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煉功點的小故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我們家是江蘇偏遠地區的一個小山村,離城裏較遠,消息閉塞。師父從1992年開始洪傳大法,我們到1997年才得到大法,這可能是緣份所致吧。我們家十幾口人在法輪大法修煉,開始是一家人在一起學法煉功,比學比修,隨後我們家成為了煉功點。親朋、鄰居不少人來煉功點學法煉功。下面我就把我們煉功點功友們修煉的一些小故事與大家交流、切磋。

一、醫學專家連聲道奇

鄰居三嫂,在煉功前是腰椎、頸椎骨質增生,腿不能走路,到處花錢找人治病,只要聽說哪兒能治,哪兒治得好就到那兒去治,花錢近萬元,不但沒有治好病,反而是越治越嚴重,幾乎癱瘓。最後在當地一家最權威的醫院做CT,請最有名的醫學專家診斷為嚴重的頸椎骨質增生,必須手術治療。專家說你們回家準備四五萬元錢,麥收後來我院,請上海的專家給你手術,因為目前像你這種手術本院還不能做。親屬問能徹底治好嗎?專家說我這樣跟你說吧,手術有一線希望治癒,如果不手術她很快就癱瘓了,一輩子起不來,你們看她現在已經不能單獨行走了。回家後一家人唉聲嘆氣,愁啊,四五萬元錢,天文數字,問誰借?

後來我勸三嫂學大法吧!真心修煉,師父會給你清理身體,她欣然應允。對家裏人說:「從今天起我哪兒也不去看了,就學法輪大法,修煉法輪功。」晚飯後,三嫂在功友的攙扶下來到煉功點,學法煉功。就這樣三嫂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一個麥季下來奇蹟出現了,三嫂不光不用人攙扶,自己能獨立行走,還能下地幹活了。後來聽親戚說那個醫學專家見到她說:「你那個親戚該來手術了,現在應該是癱瘓了。」親戚對專家說:「早好了,煉法輪大法好的。」專家很驚訝,連聲道奇。

二、小姪女甜兒的故事

1998年4月我的小姪女甜兒在醫院出生了,她爸爸(功友)在外地打工聽說後,特地請假回來。當給女兒換尿布時,無意中發現孩子的屁股上長了一個血管瘤。醫生看後說,現在孩子小不能手術,等長大一點再手術。出院後由於一些特殊情況沒有回家,而是去了孩子的大姨家。在那裏甜兒的爸爸天天讀大法給甜兒聽,把甜兒那個瘤子給忘了。當假期結束後,突然又想起了。再一看,孩子屁股上的瘤子沒有了。甜兒是來得法的,是李老師給孩子清理了瘤子,淨化了身體。

甜兒大姨一家人都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回家後她媽媽天天晚上抱甜兒到煉功點聽法。記得有天晚上下大雨沒有抱甜兒來煉功點聽法,小傢伙不願意了,哭鬧不止。她媽媽到煉功點上說,甜兒可能是肚子疼,哭得很厲害。功友們一聽,就說孩子是大法小弟子,你不讓她來聽法,她當然不願意了,抱過來吧。她媽媽用小包被把甜兒抱到煉功點,一聽到師父的講法錄音,立即就不哭了。

當甜兒能講話的時候,甜兒對她爸爸說:「爸爸你看師父穿的是裙子。」她爸爸告訴她師父穿的那不叫裙子,叫袈裟。甜兒的天目看見了師父。

甜兒三四歲時,還沒有上學前班呢,有一天在別人家的屋棚裏面的床上與另外兩個小朋友玩耍,玩著玩著,只聽甜兒說:「這屋要倒,快跑!」小甜兒下床就往外跑,另外兩個也跟著跑。三個小孩剛跑出屋棚,屋棚轟地一聲倒塌了。大人們都嚇出了一身冷汗,一看水泥棒與大磚塊都砸在床上,如果沒跑出來,後果不堪設想。有人問你們怎麼跑出來的?那較大一點的孩子說:「是甜兒說屋要倒,趕快跑,甜兒跑,我們就跟著出來了。」有知道甜兒是大法小弟子的說:「還是學大法的好,今天算是親眼見到了大法的神奇了,甜兒三歲多一點的孩子怎麼知道這屋棚要倒?法輪功真太神了。」

三、師父保護

三弟弟(大法弟子)有一年在外地乾電焊工,一天電焊機的電線燒斷了(電焊機用的是高壓動力線路,電焊時產生很強大的電流,線路容易被燒壞)。當時電工不在,為不影響工作,三弟就對和他一個組的另一個電焊工說:「你去把閘刀拉下。」於是三弟開始接電線。

在接線時覺得手指頭好像被蟲子咬了一下,也不怎麼疼,電線接好後,就喊那個人把閘刀合上,電線接好了,那個人可嚇壞了。因為他只顧著跟別人講話,根本就沒有把閘刀拉下。

三弟對他說:「別怕,沒有甚麼,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有師父保護,無意之中有危險師父都會保護的。」

那個人連連地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共產黨可惡,迫害法輪功,欺騙人,這麼好的功法不讓人學,共產黨犯了大罪了。」

四、半個月的光景全好了

近房有個招親上門的叔爺,三十多歲,大前年患上結核性胸膜炎,胸腔積水,多時抽出四斤水,人形消瘦。自打在醫院用磁共振確診為結核性胸膜炎後,人都躲著他走,怕他傳染。醫生告訴他,不能幹活得休息,回家準備五六萬元錢,來住院治療,不能再耽誤了,現已近末期。

五六萬元錢上哪兒弄呢?他感到生無所望,全家人抱頭痛哭,但他不甘心就這樣走了。他想到了法輪功,以前向他洪法,他本來就相信大法,要不是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不讓人學,他早就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道路了。他人眼見就要倒個了,這天他路過我們家,遠遠地二弟(功友)就喊他:小叔爺過來,說說話再走。

來到跟前,二弟對小叔爺說:「你來俺家學大法吧。」小叔爺說:「要傳染您怎麼辦?」二弟說:「不會的,我們煉功人都是有能量的,同時還有師父保護,你怎麼能傳染我們呢,不要有顧慮,你只管放心地來學大法吧。」

小叔爺激動得淚水直往外流,說:「爺們,我跟你說句實話吧,我已經來好幾趟了,但每次都是到您屋後就拐回去了,怕傳染,也怕你們不收俺,今天您既然這麼說,那俺今晚就來學大法。」

晚上小叔爺早早地來到煉功點,功友們給小叔爺講了真心修煉大法會遇到一些情況。例如:師父給淨化身體時,身體會出現一些反應等,不要害怕,是好事。再如遇到干擾自己該怎麼做等。然後放老師的講法錄像看。

小叔爺每天晚上都是早來晚走,這樣看完老師九講講法錄像,小叔爺的情況是這樣的:第一天夜裏睡了一個好長時間都沒有的安穩覺;第二天夜裏就有魔去干擾他,他正念清除了;第三天又有魔干擾他,他妻子和孩子怕的用被子把頭蒙上,他說你們別怕,我是煉功人了,有李洪志老師保護。話音剛落,就看那魔沒命似的往西跑了,此後再沒有干擾了;第四天李老師開始給他淨化身體,他拉血,拉的都是黑血,有病的那半個胸腔前後起的都是紅疙瘩,向外流黃水。

半個月的光景全好了。小叔爺逢人就說,法輪大法好,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從此小叔爺用自身這個實例向世人弘揚大法,加入了講真相、散發真相資料、救度世人的行列之中。

五、迫害大法的惡人得惡報

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訪講真相,為法輪大法鳴不平。這年我弟弟去北京上訪,路遇一功友,他二人結伴而行。因為他們心很純正,並且帶著功友們的重託,很順利地到達了上訪局,寫下了他們自己和所有大法弟子的心聲。派出所知道後,非法抄我們的家,警車在途中大平路翻了車。

邪黨人員把我弟弟從北京押回派出所,在非法審問期間,弟弟向民警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教人學做好人,大法弟子為大法鳴不平,沒有錯,你們不要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否則會得到報應的。一個民警上前打他,這個民警家裏就來電話了:你妻子在家剛才還好好的,這會兒肚子突然疼得很厲害,讓你快點回家。弟弟對他說:報應來了,你打的不是我,打的是你妻子。那個民警很害怕,連說不是我要打你,是某某所長叫我打你的。

第二天早上那個民警打電話給派出所請假,妻子小產,不能來上班。另外幾個民警聽說後紛紛地跑去問弟弟:「就那麼神嗎?」弟弟說:「對,就那麼神。」

本村的治保主任燒大法書,罵大法師父,他哥哥癌症住院,他去看他哥,他自己覺得難受,說順便檢查一下吧。這一查,查出是癌症晚期,只五天就死了。世人都說他是破壞大法,遭惡報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0/1880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