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地獄瀋陽監獄城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六日】正常社會當是任人唯賢,居官者當是德才兼備之士,而在當今的中國是任人為惡為奸,尤其是在監獄這樣的地方。而遼寧省瀋陽監獄城是一座真正的人間地獄

殘酷奴役牟取暴利

瀋陽監獄城一監獄,關押約二千五、六百人(不算省監獄管理局直屬監區的三百人),監區承包生產任務,每人人頭費四百五十元每月,有項目的監區每人六百元,即外面人員入獄辦廠,監獄出人為監獄賺錢。監區長兩年一聘,聘期內完成上交利潤可續聘,否則換人,若在聘期內完成利潤會有高額獎金,為此,監獄逼迫受刑人每天超負荷勞役,甚至通宵不眠的幹活。按照刑法第三十九條規定,監獄的受刑人應按勞動被給予一定報酬,但是實際上,受刑人如果不能完成所謂生產任務,還會受到懲罰。

按照監獄關押二千五百人,每人月人頭費四百五十元計算,監獄每年從奴役受刑人中牟利112.5萬元。

惡警草菅人命

有一個期滿出獄的人說,他在那非常怕得病,如果病了把被子弄髒了,惡警大冬天也會用涼水往被子上沖,也往人的身上沖,很容易死人。惡警拿人是不當回事的。

有一個服刑人員病了,另外的一個服刑人員把他背到監獄的醫院,可不久這個病人就死了,去背他的那個人覺的很奇怪:只是感冒這樣的小病怎麼會死人呢?當他把那人的身體翻過去才發現,後背傷痕累累──是打死的。

有些警察厭煩病人的呻吟,會告訴看護犯人,那麼這病人就會被打死。

二零零七年,受刑人員邢五成因為有病得不到醫治死亡,死的時候,身上都在掉蛆。

瀋陽一監自二零零三年合併至今,至少有四十多人非正常死亡,有活活餓死的,有被開水燙死的,有忍受不了折磨自殺的,更多的是有病得不到治療,小病變大病,大病變絕症。然而監獄卻說,所有這些人的死因全部都是因病正常死亡,很多時候家人連屍體都看不到。

在監獄老殘監區有個晾衣場,其實就是停屍房。一到晚上沒人敢去那裏,因為那裏有太多的冤魂泣血哭嚎!另外現在仍有很多人在病榻上苦苦掙扎無人問津,因為缺醫少藥面臨死亡的邊緣。在老殘隊的窗外經常有貓頭鷹夜啼,這時人們就會說:又要死人了,不知道又是誰要去了,人們都因為司空見慣而麻木了。

以前在監獄有一種習俗,每當有人死了之後,要找幾個犯人抬屍體,抬完之後會給這幾個犯人一瓶酒、一點豬頭肉吃。而這些抬屍體的犯人慢慢的嘗到了甜頭,沒有那麼多死人怎麼辦?他們於是就在病人身上動開了心思,開始動手害人,開始是找那些臥床不起的下手:餓飯、澆涼水、或者毒打,後來覺的麻煩,直接餵藥。基本上沒人能在他們手裏挺過三天。最後重病人死完了,他們又在其他病人身上作開了文章,先是在人的飯裏下瀉藥,等到人拉到嚴重的時候他們就會去「護理」,繼續餵瀉藥,等到病人完全不能動,拉到身上、床鋪都是,他們就要給病人洗澡,四個人抬著被害人的雙手雙腳,到了水房往地上一丟,人往往會滑出幾米遠,用涼水管猛衝,然後把行李撤掉,睡光板床。冬天時會把窗戶打開吹冷風。只給吃瀉藥,不給吃飯喝水,碰上體質強的就先澆涼水後澆開水,如此冷熱交替,在他們的「精心護理」下,一個活蹦亂跳的人最多五天就會一命嗚呼。這時這些惡人就會通知那些警察死人了,警察一看人已經死徹底了,就告訴把氧氣打上,吊針掛上,然後向上報告,接著就是通知家屬:某某人因為某某病,經過全力搶救無效死亡,屬於正常死亡,讓家人來收屍,而很多時候監獄就自行處理了。那些殺人的兇手就會得到酒肉。一條鮮活的生命就這樣痛苦的死去,僅僅滿足了幾個人的一時的口腹之欲。這就是共產邪黨統治下的所謂「人性化」的監獄一條人命的代價,只值一瓶廉價的白酒外加半斤豬頭肉。

以前老殘監區有四大殺手(犯人),他們中最少的也有四、五條人命。這幾個殺手沒事就挨個房溜達,看誰不順眼就會告訴他:我這幾天要喝你!意思就是要害死這個人換酒喝。這等於被判了死刑。用不了幾天,這人就會變成殺手口中的酒肉。而那些警察對此完全聽之任之,默許,他們樂得看那些殺手害人,把這當成一種消遣和刺激。

尤其醫院監區老殘隊,因為不能為監獄利用賺錢,被視為監獄的累贅,所以有意縱容犯人彼此間的相互殘害,手段殘忍,每年都會非正常死人。

嚴管隊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場所

監獄嚴管隊是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場所。嚴管隊分為兩部份:一邊是集訓;一邊是禁閉。

所謂集訓就是逼人從早到晚坐在凳子上,背誦所謂的行為規範。現在坐的是那種長條凳子,以前就是兩隻寬的小木條,目的就是折磨人。

禁閉是把人關進小黑屋,與外界徹底隔絕。禁閉室共有十一間,分為九個小間,每間關押一到兩人,兩個大間,關押四人以上。禁閉室陰冷潮濕,暗無天日,只有一個二十公分的小窗口在吃飯時才會打開。這裏夏天熱的像蒸籠,冬天則滴水成冰,穿著棉襖棉褲還凍的瑟瑟發抖。

嚴管隊折磨人的最主要方法就是餓飯,每頓只給二兩左右的玉米糊,有時還摻上涼水,如果有甚麼異議或者稍有反抗,那麼馬上就會被戴上手銬腳鐐,再嚴重點就會被抻起來:兩隻手分別銬在兩邊拉成一字型,一天下來,人的兩隻手臂會腫的老粗,喪失活動能力,可是這裏一抻就是四五天,直到你告饒為止。

所有法輪功學員都被嚴管隊關過,有的多達十次以上,時間短的是十五天,長的三個月,有時被押了兩、三個月,剛剛放出去,隨後又被關進來。

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惡警手段更為殘忍,四、五個人按住手腳,進行鼻飼插管就是把很粗很長的膠皮管從鼻孔插進,一直插到胃部,食道與胃都會被插傷出血,這種情況很容易發生食物誤入氣管造成窒息死亡,所以惡警往往先打好死亡報告,如果發生意外,在報告上一簽字就成了正常死亡。

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

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惡警的指使下肆無忌憚的發生著。法輪功學員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被關進最黑暗的地方,所遭受的不止是不公,而是最為殘酷的迫害。

法輪功學員韓德權,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因向人們講清真相被綁架,並被判刑六年,在獄中多次遭受非人的迫害,被惡警指使犯人王維海(人稱大海)、劉鐵鋒、孫雷毒打,王維海甚至在老人家的肚子上來回的跳,還使勁掐韓德權的睪丸,痛的韓德權死去活來。事後韓德權向監區長趙鵬反映情況,要追究打人者的責任,趙鵬以慣有的流氓方式回答:你能拿出證人嗎,全中國的犯人都得給政府作證。

法輪功學員李新良,因在獄中煉功被打三次,有一次被打的不能翻身。

法輪功學員曾慶濤,丹東人,畢業於北京財經大學,三十四、五歲,曾經連續四天不讓睡覺,並被吊、被打、被餓、被澆冷水、被撓腳心。曾慶濤一度被迫害的神智不清。

法輪功學員李懷良,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關在瀋陽一監,惡警為逼迫李懷良寫「三書」,指使惡犯王乾剛用大鋼針刺扎李懷良的手指。

法輪功學員王樹勝,二零零六年被加重迫害後,雙耳聽力嚴重下降,左手骨折。

法輪功學員孫永恆,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在瀋陽監獄城一監獄被關入小號,惡警「大象」用腳踩著孫永恆的頭部,指使犯人用手銬銬住孫永恆,讓他僅穿內衣,躺在冰冷的地磚上躺了長達數小時之久,當時氣溫零下十幾度,導致孫永恆突發急性闌尾炎至生命垂危,被送進醫院搶救。事後獄方造謠說孫永恆以前就有病,是自己沒有講,還打電話給家屬要其有所表示,真是無恥至極。

法輪功學員宋育紅,遼寧省營口市大石橋人,在獄中得法,二零零六年二月因法輪功學員王樹勝被加重迫害,宋育紅向監獄反映情況抗議此事,被非法關禁閉,在陰暗潮濕、兩平方米的囚禁室禁閉長達三十餘日,並被強行脫光衣服,受盡侮辱,後因監獄害怕此事敗露而將宋育宏轉至凌源監獄。

法輪功學員張德,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末從瓦房店轉到瀋陽監獄城一監獄六監區,一次點名,一「管事犯人」認為張德沒有坐端正,瘋狂毆打他,張德軟肋被踢傷,睪丸被踢腫。

七十多歲的蘭姓大法學員,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左右被非法關押在原瀋陽市第三監獄老殘隊,惡警指使外號叫大啞巴的犯人,對蘭用冷水澆頭,蘭當時倒地,後致拉肚子,該監區惡警怕被曝光,把蘭送第三監獄內醫院,蘭後被迫害致死。惡警對外謊稱用了一萬多元進行搶救。

原第三監獄老殘隊犯人王乾剛,現在瀋陽監獄十二監區做雜役,曾參加過迫害蘭的罪惡行徑。

監獄惡警罪行

獄長牟家立,男,四十八歲,此人原是第三監獄的監獄長,合併後繼續擔任一監獄獄長,據說擁有碩士學歷,有人說他是搞經濟的高手,能力非凡。在零三年監獄合併之前,牟家立提前申請企業破產,把所有價值千萬的設備變賣一空,如此一來,所有的債務、虧損全部由國家承擔,而他本人一下子就從中撈取了幾百萬的好處。現在第三監獄二十多個監區,能夠完成所謂經濟指標的不超過三分之一,而且還經常通宵加班,同時還採用暴力使被奴役者產生恐懼,才能完成每人每月五百元的經濟指標。而另外那些就更不行了,花幾百萬元建成的所謂現代化廠房,上千平米的大車間,要麼閒置不用,要麼一兩百人在那裏做手工藝,把大車間變成了小作坊。牟家立也曾搞過大一點的項目,這些項目沒超過一年,全部夭折,牟家立平時一副道貌岸然的面孔,外表下包藏著的卻是一顆貪婪的心。每年年底基層幹部競聘的時候,他都會大發其財,各種官職待價而沽,價高者得。

副獄長陳光,原是一監獄一監區長,此人性情殘暴,零二年七月,在外役現場兇狠毆打一服刑犯人,打到服刑犯人躺倒在地仍不肯罷手,引起圍觀群眾憤怒,繼而義打陳光,陳光倉皇而逃。此後很久不敢到外役現場,群眾之憤怒亦很久不去,還在打聽此惡人之去向,欲再懲暴惡之徒。零六年下半年,陳光因庇護牢頭獄霸被人舉報至省監獄管理局,被查屬實後反被升任至副監獄長之職,上任後,殘暴對待服刑人員,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更是肆無忌憚的迫害。

第三監獄刑罰處處長曲光,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十月份,他指使對所有被關押在小號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並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暴力灌鹽水、豆粉,曾導致大法學員死亡。因當時惡警嚴密封鎖消息,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姓名、住址不詳。二零零二年七月,惡警曲光和惡警「大象」指使犯人王維海、伍維君用硬塑料和水管抽法輪功學員。

公開的陷害

惡犯劉鐵鋒曾對他施以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說:「你們法輪功講善,善有甚麼用?共產黨說你不好你就得不好。你們才有幾張嘴?共產黨的電視、報紙、廣播,鋪天蓋地的,老百姓就信,假的也說成是真的了。二零零零年,三監一個犯人從五樓跳樓死了,政府說他煉法輪功走火入魔、煉法輪功精神失常了,犯人都得給政府出證。其實他根本就不是煉法輪功的,是因為獎分給的少,心裏不平衡。他家裏人知道是咋回事?他得恨法輪功!」

在這裏,一切都被扭曲著,最為慘痛的是人們的心靈,他們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把好人變成壞人,把壞人變成惡魔,這是他們最為歹毒的,而驅使他們所為的動力那就是利益,惡警可以因迫害法輪功而得到獎金,犯人可以為此減刑。共產惡黨利用著人性中為私的一面把他們推向了地獄之門。

這裏所了解到的不過是瀋陽監獄城這座冰山之一角,在當今被中共惡黨統治下的中國監獄裏,還遠不止於此,被這個邪黨統治著的中國的人們,幾乎每一位都是在一個大的邪惡的社會的監獄裏,財產沒有保障,生活沒有保障、生命也沒有保障。那些所謂為人民辦事說話的各個政府職能部門不止是形同虛設,並且是作惡者的得力幫兇,人們沒有說話的權利,抗議會被說成是鬧事,上訪會被投入監獄。清醒吧,國人,做真正的中華子孫,而不是中共惡黨的囚徒與奴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