渥太華華人觀神韻 身心變化神奇(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八日】(明慧記者英梓渥太華報導)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三日、十四日,「神韻巡迴藝術團」在渥太華舉辦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時,一些華人觀眾在觀看演出過程中,出現了神奇的身心變化。


無論華人觀眾還是西人觀眾,都深深被晚會吸引

七旬老人身上的奇蹟

住在卡納達(Kanata)的李女士一家人看過演出後,李女士主動找到記者,激動的講述了她父親在觀看神韻演出後的身心變化。

去年,李女士知道新唐人電視台要上演新年晚會的消息後,就給父親和自己一家人都買了星期天的票。但是,因為父親的健康狀況,沒有成行。李女士覺的很遺憾。今年,李女士又為父親買了票,希望實現讓老父看演出的願望。

李女士的父親今年七十八歲,來自北京。由於氣管肌肉萎縮,造成吞咽障礙,一日三餐不能進食、進水,只能夠靠打點滴。因為氣管肌肉萎縮,經常咳嗽,幾乎每隔幾分鐘都要咳,有時一天要用掉一盒衛生紙。因為進流食,所以經常需要上廁所,每晚都要上七、八次廁所。

因為擔心父親咳嗽,所以,李女士買了一樓最後一排靠近門口的座位,準備一旦父親咳嗽不止,就離開,以免影響別人。

但是,奇蹟發生了,李女士說,「我父親坐在那裏看了兩個小時的演出,竟然一聲沒有咳,也沒有上過一次廁所,很安靜的看完了演出。簡直是奇蹟!」

「我父親說,身體舒服極了。看完演出後,回到家,三點多鐘上過一次廁所。他早上起床後說,睡的很好,夢裏看了一宿演出。這種身體的變化真的太神奇了。」

李女士說,「我父親可喜歡演出的節目了,最喜歡‘善念結佛緣’這個節目。他也很喜歡反映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舞蹈。他說,中共這樣迫害法輪功學員,真不應該。」

帶著心臟起搏器的鄭女士坐在了第一排

鄭女士也來自北京,因為心臟病,從一九九四年就裝了心臟起搏器。鄭女士來渥太華看望女兒,女兒為全家買了神韻晚會的票。

由於技術問題,鄭女士的座位被移到了第一排。鄭女士的女兒很擔心,怕媽媽的心臟會出問題,因為,鄭女士平時對聲音很敏感,聽外孫女彈琴,有時心臟都受不了。

鄭女士的女兒在接受採訪時說,「我真的很擔心,她是否受得了。因為,有一個舞,鼓聲很大。沒想到,我的擔心是多餘的。我媽媽不但沒有任何不適反應,而且越聽聽投入,越聽越舒服。」

鄭女士說,「大幕拉開後,我就不自覺的流淚,內心無比震撼,幾乎是流著淚看到終場。身體也非常舒服。真是太神奇了!」

「這個節目要是(大陸)中國人看了該多有福啊!」

來加拿大探親的辛阿姨看完神韻演出的第三天早上興奮的對記者說:「我的腿好了!」她特意把「好」字說的很響亮,眉飛色舞的表情透著心情也很好。據辛阿姨介紹,她患有半身不遂後遺症已經五年了,走路總是一拐一拐的拖著右腿,行動很不方便。

她說:「剛看完那天(十四日)的晚會後,上樓梯時腿不‘啪啦、啪啦’的了,抬得起腿走路了。」

辛阿姨若有所悟的說,「從一進會場就感覺很輕鬆,一種祥和的氣氛,從頭到尾渾身都很輕鬆,晚上三點都不覺的睏,平時十一點就睜不開眼了。」

「我真是太幸運了,這個節目要是(大陸)中國人看了該多有福啊!」

說到最喜歡哪個節目,辛阿姨說:「每個節目都百看不厭,歌唱家可以算世界巨星,舞蹈演員每個動作都像神仙下凡,讓人回味。」辛阿姨還渴望有機會再看幾遍神韻晚會。

軟件工程師:這錢花的值!

渥太華微軟聯合公司從事高級電腦軟件設計的瑞先生,第一次與太太觀看了神韻的演出。他對記者說:「看了演出,令我有一種物超所值的感覺,沒想到節目這樣的精彩。這是我出國這些年來,第一次看到的真正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藝術的精湛表演。演技、服裝、樂隊和天幕都是一流水平的,太棒了!」

瑞先生最喜歡的是唐鼓舞,他說,「非常有氣勢,令人感到震撼。」

瑞先生以往因為受中共宣傳的影響,對法輪功並不理解。今天看了演出後,瑞先生的想法完全變了。

瑞先生說,「我原以為中國政府或是使館官員理所應當作為促進中華傳統文化在海外弘揚的角色,沒想到走到今天的中共官員們,已經墮落到除了為自己利益考慮,對在海外弘揚中華民族傳統文化藝術不僅無視,而且還扮演了對支持者進行阻擋的角色。相比之下,這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在面對中共多年打壓、身遭迫害的情況下,還能忍辱負重,為海外弘揚中華傳統文化藝術做出奉獻,非常的了不起,令人敬佩。」

馬來西亞華僑:講給我的孩子聽 做中國人真自豪

十四日,演出散場時,記者採訪到了一位馬來西亞華僑黃婉清女士,就職於馬來西亞駐加拿大使館的黃女士說,「晚會太精彩了,每個節目都很好,我會把看到的講給我的孩子聽,做個中國人真自豪。」

從瀋陽來加探親的退休教師劉女士見了記者很高興,她說,「這樣的演出和國內的真不一樣,這才是中國的傳統文化!」

神韻在渥太華的兩場演出,現場觀眾四千人。觀眾現場氣氛十分熱烈,節目結束時,幾乎全場觀眾起立,鼓掌,表達對演員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