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生今世的故事

大難來前莫遲疑 錯失機緣悔恨長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九日】如果有不相信的看官請只當看了幾個故事吧!

(一) 夢迴故里

在剛剛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我曾兩次元神離體,但走不遠或在屋內轉一圈就回去了。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天目不再看到東西,我知道這一定是師父在給我修補。

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一天,我來到一個金碧輝煌的大殿,氣勢非凡。除了四根抱不過來的紅漆柱子之外,其它都是赤金打造的。偌大的一個宮殿纖塵不染鴉雀無聲。我輕撫著根根紅漆柱子,心裏有種闊別已久的惆悵。我知道自己是這裏的公主,久別歸來感慨萬千,十分親切。環顧四周,卻無一人。我的心在吶喊:「我回來了,你們在哪兒呀!」這心底的聲音竟然迴盪在空空的殿閣,久久久久的迴盪著。

睜開眼睛已經淚濕枕巾,心中那份痛楚那種失落那種寂寞讓我心痛了好幾天。我一直在問為甚麼為甚麼,這個心結困擾了我好幾年。

「七二零」之後師父在許多講法中告訴我們,我們是那個世界的主、王,我們的很多眾生在等著我們的救度!

(二) 生命本是天上仙

在某一個層次的世界中,有一個非常大的花園,四週環視皆看不到邊。在這裏一切都那麼的美好、安詳。沒有陽光的輪迴,卻總是在一種溫暖的光線之中,既不刺眼也不暗淡也看不到天空也不分晝夜,總之就是暖融融的,舒舒服服的。沒有七情六慾沒有煩惱沒有病痛,一切都是那麼安靜、祥和、舒適、美好、純淨的。(文筆有限,形容困難,十分之一也難以表達出)

這裏有兩女一男在打理著這些奇花異草。男子在花叢深處,兩女子相隔不遠各自靜靜的幹著活。這些奇花異草錯落有致,姹紫嫣紅千姿萬態。那花的顏色絕不像人間的赤橙黃綠青藍紫,都是非常有層次有變化有深度的赤橙黃綠清藍紫。花朵很大,有碗口那麼大,有的比人高有的比人矮,每朵花都是美麗的、華麗的、嬌豔的、動人心魄的。沒有風也沒有蜜蜂蝴蝶等飛蟲,但是美麗的花兒卻不時的像被微風吹拂似的波浪般起伏。香風令遠處的男子直起了腰,這時他看到一個女子正在向門口走去,地面上是軟綿綿的綠草,根本看不到泥土,走在上面十分舒服。另一個女子若有所思的望著離去的女子,好像在權衡著是否是應該隨她而去……

就像切換鏡頭一樣,來到了今世,另一個女子成了我今世的媽媽,我們有幸喜得大法,成了師父的弟子。謝謝恩師救度了我們,使我們脫離了生死輪迴的無盡痛苦。那位男子成了我今世的舅父,可惜至今還沒修煉大法。他從小就保護我,幾次救了我的命。我的父親脾氣暴躁,經常打罵我,幾次差點殺了我時,多虧舅父及時相救才使我活到幸得大法的那一天。在我人生的關鍵時刻,舅父每次都伸出援手,四處奔波,為我們吃了不少苦,流了不少淚。

善緣惡緣,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情,一切都是有來由的。善待你身邊的每一個人吧,也許他就是為你而來的。

(三)大難來臨何處藏

在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為救眾生受盡迫害,受盡苦難,有的甚至失去生命。將來的人會永遠記得這歷史上最慘烈最驚心動魄的時代,因為這場迫害是史無前例的。而此時大法弟子表現出慈悲與堅忍更是震撼蒼宇。

話說某一朝代,有位年輕有為、聰明英俊的人。因為研究發明了一種對國家和人民非常有用途的東西,而被國王器重,加封為宰相。國王也和他年紀相仿,兩人很投機,因此常常送給他許多珍寶。宰相沒有結婚,母親也很年輕、漂亮,穿金戴銀,打扮得十分華貴,母憑子貴,母親因此過著十足貴夫人的生活。

人就是有忌妒心,權貴中更是勾心鬥角。看著年輕人當上一國宰相,又享受皇恩厚愛,許多人就受不了。於是他們合計著讓宰相把技術轉讓給他們,但是計劃落空,宰相沒有轉讓。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們給宰相造謠生事,用盡一切辦法傷害他。國王因此也不喜歡宰相了。

爭名奪利爭爭鬥鬥中宰相受到極大的傷害。於是跑到荒郊野外放聲大哭。那痛苦的哭聲傳的很遠。忽然出來一位老人家拿著一本書,告訴他說:「孩子,別哭了,功名利祿傷人最深啊!」經過肝腸寸斷般的痛苦,受到傷害的年輕宰相看到老人家一身道人打扮後頓時大徹大悟,心念一轉,頓時把功名利祿全部從心中放下,竟看穿了一切看破了紅塵。老道人看到他已頓悟,於是就告訴他這個城市大難將至,快點救人,在某時之前一定要逃出城門才可以倖免,說完隱去。

年輕的宰相心急如焚,時間太緊迫了,先回到家中勸母親速速隨他逃離。可是宰相的母親並不相信,再看看身上的綾羅綢緞、金銀珠寶和如此華貴的生活不捨得離去。宰相無奈就去勸國王,國王也不相信,暗暗恥笑宰相發神經,一臉的不屑。宰相心灰意冷,就把他發明的那種技術與國王交換成大筆的錢帶走了。

在宰相的勸說下,只有極少極少的人跟隨著他向城外跑,在路過一大院門口時看一門衛很有緣,就想救他。於是故意和門衛說:「前邊跑的那個人偷了我的錢,快幫我追。」這個門衛很正義,就隨他追攆,宰相藉機邊跑邊說:這個城市就要發生大難,我想救你才故意說前面跑的偷了我的錢,你若信我就不要再回頭,一起隨我逃離吧。」那門衛一聽就毫不懷疑的隨他們向前跑。剛剛沖到城樓的門口時,突然刮來一陣大風,把宰相帶出來的錢幾乎全部刮飛起來。只有手中攥得那一小摞沒刮飛。同行的人就勸宰相回去把錢拾回來再跑。宰相深信老道人說的那個時辰會發生大災難,而且不再執著這些錢財,於是繼續向前跑。邊跑邊回頭看時,那些錢財都變化成邪惡的債主的模樣獰笑著,或變化成他自己所欠的業力的一些形像,在城門口漂浮著不落地。宰相心裏更加明白了,大徹大悟。真相已經大顯,宰相知道時間已到,大喊一聲:「快跑!」就在跑著跑著之時,只聽身後地動山搖,牆倒屋塌的聲音和人們的喊叫聲求救聲四處奔跑聲交織在一起。大地震來了,城門也倒塌了,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從那座城市裏逃出來。甚麼國王權貴,甚麼榮華富貴、金銀珠寶,甚麼爭名奪利、爾虞我詐,全部都被砸在了地下,可惜還有那個放不下富貴榮華的母親。

跟隨宰相逃離的幾十個人都呆呆的傻了似的,被這一幕慘狀嚇住了。天黃黃的、灰濛濛的……

轉眼來到這一世,宰相的母親就是我今世的母親。我今世的婆婆也是那一世沒能救出的一個有緣人。

這個故事本來應在倒數幾位,提前寫出是因為本地一同修因講真相被迫害致死!心中十分難過,人呀!怎麼這麼的執迷不悟,迫害死救人的大法徒,未來的覺者,這罪過永永遠遠也還不清了啊。

(四)桃花林修煉傳奇

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性格特點,喜好、厭惡、急脾氣、慢性格、好靜、好動、暴躁或者沉穩等等。這個性格左右著人的一生,在處理事情時左右著成敗左右著決策。有時會對自己的脾氣個性無可奈何。作為修煉人講真、善、忍,理性的一面告誡自己要忍,可是脾氣上來了就控制不住的大發雷霆。冷靜下來時常常為自己這種暴躁的性格後悔又無奈。直到看了幾個輪迴故事後才明白,人的性格中先天的部份(也就是與生俱來的部份),其實正是輪迴轉世中的沉澱、積累和傳承。當然還有後天觀念等各種因素的組合。只有修煉真、善、忍,用大法的法理來嚴格要求自己,才能改變頑固的性格中不好的那些部份,才能慢慢平和善良起來,才能逐漸同化真、善、忍。

強調這一點是因為在這一世中形成的個性至今還在影響著今世的我。希望寫出這個故事後我的壞脾氣能徹底消失。

我非常喜歡桃花,最愛看大片大片的桃花林,尤其細雨霏霏,桃花盛開的時節。最是令人神清氣爽、流連忘返。這個桃花情結要追溯到在桃花林修煉的那一世。

在那一世,我和今世的媽媽一起隱居在桃花林中修煉,當時的形像都很年輕,我大約十七、八歲的模樣。林中無日月,根本就記不清經過了多少歲月。這片桃花林很奇特,年年月月天天的盛開著美麗的粉紅色的桃花,清香宜人。綠油油的草地點綴著落英繽紛,沒有寒來暑往的更替,沒有濁世紅塵的喧囂,時間在這裏沒有了用武之地。我們平靜的認真的修煉著,紛飛的桃花是我們唯一的伙伴。

這樣平靜的多少多少年之後,我母親的一位世間老友捎信來看望我們,母親非常高興的走出桃花林去迎接她,我留在小屋準備茶點。悲劇就在這一幕上演了。不知從哪裏來了一個醉漢,無意間跟隨母親的朋友闖入林中,跌跌撞撞的亂走之中竟然發現了小屋。此時母親與老友久未謀面正興高采烈的敘舊,沒察覺到有人誤闖林中,把我也忘在了腦後。

緣份實在是很奇特的一根線,牽著一夥有緣人業力輪報著,有失有得,有欠有還,不知何時畫個休止符啊。

(五)兄弟情仇

今世我有兩個弟弟,有時對我很好,有時對我像惡霸似的。怎麼說呢,他們如果要我甚麼東西,我不能說不給,沒有商量的餘地就拿走了。他們要我幹甚麼活,我不能說不行,幹晚了會劈頭蓋臉的一頓斥責。我忍無可忍時就找母親評理:「你兩個兒子怎麼這樣對我,憑甚麼,我又不欠他們的。」他們對母親也是差不多這樣。唉,原來有一世我和母親真做了對不起他們的事,才招致這一世如此的對待我們。

話說大概民國時期吧,有一戶人家,家中有兩個兒子是前妻所生。前妻故去後家中男主人又續一房,生有一女兒。這一年男主人離開人世,家中除了有幾間茅草房,和幾件較舊的木頭家具之外,留下了一小袋錢(好像袁大頭一類的銀元)。後母和女兒打算獨吞這筆遺產,於是支開兩個兒子,讓他們扛上鋤頭和锨去種地了。

兩個兒子前腳剛走,母女倆就收拾收拾把錢裝上準備逃走。可是又擔心留下帶錢逃走的證據,於是抱來一些麥秸放在桌子腿邊,打算引火燒屋銷毀證據。奇怪的是麥秸和木桌如此易燃的東西就是點不著。急著急著我忽然清醒嘴裏說:「這要點著了那得造多大的業呀!」一急之下竟把心裏的話直接說出來。是呀,欠這些精神上的東西,他們兩兄弟還這樣的要債,如果欠多了依我們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怎麼還呢?恐怕這一世還不完下一世接著還。

師父講過人世間的怨緣太殘酷。你的親人是親人是仇人還不一定,也許是要債的也許是還清的。紅塵中癡迷人幾個能慧眼看穿,破迷而悟啊!

(六)生死預警

這是我寫的最後一個故事了,另外的幾則小故事暫時不寫了。寫到最後我非常誠懇的說幾句話:與看官有緣,看了我幾個輪迴故事,請您相信我,這一切絕非虛構,都是我親眼所見。也許這就是修煉界所講的宿命通,只因層次有限,看不清年代。

而其中兩個關於大難來臨的故事全是今年所見,並且影像清晰。這預示了甚麼呢?全憑自己去悟吧。希望有緣的看官,你能冷靜的聽一聽看一看,身邊的大法弟子們說了甚麼,做了甚麼。假如一切成真,天象來臨之時,大難如期而至,試問您將逃向何方?做何種選擇的人們,才能迎接到明天早上升起的太陽呢?

那一天灰濛濛的天空黃黃的,低沉的空氣中好像散發著一種不同尋常的信息,令人壓抑不安。人們顯得焦躁卻不去思考原因。一如既往按部就班,生活的機械而麻木。照樣吃喝嫁娶忙忙碌碌。有些靈感的人察覺到異樣,他們四處詢問,好像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一世我是一個大山腳下的修煉人,社會環境和現在差不多,只是性別不同。因不願涉足紅塵,隱居山下,清靜自在,過著超然的生活。就在一種很清醒的狀態下,忽然從空中傳來一個雄渾振耳的聲音猶如蒼宇深處發出一般。我立即就被定住,這聲音的能量從四面八方把我包圍起來,好像能穿透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有種微微的震顫感,但很舒服,每一個都很清楚明白。

「山被挖成大坑之時,炮聲就是警告,災難將至,生死瞬間,抓緊救人,速速逃離!」這番話一講完我就能動了。修煉人都明白這是神靈慈悲,救人於危難才點化於我,我立即磕頭拜謝。

知此天機之後,心急如焚,我不能辜負神恩有辱使命。立刻跑到街上看見誰和誰說,碰到誰跟誰講。結婚的、購物的、走路的和見到的所有人去講。一邊講一邊向山上走,我要去看看到底甚麼情況了。

上山的路已被修成一條上坡大路,路面散落著一層小石頭,看樣子是從拉石頭的車上掉下來的,拉石頭的車很多來來往往上山下山。再走一會就看見一個大採石廠,也就是一個因採石造成的大坑。這個深坑下面有許多幹活的工人忙碌著,為了生存而辛苦勞作。我探頭向挖掘的工人大聲講述著神的預言,跟隨我上山看熱鬧的人很多,有信的,有半信半疑的,有看笑話的,看到沒甚麼異樣七嘴八舌的嘲弄起我來。

就在人們嘰嘰喳喳議論紛紛時,有人喊「放炮了,快走,放炮了,快走!」這話別人聽起來很正常,因為這是採石場常有的事。我卻忽然記起「山被挖成大坑之時,炮聲就是警告」的話,這一切正好驗證了神的預言呀!

我一刻不再停留,大聲喊著,招呼著人們快快下山速速逃離。因為一切都來得太突然,人們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一聽到我的喊叫就不加思索的跟我逃離。隊伍浩浩蕩蕩,急急的走了一段路之後,有的人餓了,有的人累了,有的產生懷疑了,有的不想再繼續走下去了。還有人鼓動別人說:「走這麼遠了也沒見發生甚麼災難,山也沒崩,地也沒塌,騙人的吧,回去回去,上當了。」

隊伍停在了一家飯店門口,人們歇一歇買點東西吃,飯店老闆好奇的打聽我發生了甚麼事,我如實講述了一遍。老闆非但不信,還把我嘲笑了一番。動搖的人們嘟嘟囔囔的往回走,我著急的苦苦相勸,怎奈就是不聽。萬般無奈下只好帶領相信的人們繼續往前走。

看到這裏我被鈴聲驚醒,似夢非夢似幻似真。看窗外街道上匆匆的行人,懷著對未來無限的憧憬,打算著奮鬥著,低頭過著自己的小日子,有幾人仰望蒼穹想一想停一停啊。

今天身為大法徒的我和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們都在做著類似的救人的事情,也許輪迴轉世中救度世人的一幕不止一次上演過。重任在肩,不能有辱使命啊。迷中世人的態度如何,決不能動搖救人的慈悲心。時間瞬間即逝,天意真若如此誰能逆轉。真相大顯之時,機會就永遠失去了。

請您停停奔忙的腳步吧,聽一聽大法弟子講述的天機。靜一靜煩躁的心情吧!看一看大法弟子揭示的真相。那一天假如離人們越來越近了,或許有些人就真的只有最後一個明天了。

昔日與今朝
娓娓道罷輪迴事,幾多辛酸心中藏。
昔日金殿高貴主,今日神州落草堂。
昔日兄弟無恩情,今日還債累又苦。
昔日桃花紛飛舞,今朝修煉大法徒。
昔日宰相救人難,今朝主佛領眾返。
輪迴輾轉說不盡,千千萬萬埋紅塵。
人生在世路迷茫,勸君今朝明真相。
大法救度離苦海,永駐彼岸福壽長。

看完《輪迴轉世》這本奇書之後,萌發了寫出自己輪迴故事的念頭。因為層次有限,我從來都看不到年代地點,再加上惰性一直都沒有寫出來。直到有一天在半夢半醒間有一聲音問我:「這麼好的故事為甚麼壓著不發表?」我想大概在督促我記下這些年來的所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