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鄉感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前幾天回了一趟鄉下母親家。五日之行感觸甚多,有收穫更有遺憾,回來後決定立即寫出來,願與同修共同交流切磋,更希望我沒做好之處能引起同修重視,讓我們相互扶持共同精進,做好我們該做的每件事。

師父每次講法都一再強調多學法煉好功,此次下鄉,切身感受到學好法煉好功修好自己真是太重要太重要了。不按照師父所說去做,遇到問題時就無法從法上找到答案。「多學法」是信師信法,多學才能多悟,法理清晰才能達到在法上提高;「煉功」是要加持我們自身以達到身神合一,以便有能力有本領「念到」、「智」到、「神通」到,斬妖除魔,講真相救眾生!

我與二、三十人在地裏起土豆,這本是講真相救人的大好契機,可我卻不知如何做,猶豫應該只對少數人講還是對這幾十個人同時講,思前想後,真相還沒講,怕心先出來了,少了正念。師父看到我的執著,立即就給我機會,幫助我,讓他們其中一人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做了肯定的回答,我的無懼可能令在場的人感到意外和震驚。不修煉的弟弟忙敷衍斥責,於是人們開始你一句我一句議論起來,可幾乎都是對大法的誤解,對惡黨的恐懼,以及為邪黨的辯解,一時我應接不睱,不知所措,以至與他們爭辯起來。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由於自己情急狀態不好,沒人聽我的,我也不想多講了。法到用時方恨少,只有平時多在法上下功夫,修出慈悲和正念,才能有效的救人。我無法得知那幾十個人中是否有人因我的講解而明白了真相,我只深感莫大的遺憾。這次經歷使我深深的反思。

鄉下農民由於文化低,相對閉塞,見識少,信息來源幾乎只有邪黨的書本、報紙、廣播與電視,除了邪黨文化很少能了解到外面的真實世界,他們很多時候以眼前利益決定取捨,今天吃飽穿暖就行了,明天愛啥樣啥樣,至於甚麼邪黨,現在農民種地不收稅反而給錢(土地支補錢)有啥不好……,幾十年來邪黨的高壓政策,謊言欺騙,各種歪理邪說迷惑了大多數中國人,特別是安份守己的老實農民。他們守著自己那一畝三分地,麻木的逆來順受,得過且過,胳膊扭不過大腿還是明哲保身吧!

我自己沒有做好,深感痛心與自責。由於鄉村自身的特點以及我們大法弟子對鄉村農民講真相做的不夠,造成大多數農民對大法真相還認識不清。我與同修交流發現一個現象:在那些曾經了解大法真相並退出邪黨組織的人,或明白大法真相,默念法輪大法好求福報的世人中,後來卻在為邪黨辯解。我真不知這部份生命未來會怎樣?恩師希望能救度宇宙所有眾生,大法弟子的使命與責任重大,我建議同修能多在百忙中利用假期做好充份準備涉足鄉村,幫助親朋好友忙些農活,連絡感情(當然常人是情,大法弟子是慈悲),把大法的美好福音與真相送到尚未明白真相的農民中去,實現我們來時的洪願,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此外,我覺的面對面講真相時與一兩個人講比較好,真相容易講明,勸三退效果可能也會更好。當然僅是個人的體會,每個同修狀態不同,自然都會根據自己的情況去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搶人」「救人」刻不容緩!

還有個建議,就是城鄉同修互相扶持,在法上多交流,達到共同精進,整體提高。

再者同修應勇敢的走出自己的修煉之路,無論生活與法上儘量不要產生依賴心。我與母親十年前一同得法,有時一同學法、煉功、做真相,母親的身體一直很好。幾年前我因家庭變故,很長時間學法不入心,生活上有依賴心,而母親也陷入情中,很多時候她都在為兒女操心,被家庭瑣事纏擾,很少做三件事。當我從新回歸法中,覺得自己拖累了母親的修煉而自責,為此,此次下鄉主要目地之一也是想彌補由於自己的執著與漏給同修與大法造成的損失。我與母親做了交流,給她一篇篇讀網上的文章,看得出老人家在用心傾聽,用心感悟,時而拭一下眼角的淚水,感受到母親也正在找回真我,認識到自己的使命,並增添了信心。我很開心,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我回來前她老人家說要找機會把家裏剩的幾本《九評》發出去。

同修啊,讓我們在正法的最後,互相扶持,不辱使命,一同走向圓滿。同時我也感謝同修在網上發表的交流文章,使我感受太多,在講真相救人方面也很有借鑑之處,我這次就學會了把真相資料掛在了田間的莊稼上,安全方便,一個安「好」。

我相信在這金秋收穫的季節,每一個宇宙生命都在大法恩師的佛光裏,收穫平安,收穫未來!大法弟子自然收穫圓滿!隨師回家!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