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濟南市變態女警惡行:瘋狂電擊陰囊、肛門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一日】山東省濟南市槐蔭區匡山派出所不法警察,自從一九九九年江澤民推動中共惡黨迫害大法以來,始終尾隨邪黨助紂為虐,殘酷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惡警所長張繼忠等在轄區內先後綁架、非法勞教、助使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達數十人。其所內女警更是變態,對男性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肆虐,用電棍電陰囊、肛門。

以下是法輪功學員張世航遭匡山派出所邪惡警匪迫害的經過。

匡山派出所惡警闖民宅綁架祖孫倆

二零零六年五月中旬,匡山派出所接到槐蔭區「六一零」的指示,所長張繼忠立即糾集十餘個惡警傾巢而出,乘兩輛車,撲向匡山莊東區442號,破門而入,如狼似虎,劫持法輪功學員張世航及其八十歲高齡的奶奶,惡警將家中的電腦、數碼相機、打印機、光敏印章機等值錢物品,及一萬九千餘元現金,以「作案工具」為名劫掠走。

張世航雖初學大法,但他以堅定的信念和無畏的勇氣同惡警辯論,向惡人們聲明信仰大法、堅守「真善忍」無罪,是公民強身健體、提升道德的自由選擇,中共惡黨和江澤民摧壓信仰,暴政專制,惡警們才有罪。張世航要求惡警退還電腦等所有物品及現金。

惡警惱羞成怒,要在張世航的奶奶面前打他,奶奶憤怒斥責這些獸類,惡警畏於奶奶的一身正氣,將張世航抓到樓上(張世航家中有兩層樓),三個惡警把張世航打趴在地,毫無人性的對在地上掙扎的張世航一陣狠踢。張世航忍痛斥責他們的禽獸惡行,堅持說信仰無罪,打壓信仰才有罪。

這時有許多村民聞訊圍聚在張世航家門口,有的村民對惡警說這祖孫倆都很和善,有的村民讓惡警們公事公辦,不要打人。樓下的惡警怕呆久了會引起眾怒,做賊心虛,急忙讓樓上的惡警把張世航架下來,強拖進警車,將張世航的奶奶也抓進警車。有三、四個惡警留在張世航家中,繼續翻箱倒櫃,砸鎖撬櫥,想搜出更多的所謂「罪證」,劫走更多的錢物。

惡警將祖孫倆劫持到其罪惡巢穴派出所,開始肆意行惡。惡警將張世航和其奶奶分開,置於兩處分別迫害。惡警不相信張世航是普通的法輪功學員,惡警懷疑張世航將大批材料轉移,惡警從張世航奶奶的房間搜出的日記本,找到其他一些法輪功學員的姓名,懷疑張世航擔負著向這些法輪功學員傳遞材料的任務,妄圖從他身上打開缺口,百般盤問。對於邪惡提出的問題,張世航或沉默相對,或簡單反駁。匡山派出所邪惡所長張繼忠暴跳如雷,指揮惡警對張世航又踹又打。

變態女惡警瘋狂肆虐

這時,槐蔭「六一零」的一個四十多的女惡警來匡山派出所詢問所謂的「案情進展情況」,讓匡山派出所的惡警把張世航帶到會議室,裝作和氣的樣子對張世航談惡黨的理論,妄圖欺誘張世航放棄信仰。「六一零」女惡警還讓匡山派出所的一個三十多歲的女惡警在旁邊助陣,讓這女惡警為張世航倒水,企圖用這種軟辦法達到其險惡目的。當兩女惡警問張世航知不知道從事法輪功活動是「犯罪」時,張世航平靜的說:「信仰無罪。」

「六一零」女惡警勃然大怒,現出本來的猙獰面目,說「真是欠揍」,派出所女惡警抓住張世航的頭髮,說「敬酒不吃吃罰酒,好辦」,把張世航拖到會議室隔壁的房間,一陣拳打腳踢,張世航堅持說「信仰真善忍無罪」。女惡警掏出手銬把張世航一隻手銬在床頭鐵欄上,「六一零」女惡警走進來,關上門,二女惡警在房裏找繩子把張世航的另外一隻手和雙腳捆在床欄上。「六一零」女惡警說:「給我狠打。」說完走出去,關死門。房裏的女惡警從牆壁上拿下來橡膠警棍,對被牢捆在床上的張世航的胸、腹部位猛抽,張世航忍不住疼痛而慘叫,女惡警獰笑道:「不信打不改你。」張世航發出強大正念,鼓足力氣喊:「法輪大法好!」

女惡警狂怒,用一條毛巾緊緊勒住張世航的嘴,舉起警棍又一陣暴打,張世航渾身疼腫,如刀割火燒,汗水濕透了全身衣服。當女惡警揪住他的頭髮問「改不改」時,張世航對其橫眉而視,輕蔑一笑,搖搖頭。女惡警向他臉上猛搧幾下,拿過來電棍,電擊張世航的全身,張世航在連續的劇痛中劇烈掙扎,汗水如注,小便失禁,繩子和手銬勒進手腕腳腕裏,肉裂血湧,染紅了床單。女惡警用電棍戳著張世航的額頭,再次問他「改不改」,這時張世航的頭髮被額上滲出的冷汗浸濕大半,眼前一陣陣黑,呼吸微弱,幾乎快休克,但他保持正念,仍微微搖頭。

女惡警氣急敗壞,暴跳如雷,竟然無恥的將張世航的外褲內褲都褪下來,獰笑著說:「小子,你信不信,老娘今晚能把你的蛋頭子電熟。」用電棍壓在張世航的陰囊上放電。這難言的劇痛讓張世航全身一陣痙攣,昏死過去。

張世航醒過來,感覺到一頭冰涼,看見女惡警拿一瓶啤酒,用冰冷酒液把他澆醒。女惡警把電棍摔在地上,開門出去,過一小會,她和「六一零」女惡警一起走進來,把張世航的手銬打開,繩綁解開,惡警將他翻過來身,手足繼續銬捆在床欄上,突然火燒的疼痛從肛門傳來,張世航全身繃緊,一陣抽搐,小便又流淌出,手腳猛然拉動時又使手銬和繩索勒進了手腕腳腕的皮開肉綻處。張世航聽一個說:「插進去電。」兩個女惡警繼續無恥的用電棍電張世航的肛門。張世航強忍非人折磨,牙齒咬破了下唇,被牢捆的嘴發不出聲,但頑強發出正念。

女惡警又電了兩次,停了手,把褲子給張世航穿好,將他繼續捆在床上。過了兩、三個小時,半夜時分,有幾個男惡警走進來,把張世航解開,架著他到樓下,塞進警車,開車將他送到匡山莊東區442號,停下車打開車門,讓張世航下車,還拋出鬼話,說是實行人道主義,讓張世航照顧高齡的奶奶。

惡警詭計不成非法勞教張世航

張世航忍痛走下車,腳步都快站不穩了,他一瞥家門口兩邊的小公路上,發現都有人在守著。他明白了,惡警已將家裏全面監控起來,妄圖趁自己和奶奶不備或疏忽時偷偷獲得他們想要的信息。他敲門,奶奶開了門。家裏一片狼藉,滿地是惡警們留下的煙頭,電腦,數碼相機,打印機,光敏印章機等值錢的東西全沒了,近兩萬元現金沒了,燈光昏暗,只有走廊裏的一個小燈泡昏黃微弱的亮著,惡警們竟然把漂亮的吸頂燈、壁燈、高檔檯燈都拆卸劫掠走了。

奶奶看上去沒事,就是眼圈發紅。奶奶問張世航有沒有事,張世航強忍一身的劇痛,咬緊牙,挺起身,微笑著說沒事。又簡單的說了幾句,祖孫倆心照不宣,各自回房休息。天不亮時(四點多),匡山派出所的惡警在黑暗夜色的掩護下破門而入,對張世航詭稱,再帶他了解一下情況就讓他回來。這次領頭的是一個戴著眼鏡的黑黑的嘴有點突的惡警,張世航後來知道,他就是派出所的「六一零」。當天下午就是此「六一零」惡警給張世航辦的手續,將他非法拘禁在濟南市看守所。

這次同時被邪惡綁架的還有匡山莊的另外兩名女法輪功學員:楊荊鳳、高君華。張世航後來間接了解到,她們也被非法抄了家,在匡山派出所惡警所長張繼忠的唆使下,被惡警們毒打,除了電腦等大量物品被非法劫掠,家人都被張繼忠等惡警勒索了巨額錢財。

張世航的奶奶因為張世航的叔叔嬸嬸在山東省公安廳找關係花了大量的錢,沒有被囚禁。而張世航及這兩位女同修,在同一時間被惡警綁架進濟南市看守所。幾週後又在同一時間被劫持到勞教所。

靠正念 九個月闖出魔窟

張世航在看守所被非法拘禁期間,被二女惡警電過的陰囊腫大,肛門流血流膿不止。但他堅定信念,頑強的保持正念,三四天後,陰囊的腫痛消逝,肛門也不流血膿了。面對槐蔭公安分局的兩次提審,他沉著機智,保持正念,沒有被邪惡鑽空子。對同在一室的形形色色的不停的打罵他的犯罪嫌疑人,他總是微笑相待,把他們看成自己的親兄弟,耐心的給他們講真相,力所能及的幫他們解決困難,和他們相處的時間不到一個月,卻使一室的犯罪嫌疑人都對他建立了深感情,張世航離開看守所506號牢房時,一室的犯罪嫌疑人都落下了淚水。

張世航被非法囚禁在臭名昭著的山東省王村第二勞教所,九個半月後釋放。

另外兩名女法輪功學員被張繼忠等惡警非法囚禁在漿水泉女子勞教所,後來情況不詳。請知情的法輪功學員將楊荊鳳、高君華的下落公布在明慧網

我們在此正告匡山派出所參與行惡的男女惡警們,善惡必有報,作惡罪難逃。值得一提的是,在迫害過程中,匡山派出所二女惡警,作為執法者,不僅不主持正義、明辨是非,而且對無辜善良、堅定信仰的張世航,竟然能使出電擊生殖器這樣的卑鄙下流無以復加的禽獸惡行,可見共產黨的整體邪惡到了何種地步,不過由此也可看出,中共惡黨的猖狂邪惡,喪心病狂,正是將臨末日的最後表演,中共惡黨的崩潰就在眼前。

請濟南槐蔭區的法輪功學員多搜集匡山派出所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及匡山派出所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者的姓名、聯繫方式,公之於天下,以此震懾匡山一帶的惡人,讓盤附在匡山百姓身上的共產邪靈早日消除,讓大法的光芒射進匡山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