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體會:口信與心信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我是二零零六上半年得法修煉的。當時我住在一位大法弟子(老學員)附近,他經常到我住的地方來。那段時間我的痔瘡正發作,走路、騎車都很困難,我正打算到醫院動手術割掉(我問醫生痔瘡能否根除,醫生說不能根除),這位老學員指點我,並說修煉法輪大法就會慢慢好的。他說他原來患有腰椎盤突出,腰上捆有綁帶,兩手不離拐棍,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慢慢就好了。

我看他身體很健康,六十多歲的人,只看到五十多歲,一天忙到晚,精力充沛,滿臉紅光,從他眼神中可以感覺到他所說的是真實的。(其實我一直認為學法輪功的人不是壞人)。另外我妻子的小姨娘也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也聽說她原來得很重的病,用了許多錢,不見好轉,經過修煉法輪功也好了,身體很健康,一天到晚忙內忙外,不是做事就是看書,我想他們說的是一致的。法輪大法莫非真有神?我想學就學吧!又不需要花錢。

有一次我看大法書《轉法輪》,看到關於抽煙的問題,「抽煙也是執著,有的人說抽煙可以提神,我說那是自欺欺人。」「你看書看這一講,也會起這個作用。」第二天抽煙,嘴裏苦得不是滋味,不想抽煙,我想這本書真神,怎麼說得和書上一樣呢?為了戒煙,我曾經不知道動了多少腦筋,用過多少辦法,就是不靈。看一遍書就成了,要是別人這樣說,我還不相信呢!

我是一個做小生意的,走鄉串戶到處轉。在修煉的路上第一次遇到難關,有一天中午吃午飯的時候我正騎著自行車往家回,邊吆喝,這時有一位老年婦女在後面喊我,叫我到她家修煤氣灶,我一進她家的大門,映入眼前的盡是毛××像、中共十大元帥、「邪黨」四代人象頭,牆上貼滿了,只是感覺不對味。她家的廚房在後面,我經過後門時,突然腳被甚麼東西咬一口,我一驚,原來是一隻母狗(下過崽的),痛得我大叫一聲,把褲腿捲起來一看,當時有兩個牙痕,腫了。我要求去打針,這位老年婦女說沒事,說她的姪兒被這隻狗咬了,也沒有打針(其實是捨不得花錢)。我還是堅持把她的灶修好了,臨走時我說以後有事咋辦,她說:你把我的門牌號碼記下,以後找我。我想以後出了事你也不會承認的;再一想,我是學法輪大法,不是說可以消除病業嗎?我也沒有把她的門牌號記下,於是我推著車回家。回家後,我妻子就問我是怎麼回事,我如實的說了一遍,她叫我去找那個屋主,要求打針,我說算了,我現在不是在修煉法輪大法嗎?我妻子的氣也消了。

在家待了一個多星期,在這個期間,有好多人勸我去打針,不然有生命危險,舉了幾個例子說某地等人沒有及時去打針出了事等。我說沒事兒,不需要打針,堅持每天煉功看書,盤腿打坐,腿越痛越要盤。一天天的腫就消了,肌肉先青變紫,再變黃,最後好了。我跟我妻子說,你看我腿真的好了,大法真神了!我妻子也相信了。不是信師信法,哪有這麼快好的事?

只有真正從內心深處信師信法,師父就可以幫助我們。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但是,只限於給真正來修煉的學員,不是說你坐在這裏,你就是個修煉者。從思想上根本的轉變過來了,我們就可以給的,還不止是這些,以後你們會明白,我都給了大家一些甚麼東西」。

零七年上半年又出現了一個難關,事情是這樣的,我堂兄的田地(分給他大兒子)原來上繳土地費時說不要,給我種。他說了還不算,還要我親自打一張證明說田地過我帳頭上的條子。當時我說不需要,兄弟說了不就行了,他說非要我打一條子,我也打了。可是現在田地不上繳土地費,他說要回土地,說他有土地證(後來補報的)。當時我和他心平氣和的談,我說:「兄弟,你要田地可以,你把我打給你的條子還給我也行」。他不承認叫我打條一事,當時我非常生氣(此時忘記了大法)。我說你敢對天發誓說沒有叫××打條,打了條不得好死,他不敢發誓。過後,自己想到師父說我們不和常人一般見識,要做到忍,因為我是一個修煉中的人,但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裏還是放不下。我又讓他一步,我說條子時間長了丟了,你再給我打一張條子說田地與××無關(不留後遺症)。他說靠不住,就是不打。我經過家族中長輩出面調解,最後他大兒子打了一張條子。常人說我好欺負,要是別人不會就此罷休,我也氣得夠嗆的,過後一想,為甚麼生這麼大的氣呢?還是人心放不下,沒有真正把自己當作修煉人。而近一段時間身上的病業又加重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多次提到「真正修煉」這一詞語。師尊為甚麼要多次重複加重使用這一詞語呢?我個人體悟就是要求真正實修而非口頭或書面形式,自始至終不要忘記自己是修煉人。不要像有些宗教修煉走形式:於裏捧著書,心裏想別的事,而嘴上在念,或有人在打瞌睡,或有人出了門,忘記書上講的,這能提高嗎?就是拿世界上最好的經書也是白搭。口信而心不信,非真正修煉,難修也!

希望新老學員牢記師尊教誨,時時處處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修煉的人。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