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學會應邀在馬丁•路德•金紀念集會上演講(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二日】2008年1月21日,是馬丁•路德•金的紀念日。近一千位來自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的各界代表來到亞特蘭大參加一年一度的紀念集會。集會在亞特蘭大依波尼澤教堂大禮拜堂舉行。美中法輪大法學會負責人、畢業於喬治亞理工學院的楊森博士應邀做了「我也有一個夢想」的演講。這是法輪功第四次應邀參加集會並發表演講。

參加集會的除了馬丁•路德•金的親屬之外,還包括前總統克林頓,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前阿肯色州州長哈克比,喬治亞州聯邦參議員以塞克斯,亞特蘭大市長弗蘭克林等多位美國政要,及各地的宗教領袖等。


法輪大法學會楊森博士致詞紀念金博士


集會全場


馬丁•路德•金博士的女兒在接受採訪

馬丁•路德•金博士曾經說過:「在一個地方出現不公正,就是對所有地方的公正的威脅。」作為人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耗盡一生,奔走四方,以和平的非暴力的方式,為爭取自由坐過監獄,最後被謀殺。他最著名的演說是「我有一個夢想」。

法輪功學員的和平抗爭,與當年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抗爭有許多相似之處。楊森在演講中說:「我在中國住了31年,在美國住了15年。我熱愛中國,熱愛中國的人民。我想要他們受到尊敬,並真正地像正常人一樣生活。我要他們能夠享受上帝給予所有他的子民的天賦人權,不僅是美國人,而是世界各地所有的人。

「我夢想著,所有的中國人都可以有思想的自由,他們不必因為他們的理想和思維而忍受迫害(包括酷刑、非法拘捕和審訊)。

」我夢想著,所有的中國人都可以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他們不必由於他們相信甚麼而被非法判刑或奪去生命。

「我夢想著,法輪功學員在某一天能夠走到公園開始晨煉而不被警察毆打。」

法輪大法學會會長的演講結束時,全場起立長時間鼓掌。會後,許多在場的聽眾,包括政要們前來與法輪功學員握手、擁抱。有的人說,聽到你們的故事,我流淚了,我為你們祈禱。有的說,你們一定要堅持啊,我的心和你們在一起!還有人說,謝謝你提出了法輪功的話題。金博士的小女兒伯妮斯•金對楊博士說:「謝謝你來到這裏,很欣賞你的演講。你的演講得到了大家的認同。我們會祈禱中國有一天能享受自由。堅定你的信仰,為自由站起來。大家會和你攜手,這一天會到來。」

在機場,還有外地來的與會者認出法輪功的發言人,說很榮幸聽到你們的故事,謝謝。

亞特蘭大的福克斯電視5台(Fox 5)做了現場直播。



楊森博士演講 「我也有一個夢想」


楊森博士演講「我也有一個夢想」 全場起立鼓掌



楊森博士的發言如下:

我也有一個夢想

美中法輪大法學會會長楊森
在紀念馬丁•路德•金博士生日集會上的講話
2008年1月21日於亞特蘭大

克林頓總統,哈克比州長,以塞克斯參議員,市長及各位來賓:你們好!

1992年,我來到了喬治亞理工學院讀研究生。來到了亞特蘭大,這個以馬丁•路德•金博士的家鄉而馳名遐邇的偉大城市。我把亞特蘭大當成自己第二個家鄉,以紀念已故的馬丁•路德•金博士。就像那膾炙人口的歌詞一樣:「喬治亞在我的心中」。

一開始,我對紀念馬丁•路德•金博士知之甚少。我當時非常想回到中國去,因為這裏的一切對我來說是那麼的陌生。但另一方面我觀察到了一些我從來沒有經歷到的事情。

我觀察到,在這個國家人們可以想說甚麼就說甚麼,而沒有被警察拘捕的危險。我觀察到,在星期天,人們都可以去教堂,並且自由地信仰他們的宗教。我從未看見人們因為讀《聖經》或想當好人而被拘捕。

只有一個詞彙能描述我的感覺:自由。

起初,我以為這些自由在美國是輕而易舉地達到的。但在我了解了美國歷史,我了解了馬丁•路德•金,美國民權運動的主要領袖之一。我讀了金博士的《我有一個夢想》。我開始有了我自己的夢想。

一個在中國的朋友問我甚麼是美國最好的東西,我說我最喜歡這裏的「自由」。他說:「你們富而我們窮,等我們有錢以後再追求自由吧。」我告訴了我的朋友:「你不用等到富有後才開始爭取自由的權利。」我告訴他金博士為自由而奮鬥,不是因為他是富有,而是因為他有那顆心。

我在中國住了31年,在美國住了15年。我熱愛中國,熱愛中國的人民,我想要他們受到尊敬,並真正地像正常人一樣生活,我想要他們能夠享受上帝給予所有他的子民的天賦人權。不僅是美國人,而是世界各地所有的人。

《我有一個夢想》激勵了我,謝謝金博士為美國所有人的自由做出的犧牲和承受。他的一生對我們每一個有自由夢想的人是最好的榜樣,包括我,一位謙卑的但自由地居住在這個國度的物理學者。

我也有一個夢想。

我夢想著,所有的中國人都可以有思想的自由,他們不必因為他們的理想和思維而忍受迫害(包括酷刑、非法拘捕和審訊)。

我夢想著,所有的中國人都可以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他們不必由於他們相信甚麼而被非法判刑或奪去生命。

我夢想著,有一天法輪功學員能夠走到公園晨煉而不再被警察毆打。

我夢想著,我的女兒能回到中國,人們不再針對她對法輪功的信仰,而是針對她的品性來評價她。就像馬丁•路德•金所說的:

「當這一切發生時,當我們讓自由之鐘敲響,我們讓它敲響在每個大小村莊,從每個州到每個城市,我們會快步邁向那一天,所有上帝的孩子,黑人和白人,猶太人和非猶太人,天主教徒和非天主教徒,能手挽手唱著古老黑人的歌,‘終於自由了!終於自由了!感謝全能的上帝啊,我們終於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