師父講:「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轉化與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惡矇蔽的眾生,清除的是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舊勢力,從中圓滿的是大法弟子與樹立大法的威德。」(《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我個人悟到:這就是正法弟子的使命與責任,我們就是帶著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使命與責任來的。作為證實法來的我們,只有真正去兌現,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而要兌現好自己的使命與責任,就必須要具備很強的責任感。

而這責任感是從那裏來?就是我們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在做好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中,向內找,向內修,去掉各種人心,修出來的,它是一種無私無我的狀態,它是一種強大的正念與慈悲,它體現在我們證實法中的一切中,體現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裏。

有了這個責任感,我們就會自覺的維護法,我們就會自覺的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為同修負責,為宇宙眾生負責,為宇宙的將來負責,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有了這個責任感,就會處處展現出大法的正面形像,大法的美好,就會平穩的做好三件事;有了這個責任感,我們就會體驗到自己是一個頂天立地、唯我獨尊的大覺者,一個具有無邊法力的宇宙的保衛者。而那邪惡是甚麼?此時,不過就是我們腳下的一堆敗壞宇宙的敗物垃圾,一念就可滅掉。

我們這裏有學員被綁架,放出來後,有同修問他:寫保證書了嗎?他感嘆道:不寫?就靠我這點兒正念能出來嗎!這就是同修還不清楚甚麼是正法弟子,還沒有修出責任感。

沒有責任感,就稱不上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是沒溶入正法中,你就無法感到大法的威力與大法弟子的偉大,就會感到自己卑微而又可憐;沒有責任感,就是還停留在不同程度的私中,在私中修自己。在私中修,那包含在私中的怕心、利益之心、爭鬥心、顯示心等等人心如何能去?又如何能修成?「病」又如何能好?而且邪惡還會抓住我們的私,來干擾、迫害我們,使我們魔難不斷,從魔難中走不出來,讓我們把師父給我們延續來的救人的寶貴的時間,無謂的消耗掉。就會給大法帶來很多負面影響,給救度眾生造成障礙。

師父說:「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只要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在證實法中去掉人心,去掉私,超越自我,修出一顆為法、為同修、為眾生負責的心,並有著很強的責任感,去履行自己的職責,我們就是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就走出了魔難。因為我們已是大法中的一員,大法的超常與威力就會在我們身上展現,「病」就會不翼而飛,人心就會自然消失,邪惡就會自滅。

我們有了使命感與責任感,我們就是一個真正的宇宙的保衛者,一個偉大的神。神當然不會有「病」,神當然不會害怕,神當然沒有魔難。

以上是自己在現有層次的認識,有不妥之處,懇請同修指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