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太原新店女子勞教所的罪惡「轉化手段」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五日】山西省太原新店女子勞教所97年從山西省虞鄉縣遷至太原新店,99年7.20開始充當中共在山西省瘋狂迫害法輪功的邪惡黑窩。迫害8年來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近千人次。這個勞教所「積累」了種種酷刑、偽善欺騙、長期殘忍折磨法輪功學員的邪惡「轉化」手段。

勞教所三大隊就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專管大隊;勞教所的護衛隊就是中共豢養的打手、惡棍;勞教所一大隊(半開放式管理)、二大隊(封閉式管理)專門配合三大隊關押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同時「培養」那些願意為中共效力的吸毒犯等為三大隊輸送打手;勞教所的管理科、教育科制訂各種迫害「制度」「活動」;勞教所的生產車間是奴役勞教犯屈從中共充當打手、榨取勞教人員血汗、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機器;勞教所的所長、政委、副所長為中共搖旗吶喊、在邪惡黑窩內指揮、操縱惡警們殘酷迫害法輪功,帶領惡警犯罪。

勞教所三大隊2001至2003年迫害高峰時分四個中隊,每個中隊關押約80位法輪功,一大隊、二大隊分別關押約20位法輪功學員。後由於法輪功學員決不承認這種邪惡迫害,中共抓不住那麼多法輪功學員,現在的三大隊關押約50位法輪功學員,一大隊、二大隊分別關押約數位法輪功學員。幾年來三大隊大隊長李立中、孟顥、劉忠梅,指導員劉忠梅、雷紅珍、石堅,她們的罪惡已多次被曝光。

一、勞教所的邪惡「轉化手段」

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到勞教所,如果人數少,直接關入三大隊,由當班惡警審訊、一群邪悟之徒偽善欺騙、威逼利誘,逼法輪功學員穿所服、戴胸卡,逼你承認「犯法、有罪」。法輪功學員不配合邪惡,惡警、邪悟之徒兇像畢露,大罵大法及師父,叫來吸毒犯看管,不讓睡覺,不讓喝水,罰站,不讓上廁所,絕食的法輪功學員被灌食,惡徒大打出手。如果人數多,有些就被分別關到一大隊、二大隊迫害,三大隊惡徒騰出空來再把她們弄到三大隊做邪惡的「轉化」迫害。

中共邪黨在勞教所黑窩的所謂「轉化」:就是用酷刑、長期24小時連軸轉不讓睡覺、偽善欺騙,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真、善、忍」信仰,不准煉法輪功,寫出「認罪認錯書」、「悔過書」、「保證書」、「揭批書」,當眾念「揭批書」,罵師父、罵大法。學會了罵人、打人才是徹底轉化。把一個真正的好人變成了壞人就達到了中共邪黨的轉化目的。

三大隊的「閱覽室」有司法部出的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書、光盤,惡警專用迫害手段的書,「分類教材」、錄音帶、歌頌邪黨魔頭邪教的書、「佛教」的書等,逼法輪功學員看,中共這個人類最大的邪教誣蔑、攻擊法輪大法及其創始人,用最卑鄙的手段構陷法輪功。

在不讓睡覺、不讓喝水、不讓上廁所、不讓去吃飯、不讓洗漱、罰站的同時,逼法輪功學員「轉化」寫「四書」,背叛師父和大法。對堅定的、決不配合邪惡的法輪功學員關單間,用邪悟之徒及吸毒犯、「邪教」犯動手打,用馬札亂砸、性侮辱、每天給一個涼饅頭,不許法輪功學員之間說話、見面,完全隔離,抗拒者用戒具電警棍、手銬,關勞教所護衛隊的禁閉室,扒光衣服侮辱,延教、加期等。

對於實在承受不住折磨、違心的寫了「四書」的妥協的法輪功學員,開始了漫長的邪惡洗腦過程,每天在「教室」逼迫看邪惡的誣蔑、攻擊大法的光盤,學「分類教材」,一個一個的站起來「發言」,寫「認識」,被逼迫罵師父罵大法。法輪功學員被折磨的生不如死,無顏面對給予自己全新生命的師尊與大法,因為她們最清楚自己在做著一個生命最無恥的事,放不下的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但是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她們在魔窟中盡力做好,少給大法抹黑。

而那些出賣良心的猶大,完全背叛了大法,被邪黨惡警利誘,反過來變本加厲殘酷折磨、打罵、迫害昔日同修。

惡警劉忠梅經常把太原市邪惡之徒曹雅琴叫到勞教所三大隊,為其迫害法輪功學員出謀劃策,加重迫害。曹雅琴、鄧鈺等為勞教所每年買去很多邪黨的書、「佛教」禪宗的書、和打著「佛教」禪宗旗號為中共賣命的一個台灣人炮製的光盤,迷惑、欺騙法輪功學員,以達到「轉化」洗腦的罪惡目地。

惡警經常以「安檢」為名,翻查法輪功學員的個人物品,查抄經文,發現經文就被延教,甚至連惡警們利用的邪悟之徒也翻。嚴管組、教室安裝了勞教所護衛隊的監控,惡警利用吸毒犯、被惡黨抓進去的某些宗教犯監視這些法輪功學員,偷偷翻學員的個人物品,向惡警彙報。定時、分組上廁所,被強迫奴役出工的,也要分組被看管,惡警懼怕法輪功學員說話。

一大隊、二大隊專門配合三大隊關押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配勞教犯、吸毒犯24小時包夾、折磨法輪功學員,同樣罪惡累累。

中共邪黨懼怕《九評》,邪黨給惡警們看的《九評》、大法經文都是被篡改過的。利用他們、欺騙她們,煽動他們對法輪功的仇恨,扭曲他們的心靈,為其賣命,最後成為其殉葬品。

二、惡警流氓行徑

2007年惡警劉忠梅把法輪功學員劉濤江關入樓上的會議室,脫光劉濤江的衣服,用斷了頭的墩布棍亂捅她的陰部,淫惡的問「舒不舒服」。這一幕深深的刻畫出她的流氓、淫蕩、醜惡嘴臉。這就是代表中共的惡黨勞教所三大隊大隊長春風化雨般的「轉化」的真實寫照。

2007年6月惡警劉忠梅把法輪功學員劉濤江關入護衛隊禁閉室,不讓穿衣服,光著下身,雙手銬在高處的鐵柵欄上,禁閉室的門正對著樓梯口,當天是一大隊的親情接見活動,來接見的家屬男女老幼路過禁閉室時,惡警商秀娟高喊「快過來看」,家屬和一大隊的勞教人員氣憤的罵這些惡警都是大流氓、無恥,比勞教犯更壞。流氓嘴臉正是流氓中共的形像表現。

三、法輪功學員的正念

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殘酷折磨,但她們決不配合邪惡,不聽邪惡洗腦,不被奴役出工,揭露迫害。惡警經常遭惡報,每種迫害常以失敗告終。邪黨最無奈的是,惡毒的手段管不住法輪功學員的正念。

無論是一大隊、二大隊,還是三大隊,只要有法輪功學員在,即使被看管,法輪功學員的慈悲在救度著那些有著各種惡習的人,她們中很多都同情法輪功,暗中幫助法輪功,痛恨邪惡中共,很多得到了善報。

三大隊的各種奴役出工(做打火機、做服裝、做汾酒盒子等)在法輪功學員正念威力下陸續解體、遭報。2007年春節前三大隊車間著火。各隊勞教人員拍手稱快。各隊生產所用的劇毒化學品毒害著所有的人員及隊長,誰都不願意去車間,帶工的惡警及各隊隊長戴著口罩,躲得遠遠的,只要隊長們一懷孕,就請假不上班了,怕毒死腹中胎兒。許多隊長盼著與勞教所合作的廠家儘快倒閉,她們好免遭毒害。

對於警察來說勞教所的門只能進不能出,調不出去;進入三大隊更是永無出頭之日,自己做惡,家人遭殃。警察們在中共的綁架下,走入深淵。

四、報應

勞教所各隊的隊長多數都在三大隊幹過,在法輪功學員不斷講真相後,有些明智的隊長想辦法離開了邪惡的三大隊。現在還在三大隊幹的惡警都是邪惡中共選中的最惡的、完全沒有了人性的,而惡警孟顥(上任三大隊大隊長)是在法輪功學員不斷向其家人、鄰居揭露、曝光其罪惡的壓力下、在中共認為沒有利用價值的情況下離開三大隊的。

三大隊的惡警所幹的一切已經報應到她們自己身上:

1、三大隊大隊長劉忠梅和其他幾個惡警不和,她們都不聽她的,經常在惡警辦公室吵架、摔東西,劉忠梅的男人離開了她,自己帶著三個孩子,每天髒兮兮的,惡毒迫害完法輪功學員回家後,不知被誰打得鼻青臉腫、頭破血流、嘴也歪了,就是這樣還口口聲聲不怕報應;

2、指導員雷紅珍的男人住醫院每年花幾十萬元;

3、副指導員石堅與丈夫(護衛隊打手)喬玉亮鬧離婚,喬不管家,在外鬼混;

4、閆曉麗教「心理學」罵大法而心理陰暗,找不到對像;

5、孔建英、程東慧嫁給了山西省太原新店男子勞教所迫害法輪功的惡警,共同犯罪;

6、商秀娟精神有些問題,休息了很長時間不能上班;能上班就耍流氓;

7、梁俊霞、趙文聯整天病病歪歪的…

她們都不想上班。上班要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她們妒嫉法輪功學員的無私無我的高尚品格、道德修養、智慧、年輕正氣的容貌,而她們自私、狹隘、殘忍、無知、衰老;她們知道法輪功學員沒有病,而她們不是自己病就是家人病。她們甚麼真相都聽過,可就是不相信報應,就是要作惡。

在此奉勸山西省太原新店女子勞教所的還有一點人性良知的警察們認清中共,不要再被中共惡黨利誘,與中共決裂,加入到解體中共的大潮中來,退黨退團退隊。奉勸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們,立即停止迫害,放下屠刀,將功贖罪,不要再貽害自己及家人,找回人性良知,善待大法,免入地獄的無生之門,為自己及家人選擇未來。

惡人榜:所長:陳廷剛(男)
政委:路平
副所長:王敏(專管迫害法輪功)
副所長:梁建新(專管奴役生產)(男)

管理科科長:尚雪芝
教育科科長:亢文君
管理科生活衛生科科長:孟顥
管理科護衛科科長:范俊峰(男)
護衛隊隊長:薛文強(男)
護衛隊打手:喬玉亮(男)

一大隊大隊長:王俊茹
一大隊指導員:安俊美

二大隊大隊長:陳慧茹
二大隊指導員:陳春香

三大隊大隊長:劉忠梅
三大隊指導員:雷紅珍
三大隊副指導員:石堅
三大隊惡警名單:王達麗、梁俊霞、商秀娟、閆曉麗、孔建英、程東慧、趙文聯(07年6月離開三大隊調到機關)

邪悟之徒名單: 曹雅琴、鄧鈺、任小佳、吳藏鳳(已遭報死亡)、王小英(劉忠
梅最得力的迫害助手)、史平孩(出賣同修被判刑7年造成妻離子散)、張瑞玲、周俊芳、秦增棉、王素珍、彭錦繡、孫秀琴 等

註﹕未註明性別者均為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