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做技術工作要證實大法》有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九日】我是由一個對電腦幾乎知識為零的基礎上一步步掌握了電腦,繼而可以到處給同修提供技術支援,以致選購電腦和耗材。所以,初學電腦的同修的心情我了解,懂電腦的同修的心情我也了解。明慧網《做技術工作要證實大法》這篇文章中寫的──「一個問題把人搞的焦頭爛額,結果一個精通電腦的人到邊上一站,還沒動手呢,問題就消失了。」這種現象確實存在,我自己就遇到過。但這個原因多半是使用電腦者自己的原因,因為他們總是把自己當作一個初學者、當作一個不會用電腦的人,總是擔心著電腦會出現甚麼他沒碰到的問題。

試想,一個自認不會用電腦的人,很容易就被電腦耍的團團轉;一個總擔心電腦會出現甚麼他沒碰到的問題的修煉人,自然會碰到解決不了的問題。這個時候他們都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光顧著慌亂了。結果懂技術的同修來了,他有主心骨了,就不慌了,電腦就好了。其實我們遇到問題的第一念是用正念解決問題呢,還是依賴同修?我們是我們世界眾生的主,怎麼能依賴別的世界的主呢?

其實我學電腦也是當時的環境下造就的。當時有一個地方的資料點全都癱瘓,必須有一個人來教給當地同修技術,幫助他們從建資料點。我從沒設想過我會擔當這樣的角色,但當時似乎只有我合適。於是我開始學習資料點的各種技術知識,非常神奇的是每當我不會某個軟件時,腦子裏就會突然冒出一個念頭:試試這樣。結果一試果然成功。幾乎沒有哪個軟件能夠讓我覺得很難的。

再加上我做學生時養成的學習時很專注的習慣,我以一種飛速的速度自學著這一切。當時並沒有覺的自己很聰明,只是覺的整理軟件和製作教程的同修真的是很費心,讓我這麼方便和快速的掌握了這一切。當然,現在領悟到是師父在呵護著我,賦予我智慧。

但到了實地的時候,才發現困難重重。我要掌握的知識不僅是軟件技術,還包括機器的硬件維修,打印機的各種莫名的問題,耗材的購買,打印機的購買……這一切我從未接觸過,但看著同修那信任的目光,我告訴自己,別慌,相信自己一定能解決問題。結果,打印機帶紙的問題通過和打印機的思維交流解決了;硬件的問題通過發正念後請人維修,很快就解決了問題,沒花一分錢,只是將內存插到另一個插槽兒上;同修因為初學電腦內心忐忑而引發的電腦不認打印機的問題,也是通過發正念好的,具體怎麼好的,我也不知道。

耗材的購買。初入電腦城真的是眼花繚亂、心慌慌的。我還是告訴自己:別慌,相信自己能解決問題。於是一家家詢價,再通過請教有經驗的同修,我很快確定了要購買的最佳性價比的耗材,並索要了各個櫃台的名片。

這一系列的事情很多,我深刻的體會到,師父一直在我身邊指導著我,在關鍵的時刻指引著我,賦予我智慧。而我所需要做的就是別慌,相信自己一定能解決問題。

而我在教同修的時候,發現同修存在的問題主要就是慌亂和不相信自己。試想,一個人本該學習的時間全用來慌亂了,不得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來教與學嘛!更何況學習的時候盡給大腦下慌亂和不相信自己的命令,那大腦可不就執行嘛!另外同修如果剛學會了一些知識,一定要多多複習。那麼做好筆記至關重要,包括點擊一個「確定」的步驟也要記錄下來。往往我們出問題時可能就是因為少點了一個「OK」,落了一個步驟。看教程的時候也是這樣,如果不成功,就仔細的從看教程,一個字不要落。

所以我覺得,不管是負責技術的還是學技術的,只有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才能教好和學好,才會開智慧。雖然我們在迷中,可我們法理不迷,師父還時刻在身邊指點著我們。

所以,聰明人未必能掌握了電腦,而智慧的大法弟子一定能掌握電腦為我們證實法所用。思想越純淨,使用就越得心應手;思想不純淨,使用就會困難重重或故障百出。說白了,就是我們看穿了電腦進而掌握了它為我們所用,而不是進入它的思維被它操縱為它所用。掌握電腦的思維,只是掌握了與它對話和發布命令的方式而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