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迴路轉步大道(圖)

一位博士班研究生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五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採訪報導)經常有人說「人不輕狂枉少年」,面對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不經事的慘綠年少所抱持的人生態度,有的盡情享受青春年華,有的埋首課業努力不懈,有的「為賦新詞強說愁」,也有少數像黃啟裕一樣,對世界充滿好奇,對人生充滿疑惑。好在他於博士班修業期間幸運得法,在法輪大法中找到百思不解的答案,真善忍的法理引領他在人生十字路口抉擇正確方向,步上坦途大道。

高精度圖片
黃啟裕參加晨煉(右一)情形

現代科學與宗教都解不開的迷惑

早在國中求學階段,年方十四、五歲的黃啟裕就經常在想:「人活在世上到底是在幹嘛?這個世界是甚麼?我們這樣來去人間一趟究竟是為甚麼?」他說:「我想這也是後來選擇物理系的原因之一,小時候的這些問題一直縈繞不去,我寄望從現代科學中尋求答案。」他以第一志願考上高中,順利進入國立大學物理系,獲得物理碩士學位後轉進電機系研究所醫工組攻讀博士學位。但是對於人生何為,以及人世間存在的所有疑惑依然如故。

既然現代科學解答不了,黃啟裕轉而探索宗教世界意圖解開迷團,他說:「我看佛經和其它宗教的書,路遇傳教士也會停下腳步與他們談一談,但無論是課業上的現代科學或者是形而上的宗教哲學,都讓我越發糊塗,人為甚麼活在世上的困惑越結越深。」

大學二年級,黃啟裕在踢足球運動中右腳撞傷,送醫途中又發生小車禍,使的右腿傷勢更加嚴重,經過醫療診治的腳外傷似乎痊癒了,可卻留下越來酸痛越嚴重的後遺症,非但如此,腰部酸疼的幾乎沒法坐著,二十四小時都在酸疼的痛苦中掙扎。著急的母親到處尋求良方,並且帶他看遍全台名醫但未見效。後來聽從鄰居建議學練氣功,身體感覺好像有點舒緩,思想上越引發更多的疑點:「這是現代科學所沒有的,那麼到底氣功是甚麼東西?」於是,舉凡民間流傳的佛、道和各種偏門小術等氣功,都是他好奇探索的對像。

因為中共無理打壓而知道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後某天,學妹問他「有沒有聽說過法輪功?」啟裕回答沒有,這位學妹說:「學長,那個新聞講那麼大,你都不知道呀,全世界現在有一億人在學法輪功。」啟裕自此對法輪功有了初步印象,同時也想:「全世界有一億人在學,那一定是個很簡單易學的功法,有機會應該可以去學。」而這位學妹也是從新聞報導中第一次聽聞法輪功。

二零零零年初寒假期間,黃啟裕和朋友結伴到美國舊金山伯克利遊學,在一家中餐館用餐時,遠從中國大陸來美定居的老闆自我介紹說他是法輪功學員,因為看了《明慧網》而得法,臨別之際遞給啟裕一張帶有明慧網址的名片。

返回台灣一段時間的某天,女友靜嬋在台灣大學對面的書店看到法輪功並帶回簡介資料,倆人決心修煉大法,打電話找到法輪功學員洪先生,獲悉九天班地址,並且聽從洪先生建議,跑去書店購買《轉法輪》先行閱讀。黃啟裕說:「回家打開《轉法輪》第一頁,才讀幾行,我整個人就被震撼住了,尤其看到‘往高層次上帶人、提高心性’,覺的以前所有疑問的答案都在裏面了,越往下讀觸動越深,才看幾頁而已,就覺的這一輩子就是在等這個法,我找到了,心也安了。」

全神貫注 學法愛不釋手

黃啟裕說:「九天班聽師父錄像講法,我全神貫注,十分認真的在聽,生怕漏掉一個字沒聽到,越聽觸動越深,震撼越大,心中不禁自怨:這個世界已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了,我怎麼不知道,我怎麼遲延到現在才得法啊。終究發現了宇宙的真理了。」當獲知還有《精進要旨》和各地講法,他立刻沖到益群書店一口氣全買齊,抓緊所有能擠出來的時間和機會一本一本的讀,他說:「我很會應付考試,每每都是臨時抱佛腳就能考的很不錯。其實我從小不愛讀書,我很少有一本書可以從頭讀到尾,幾乎沒有,就算是同儕很著迷的小說也是一樣,從頭看到尾,我覺的太困難了。」「可是大法的書,我就一本接一本的一直這樣讀下去,每天就這樣子愛不釋手。」

令人驚嘆的轉變

隨後的時光就在學法煉功中度過,整個人生也跟著起了極大變化。折磨他坐立難安的酸疼痛楚不知不覺被忽略了,生活起居正常了;以往找不著人生方向因而喜歡飆車的刺激不再感到興趣;騎摩托車喜歡爭先搶道的壞習慣不見了,爭鬥心逐漸淡化,被汽車司機按喇叭催促也不感到刺耳和生氣了;原本二百多度近視和散光的視力日漸好轉,在應徵物理系助教做視力測驗時,測出視力已經恢復到兩眼都是一點零的理想狀態;以往精神萎靡,黯沉的臉色有了光彩,親友鄰居都驚奇的稱道他變的容光煥發,神清氣爽。黃啟裕身心舒暢,感到前所未有的祥和與平靜。

可是練附體氣功的指導教授卻越來越焦躁不安,開始無理的挑剔漸至經常莫名的暴怒,黃啟裕只好離開研究室,辦理休學二年。他說:「那時剛得法不久,不知如何講真相,只是逆來順受,儘管如此並未感到委屈怨懟。休學期間我回到物理系擔任助教,有了薪水收入,便買了很多《轉法輪》送給繫裏學生和同事,也給那位指導教授和研究室同學寄去,希望他們也能受益。」

真善忍法理引領 走出迷霧區

復學的第一年,黃啟裕找到第二位指導教授從事研究,獲得國家型計劃的豐厚經費,黃啟裕以他物理領域的背景參與研究,做出了一些成果,並且申請專利,但離實體產出尚有一段距離。每一季都需提出研究成果報告的強大壓力,促使教授對外發表的內容越來越誇大,有時近乎吹牛造假。啟裕和學弟感到進退兩難,尤其背離大法原則的衝擊讓他感到痛苦,一方面心想這已是第二位指導教授,離開他恐怕讓人笑話,徘徊在正負兩端的槓桿掙扎一段時間後,黃啟裕選擇離開,同時語重心長的給這位教授寫了一封信。

很快的,繫裏一位元老級教授成為啟裕的指導教授。啟裕想要透過研究達到證實大法的作用,適巧二零零四年「未來科學與文化國際研討會」於五月十五、十六兩日在台灣大學凝聚態科學研究中心舉行,來自美國、日本、澳洲及台灣等地的專家及大學教授參與,其中有十幾位法輪功修煉者應邀參加專題演講及論文發表。黃啟裕找到同屬醫工領域的法輪功學員凱雄擔任他研究實務上的合作伙伴及指導教授,倆人幾經研議後訂下「幻覺肢體」的研究題目與方向。主要針對截肢患者對其已截肢體仍有疼痛麻癢感覺進行探討與研究。

把握及時講真相 智慧源源不絕

在研究工作中,患者由於行動不便,大都雇用看護照料,黃啟裕在研究之餘把握機會講清法輪功真相。他分享一則經驗。有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截肢患者,夫妻倆從中國山東或湖南請來看護照顧,第一位看護照顧他數年,啟裕一邊做截肢研究,一邊慢慢向看護講真相勸三退,後看護因返鄉辭工。第二位看護來沒多久突然因事請辭,隔天就要離開,啟裕措手不及,趕緊匆匆講真相,恨不得一股腦的把真相全塞進看護的腦袋瓜裏。他記取這次沒抓緊時間的教訓,第三位一來隔天,啟裕就開始找機會講真相。他說:「接下來幾位都是一明白真相就離開,有的一、二個月,有的二至三個星期就離開,換下一位來聽真相。病患夫妻倆人感到不解,但我很清楚他們都是為聽真相而來,我態度轉為積極,不再消極,生怕耽誤他們得救的機會。」

心思到位,大法賦予的智慧自然源源不絕,啟裕分享他的體驗。先前許多同修參與紐約曼哈頓講清真相工作,部份同修體貼的整理出一些英文真相材料備用,啟裕的英文聽寫程度都不錯,但是開口講則有許多心理障礙。一次,他特地讀記同修整理的英文材料,到紐約參加遊行時負責拉橫幅,一位當地廣播電台的洋人記者跑來訪問他,啟裕說:「當時沒有多想,就把記得的真相說出來,倆人用英文交談,我竟然越說越順越流利,最後居然是我自己在講,而不是只有轉述材料上的記載,這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這次經驗讓我體驗大法的威德,只要心念純正,智慧就會源源不絕的跑出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