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車禍師父慈悲呵護 救眾生弟子證實大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六日】我談一談在零七年夏天發生的一場車禍中,是怎麼樣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們的正念加持下,否定舊勢力的迫害走過來的過程。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晚十一點左右,我在回家的路上,一個高中學生騎著摩托車橫穿馬路,我撞的當時不省人事。我被送到醫院,醒來後才知道在醫院裏,嘴唇從裏到外縫了二十二針,門牙掉了三個,臉腫的像個盆,小肚子被車把上的紮棍紮漏、腸子紮了個孔,做了手術,引流管就下了三根,包括胃管、導尿管,還有道口縫合處下的一根排血水、雜物的管。

同修們知道後,每天不間斷的來到醫院,有的在我床前與我共同學法、切磋、溝通思想,找出不足,從法理上提高認識;有的同修在家裏發正念,有的在醫院發正念;還有的同修給我送來MP3;有的同修本來去農村辦事、事剛辦完,就急忙從幾十里外的地方趕了回來。這樣,在大家的幫助下,我每天不斷的學法、保持正念。

肇事者的家屬都說:「大姐,你們的人真好,來的人沒有一個提到錢的,都說好了趕快出院,這裏不是我們呆的地方。」我說:「大法弟子都會按著師父的要求去做好,遇事先考慮別人,要達到先他後我,無私無我。」她當時激動的雙手合十說:「謝謝李大師!謝謝大法!謝謝神!」

在同修們每天的正念加持下,我的正念也越來越強,這個傷也越來越好,凡是到過這個病房住過的患者和看望病人的也都明白了真相,同修們也都給他們做了三退,有的同修還送給肇事者一本《轉法輪》。聽肇事的孩子說,他母親正在看這本書。

當時我的臉腫的很大,都變形了,我兒媳到醫院時都沒認出來我。當時我丈夫(也是同修)正念也很強,接到電話後就想:「沒事,師父看護著」,並給師父上了香、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還在醫院裏對我妹子和肇事者的家屬說:「加持你大姐的正念。」我妹子想:既然我大姐信法輪功,我就給她念「法輪大法好」。後來她說,念著念著就看著我的腫臉一圈一圈的往下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第二天早晨,肇事者家屬也說:我躺著睡不著覺,也不知不覺的念起了「法輪大法好」。通過這件事,我妹妹更進一步的了解了真相。

幾天後,我們兩家去交通局處理這件事,按照規定,兩家要有一個書面協議書,肇事者向警察講述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警察也受到了感動,說:辦案這些年,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還是煉法輪功的好,這個協議書你們自己寫吧。並告訴肇事的孩子:要不是她煉法輪功,你就麻煩了,因為你要負全部責任的。

我辦理出院手續時,主治大夫也說:這老太太好的這麼快,在我預料之外,腸子手術怎麼可能這幾天就出院了呢?當時就有一個患者說:「人家是煉大法的。」

我共住了十天院,醫藥費花了一萬兩千多元,肇事者只拿了三千九百元,出院後我準備把他們掏的錢給他們返回去,他說:「大姐,別提錢了,這錢我不能要。」由於肇事者的車是借的,借他車的人三番五次到他家讓他給買新車,他來到我家跟我講了這件事,我當時就把錢給了他,他說:謝謝大姐。我說:別謝我,我要不學法輪大法,我也不會這樣做的,要謝你就謝我師父吧。他說:謝謝李大師,也謝謝大姐吧,我們遇到好人了。

仔細想想,整個過程都是師父在看護著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這件事是舊勢力對我的迫害,如果不能按照法的要求、按照煉功人的標準去做,就可能會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會影響常人對大法的印象,也就等於害了這個常人。但按照法的要求之後,常人體會到了大法的慈悲,這樣就把壞事變成了好事,起到了救度眾生的作用。

事後我反省,事情發生之前那段時間,由於兒媳生孩子,我白天在市場做買賣,晚上到兒子那兒,成天在人的圈子裏忙,已經脫離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狀態了。有一天給師父上香,九炷香燃燒到一半時全滅了。同修提醒我說「九」在佛家為最大,可能要出大事。還有同修提醒我說:你的空間場不純淨,要多發正念、清除不好的因素。可我沒有重視。師父說過,大法弟子都在以一當十、以一當百的救度眾生。我卻做的很差,與同修們的差距拉的很遠,沒做好,被邪惡鑽了空子,遭到了這樣的迫害。

今後我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上走好每一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