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國畫之美 美在意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中國畫有著悠久的歷史傳承,博大的文化淵源,講究神似,更講究意境。所謂「意境」,指畫家通過描繪人物、事物、場景,使欣賞者思想受到感染而產生共鳴,以正確的審美觀和道德水準,領悟蘊含和昭示的深刻人生道理及宇宙意義的更高境界。

國畫的意境,歸納起來大致有三種類型:第一種是磊落大方,光明祥和;第二種是高貴典雅,秀麗挺拔;第三種是恬靜肅穆,深沉厚重。這三種正統的藝術風格歷來為人們所讚賞,是作品必須達到的三種標準。如果作品在這基礎上還包含有煙霞縹緲之氣、忠義節烈之氣、古樸典雅之氣,那麼這些作品都是非常珍貴的。如人們畫的神仙、佛像、廣闊的宇宙,有風骨的仁人志士,象徵著氣節的梅、蘭、竹、菊等。

唐代畫家吳道子被尊為「一代畫聖」,曾在長安、洛陽寺觀中作佛道壁畫四百餘間,神態各不相同,展現出神佛的莊嚴和天國聖境的輝煌。他落筆一揮而就,不失尺度,所繪人物,用狀如蘭葉之線條表現衣褶,有飄舉之勢,人稱「吳帶當風」。他在長安興善寺畫畫時,長安市民扶老攜幼觀賞、讚歎。作畫表現神的光明,感動人心,意境高遠。神的慈善、美好開啟了畫者創意的源泉,淨化了觀賞者的心靈,令人心馳神往,更加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真理,堅定修道的意志。

唐代畫家閻立本所畫《太宗真容》、《凌煙閣功臣二十四人圖》,圖繪了開創大唐偉業的唐太宗李世民及眾臣,形像逼真傳神,時人譽之為「丹青神化」。他畫的《西域圖》,通過對邊遠各民族人物形像及事件的描繪,反映出唐朝與各民族的友好和睦關係。他畫的《魏徵進諫圖》表現了大臣魏徵敢於直諫,唐太宗善於聽取臣下意見的美德,使人肅然起敬。這些畫歌頌了唐朝一代天朝盛世的繁榮景象,表現出一種蓬勃向上的精神,令人懷念和嚮往。

「比德」是中國文化中的特點之一,是將一事物比擬成一種人的美德,如竹象徵「節」,梅象徵「骨」等,是對品德的頌揚。如元代畫家王冕一生以梅花的品格自勉,他作畫意境的構成是畫中題詩,詩中有畫,意味雋永。他畫的《墨梅》流傳千古,畫面題詩:「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讚美梅先天下春的高潔。山水畫題材也很廣泛,對於大自然生動的草木山川、雲煙明海,都可賦予其精深的藝術內涵,那隱含在山水之中的民族氣節和人們寬廣胸襟的象徵,被一代一代的畫家傳承著,上升為更廣義的中華民族的氣節和對美好境界的追求。

中國畫講究含蓄,只要心有靈犀,就能領悟意境感,達到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效果。對作畫者的要求,不僅要有熟練的技法和完美無缺的構圖,更要求創作者具有高尚的道德修養。古人畫論中講:「學畫者先貴立品。立品之人,筆墨中自然流露出一種正大光明之概。文如其人,畫亦有然。」可見作畫者的品德、文化修養直接影響繪畫品位的高低,因此學畫必先立德。

國畫的意境能夠使人超越具體、有限的物像和場景,進入無限的時間和空間,從而對整個人生、歷史、宇宙獲得哲理性的感受和領悟。當今,「真、善、忍」宇宙大法在世上洪傳,給人們帶來美好和未來,這是人們心中久遠的期盼。畫家們辦「真、善、忍」美展歌頌大法、歌頌神,講清真相,揭露迫害,使人明辨是非,感受到甚麼是真正的美,體現出藝術純真、純善、純美的至高意境和境界。任何藝術、任何事情都離不開法理的指導。實踐真理、用各種形式傳播善,不僅是畫家們的使命,也是我們每個人的使命和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