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口市楊虎利、賈佃枝夫婦被迫流離失所六年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日】河北張家口市懷安縣大法弟子楊虎利2002年5月23日被單位邪黨人員劫持到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被迫流離失所;不堪邪黨人員不斷的騷擾,楊虎利的妻子賈佃枝隨後也被迫流離失所。當時兒子楊文灝年僅六歲,一直由爺爺、奶奶撫養至今。

楊虎利是懷安縣交通局運輸管理站一名職工,在1999年4.25後喜聞大法,於2000年初開始走上修煉法輪大法之路。在修煉大法之前,楊虎利體弱多病,每年僅醫藥費就花去二、三千元,是單位有名的藥簍子,煉功之後身體多種疾病不治自癒,身心快樂。妻子賈佃枝(計生局職工)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美好,也在2002年初修煉大法。

然而由於惡人舉報,楊虎利、賈佃枝夫婦僅僅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就被中共惡黨各級610組織與單位一些不明真相的領導進行騷擾、迫害。

2002年4月17日,當楊虎利到單位上班之後,就被叫到站長辦公室,站長王緒先,書記武海,之後有副局長葉滿旺,工會主席李有等人輪番「做工作」,讓他去第四屯辦的所謂「轉化班」。被他一再拒絕後,直到中午12點多下班,仍有單位同事監控,不讓回家。在他責問他們為甚麼不讓回家吃飯,才允許回家。

就在他剛到家不久,準備吃飯時,就有交通局副書記張漢蘭、李有、武海等人到家裏督促去上班。下午楊虎利到單位,還是被叫到站長室,又有多人輪番「做工作」進行精神迫害,無理要求去所謂的「轉化班」。他對此無理要求堅決抵制,期間有幾名警察來看過後就走了。單位領導就開始威脅說幾點之前不去就怎麼樣,今天不去,明天就如何如何,極盡威脅之詞。直到晚上不但不讓他回家,更甚者他們還把他年老多病的母親和哥哥等人從鄉下找來。之後又有紀檢書記王維俊,局長張進富等進行所謂的「勸說」,直到深夜兩點。他們就指使家人強行往汽車上拽楊虎利。當時就有二、三十人在現場。當他們想再次往車上強拉的時候,因汽車啟動不了,利用這個時機,楊虎利走脫了。

凌晨5點天未亮,就有單位10多人到楊虎利家裏去搜尋找人,妻子和未滿週歲的女兒受到了驚嚇。

楊虎利被迫在外20多天,5月中旬剛回家不久,站長王緒先遇見他,讓他上班。上班後,工作是與王緒先、李宏國一組上路查車,5月23日在外查車一整天,晚上8點多,同組其他人到飯店去吃飯,而楊虎利自己回家吃飯。晚10點,隊長李宏國突然打來電話說有查車任務,要楊虎利馬上到單位,或者開車到家去接。

楊虎利自己騎車到了單位,見已有王緒先、武海、李慶文、沈建新等人都在。之後他坐上車,武海開車,同車有王緒先、李慶文、沈建新,李宏國開車在後也趕來,他們卻把車一直開到了第四屯「轉化班」強制洗腦。原來單位的王維俊等人早已在場。可見他們早有預謀,是精心策劃的。

當時在洗腦班裏已非法關押有兩名女大法弟子。還有警察、校長、主任甚麼的,其中一個警察還搜了楊虎利的身。之後留下武海與李慶文,其他人就走了。以後單位又輪流來了幾人「陪著」,並且還有運管站站長王緒先、副站長馬愛君等人多次到四屯「轉化班」逼迫楊虎利放棄信仰「真、善、忍」。在那裏,他們不讓這些大法弟子互相說話,不讓隨便出入,上廁所有人「跟著」,洗臉有人「盯著」,吃飯有人「陪著」,睡覺有人「護著」,沒有一點人身自由。其它時間就有所謂「幫教」輪番「灌輸誹謗大法的歪理邪說,如果不配合他們的要求與指使,他們就強拉硬拽,軟硬兼施。有些惡人還出言不遜,滿口髒話,更甚者要動手動腳。他們每天上午在一間大屋裏給這些大法弟子放錄像或念誹謗大法的書,下午就是以各種方式進行迫害的「幫教」。

6月15日上午,縣裏去了很多人,各類頭頭腦腦站了一院,還有警察,運管站閆永宏開車也去了。之後他們讓楊虎利等三位大法弟子收拾東西上車,單位閆永宏的車帶走楊虎利,有警察與陪教看著。一共三輛車由縣610副主任閆枝帶領負責,他們把三位大法弟子綁架到了沙嶺子樣台村「轉化班」繼續進行迫害,而這一天正好是楊虎利女兒一週歲的生日。

在樣台村洗腦班,邪黨惡徒的迫害更加邪惡,他們安排每位大法弟子住一間屋,屋裏有監控器,還有單位「陪教」看著,屋外門被反鎖,屋前走廊,門口有警察24小時守著,比牢獄看守還嚴密。吃飯是陪教給打回,很少的一點兒飯菜。他們給每位學員配一組「幫教」輪番講一些歪理邪說,甚至強詞奪理,罵人、侮辱……。有些大法學員還被送到一間大屋,由10多人進行迫害:毒打、站凳子、不讓睡覺、威脅等等。這些大法學員都遭受了很大的精神折磨與肉體上的痛苦。而針對楊虎利的有所謂的校長、處長、「幫教」、「猶大」,多次做所謂轉化工作,使用威脅、辱罵、利誘等各種卑劣手段,都未能動搖楊虎利對師父與大法堅信的心。

2002年7月1日上午,縣610副頭目閆枝帶兩名警察去楊虎利家,向他妻子要人:說是楊虎利從樣台村轉化班跑了,是否回家?緊接著高龍(新任交通局邪黨書記)、運管站邪黨書記武海、站長王緒先去他家,因他妻子沒有給他們開門,武海就打了電話,讓他妻子去找人,找回來還得去洗腦班,找不回來單位就開除……

請善良的人們想一想,楊虎利是單位以上班的名義騙走,綁架到所謂的轉化班,他們把人迫害到甚麼程度,家人誰也不清楚。他們怕承擔責任,說是跑了,現在人在哪裏?反而和家裏要人。多麼邪惡呀!人被他們綁架迫害,再來威脅一個弱女子去找人,世上哪有這樣的道理?!

7月20日,武海、高龍、交通局賈主任(不知名)、計生局計生服務站站長高偉、郭華蘭等人去楊虎利家,還是無理要求他妻子去找人。更甚者武海還找各種藉口四處查看,似乎對電腦很感興趣。次日中午,武海、高龍就領來兩個警察又去楊虎利家中,其中一警察私自打開電腦。之後他們又叫來幾個警察開始抄家,四處亂翻,搶走一套電腦設備、幾盤大法磁帶、台曆等物品。

面對不斷的騷擾與威脅,楊虎利的妻子被迫帶著剛滿週歲的女兒也離家出走,至今流離在外。

然而,邪黨人員們並未就此罷休,轉而針對楊虎利夫妻雙方的親屬繼續進行騷擾迫害,使用的都是流氓手段──劫持人質、翻牆入室、威脅、辱罵、欺騙、利誘……

在楊虎利的妻子出走不久,就又有交通局書記高龍、運管站書記武海、帶領警察到團山楊虎利的岳父家搜查騷擾,第二次在團山半路把他岳父騙到王虎屯,當時有縣公安局政委、610人員、公安局司孝明、交通局局長張進富、高龍、武海、王緒先、王虎屯鄉一些人。之後,又有110警察到場。到中午讓人看著他岳父,而他們卻去飯店大吃大喝。其中張進富、高龍非常邪惡,公安局政委也很邪惡。

2004年底,縣公安局長與交通局高龍又把楊虎利的岳父叫到鄉政府,妄圖誘騙楊虎利回家,進行迫害,未能得逞。在此過程中,積極參與的有高龍、高文慧(運管站邪黨書記)、王羅卿(邪黨副書記)。公安局孟廣雲等人找他岳父數次,有一次酒後還與他的岳父吵架,態度蠻橫。

以後,邪黨人員又到曲家房村楊虎利的父母家多次騷擾,其中有警察以及交通局運管站的人,有武海、高龍、高文慧、王羅卿、張小平等人。2002年的一次,武海、懷安縣公安以及懷仁縣公安半夜翻牆闖入楊虎利的大姐家,對楊的大姐和姐夫進行審問並威脅;2006年4-5月份又有5人到他的大姐家進行騷擾。同時又對楊虎利的二姐家(望都縣)騷擾兩次;到王虎屯楊的哥哥家騷擾多次。其中武海和高龍去的最多。


參與迫害楊虎利及其家人的有關責任人名單:
懷安縣610: 政法委書記、副書記、610主任趙永才、副主任閆枝;
縣公安局: 當時的局長、政委、國保隊長司孝明、孟廣雲等人;
縣交通局: 張進富、高龍、武海、王緒先、王維俊、張漢蘭、馬愛君 後期有:王羅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