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株連家屬看中共迫害之邪惡(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九日】《華爾街日報》在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後一天,陳女士說,修煉法輪功是一種權利》為題,頭版長篇報導了山東省濰坊法輪功學員陳子秀被中共折磨致死的遭遇,引起國際廣泛關注,記者伊安•約翰遜因這報導而獲得該年度新聞普利策獎。該文提到:「暴怒的地方官讓陳女士赤腳在雪地裏跑。據其他目擊這一事件的監獄中的人說,兩天的折磨使她的腿嚴重淤傷,她的短短的黑髮上粘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並於二月二十一日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的這場迫害,中共動用整部國家機器編造了彌天謊言,在江氏集團鋪天蓋地的造謠誣陷下,許多西方人士被欺騙與矇蔽。《華爾街日報》這項獲獎的精闢報導,揭露了中共迫害和虐殺法輪功學員的事實真相,幫助了歐美社會關注這場迫害的新視野,許多西方人士這才知道中共如何對付善良無辜的修煉人,以及施用暴力鎮壓法輪功、迫害人權的惡行。

但九年多來的迫害,其真正的邪惡本質,卻在中共精心掩蓋下始終隱晦不彰。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的一篇報導陳子秀的親人仍在遭受迫害,頗能讓未知真相的世人一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邪惡與殘酷。

《陳子秀的親人仍在遭受迫害》一文詳述陳子秀雖含冤離世多年,其家人及親屬這些年來卻一直遭受中共的迫害。陳子秀的女兒張學玲在未經審判的情況下被非法勞教三年;陳子秀的妹妹與妹夫經歷了多次被非法抄家與綁架、勞教等迫害後,於北京奧運前夕再一次被綁架,非法關押至今;陳子秀的外甥李建剛在經受了三年殘酷的勞教苦難後,又一次被抓捕,現被非法關押在濰坊看守所已長達三個月之久,李建剛的未婚妻孔茜被捆綁在木製十字架上承受七天七夜的酷刑,現已經生命垂危。中共對這個家族的迫害,不因陳子秀冤死而鬆手,至今仍在繼續著。

筆者由此想到今年八月中旬的一則消息,遼寧省瀋陽市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的母親,從北京回瀋陽修房子,房子修好要返回北京時,這七十六歲的老人卻不能通過瀋陽火車、長途大客車的「奧運檢查」,被攔截在瀋陽。老人無法回到常年居住的北京。

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高蓉蓉被龍山勞教所警察唐玉寶、姜兆華電擊七小時,臉部嚴重毀容,面目皆非,腫大變形,滿是水泡,燒焦的皮膚與頭髮膿血粘在一起,面部腫脹後眼睛只剩一條縫,嘴腫得變形,連朝夕相處的犯人都認不出她來了。迫害的圖片顯示的是水泡乾後和燒焦煳的自然狀態。有的地方焦煳結痂很厚,可以看出電傷的嚴重程度。因為許多處是被反覆電擊,所以水泡、焦煳處多是重疊的。「高蓉蓉毀容案」再次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這場迫害的慘無人道與血腥暴力,又一次呈現在世人眼前。


高蓉蓉被龍山勞教所警察唐玉寶、姜兆華電擊七小時,臉部嚴重毀容。

二零零四年十月五日,在善良人士的救助下高蓉蓉脫離了非法監禁,從醫院逃出。二零零五年三月高蓉蓉再遭中共當局綁架,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遭虐殺離世時,年僅三十七歲。暴徒連高蓉蓉飽受摧殘傷痕累累的遺體也藏匿起來,聲稱高蓉蓉的父母要看高蓉蓉遺體必須有瀋陽市司法局的人在場,令年邁雙親在高蓉蓉慘死後,無法祭奠愛女。

此後一年多,高蓉蓉父母、姐姐到多個部門上訪申冤,至今未得昭雪,中共惡徒仍然逍遙法外。公檢法沆瀣一氣,各部門互相推諉。年近八十的高父承受不住這種悲慘的事實,身患重病,高母無力照顧病重的高父,老倆口只好去北京的女兒家,幾乎不回瀋陽。瀋陽高家所在地的派出所、「六一零」辦公室完全知道,卻還要將高蓉蓉家人的名字及相關信息存入電腦,以監控高蓉蓉家人。中共迫害的黑手,連孩子都不放過。高蓉蓉姐姐的女兒在已得到加拿大大使館的留學簽證,卻因被中共國安列入「黑名單」而無法出境。

江氏與中共發動的迫害政策,「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徹底釋放了惡人毫無底線的獸性,給了警察隨心所欲施暴的許可;這樣的惡毒指令,製造了那麼多身著警服、以所謂「執行公務」為名的暴徒。因為中共政策性的放縱,才使此類令人髮指的罪惡大面積存在;因為中共有組織的包庇,才使這些惡行得不到有效的制止,罪犯依然逍遙法外。株連九族的迫害,使法輪功學員的親朋遭受中共的荼毒。陳子秀與高蓉蓉家人的悲慘遭遇,不過是廣大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縮影,見證了中共的泯滅人性與殘暴本質。

天理昭昭,善惡必報。終有一天,那些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與警察,都將面對人間法律、道德法庭的終極審判。隨著法輪功真相的廣泛傳播和人們日益了解中共的邪惡本性,這個彰顯正義的日期已漸近不遠。令人鼓舞的是,《九評共產黨》問世近四年來,已有四千四百萬人聲明退出共產黨,中共解體覆亡已是指日可待。還對中共抱持幻想的人,應該早日覺醒,擺脫邪靈的桎梏,以免當了中共的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