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觀眾反饋看中共干擾之荒唐(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五日】

5. 神韻展現的慈悲能感動得觀眾落淚

「今晚來對了,演出水準比我想像的好的多。看著感動得落淚。(前全球知名人力資源管理福利顧問公司美世(Mercer)的老闆之一David Richards)」

「太好了,非常美。不論來自何方,所有的文明都在尋找相同的東西,我們都在尋找真理,我希望我們都能找到。(在WalMart眼鏡驗光中心工作的凱瑟琳在接受採訪時忍不住落下了眼淚)」

「我從未看過如此純正、充滿正氣和美好的晚會。當我看到《覺醒》,我止不住流淚了,這是我看到最美的一幕。(來自紐約的Ashony Molocho)」

「晚會的每個節目都讓我很感動,那種內心的平靜和祥和使我受到很大的觸動,禁不住流淚。(達拉斯當地的一位小學校長Belia Thompson)」

「我一直在流淚,因為我被晚會的美打動了!(來自羅馬尼亞的Schulman夫人)」

「為甚麼我們在這裏?為甚麼人生有痛苦?為甚麼人們會受苦?這些歌詞讓我想到自己,我作為一個藝術家和一個人的掙扎。(女高音歌唱演員舒爾茲Elvina Schwartz)」

「內心很震撼,我哭了,但是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哭,就是內心很感動。(來自芝加哥的印度女士Sakshi Dhamija)」

「晚會中有非常強烈的純善的內涵,當時在看完後禁不住落淚,感覺上好像自己也在表演中,沒有距離。(達拉斯當地居民Rosy Foo)」

……

五千年的歷史大戲,就是神擺在人間的舞台。神韻晚會要做的,就是把這台戲再現出來,那就是真正的中國文化,真正的神傳文化。很多觀眾都感受到了神韻演出中包含的巨大的善和慈悲,以及純真祥和的能量。這種慈悲,真的就能感動得觀眾落淚。

這是中國文化的魅力,中國文化的神韻。身為中國人,難道不為我們的祖先在神的指引下創造了如此絢麗多彩的文化而自豪嗎?

6. 神韻展現道德勇氣,揭示現代中國的人權迫害

「整場晚會非常精彩,美麗而又賦予思想。舞蹈《覺醒》那是最打動我的故事,好人被迫害時,人們都開始起來反對那幾個黑暗的迫害者,非常有力量。最有意義的是當人們開始起來反對那幾個壞人,更多的人們受到鼓舞而從黑暗的陰影裏走了出來,我非常高興能夠給我的女兒解釋這一切,這個情景帶給我希望。(來自德州首府奧斯汀的觀眾TERI GOINS)」

「這台晚會很有氣勢,很有正氣,作為中國人,感到無比驕傲和自豪。《覺醒》那個舞蹈最令我震撼。在這個舞蹈面前,當看到法輪功學員那種堅強不屈的精神,我也感到一種羞愧,但這對於我也是一種動力。我們要儘早制止中共這種邪惡勢力的暴行,否則更多中國同胞將要慘遭迫害。(中國民運人士、八九學運領袖劉剛)」

「我認為這場迫害不應該發生,這既違背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也違反人性。(費城拉美裔社區報紙《IMPACTO》的出版商Napoleon Garcia)」

「我非常喜歡《覺醒》這個節目,能夠站出來維持正義與良知,這是正義戰勝了邪惡。在人間,永遠是正義必勝。(德州達拉斯地區Garland市市長Ronald Jones)」

「我曾在香港和韓國參加過音樂表演,對中國的京劇也有所了解。我認為今晚的演出是一場正宗的中國藝術表演。節目都安排的非常好。我很想知道更多有關法輪功遭受迫害的信息。(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藝術學院任教的國際知名音樂家Jamal Mohamed)」

「晚會節目《覺醒》表達的信息很清晰:一些人只是在過日常的生活,例如在公園裏煉功,卻遭到迫害,但人們最終都能站出來維護正義和良知,表現了邪不壓正的主題。(來自紐約來音合唱團的指揮、女歌唱家王惠津)」

「我喜歡與法輪功有關的節目,因為它表達的是真、善、忍的精神。(Burger King連鎖店前經理Ed Ohara)」

「最令我感動的是表現那三位修煉法輪大法的女子遭受迫害的舞蹈「升起的蓮」,我甚至感受到她們所遭受的痛苦,演出觸動人心,讓我忍不住落淚。(在Northeastern State University任教的心理學教授Yung- Fei Kao)」

「我被那兩個關於法輪功的節目深深的感動,我將永遠記住這兩個節目。我需要時間好好的思考。這兩個節目深深的觸動了我。(舞蹈演員Debonah Dimond)」

……

中共干擾神韻演出的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節目裏面有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內容。中共認為這是在「搞政治」。

其實,讓時光倒回八百年,來到岳飛的時代,如果在那個時候有表現岳飛的節目,是不是也會被某些人貼上「搞政治」的標籤呢?歷史大戲,本身就是由正與邪的較量寫成的,也正是在這種較量中,充實、演繹出了中國的文化。或者換個角度看,再過幾百年,未來的人們在述說起當年法輪功修煉者是如何歷經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共產黨製造的磨難,如何在艱苦的環境下講真相,揭露中共,如何和平理性的反迫害爭自由,如何展現修煉者的大善大忍的慈悲胸懷……對幾百年後人的來說,那一定也是感天動地的故事,還會有誰說那是「搞政治」呢?

「搞政治」不過是中共用來打人的棍子。如果這樣的「搞政治」能揭露中共,能解體中共,能停止迫害,不妨就讓更多的人去「搞這樣的政治」好了。

道德不是喊在口上,而是要敢於拿出勇氣的。如果人們只是願意對歷史故事評頭論足,而對於現實的不公和迫害採取迴避和說「風涼話」的態度,那不是真正的道德,至少,是沒有勇氣的道德,那種道德是不完整的。

結語

加州橙縣縣政委員會主席克里斯•諾比(Chris Norby)在收到中共的騷擾信後,他憤怒地寫了一封回信告訴他們他被該信侮辱了並提醒他們「自由社會寬容批評」而不是壓制它們。諾比說「(中共)他們正在指揮民選官員,告訴他們該幹甚麼,不該幹甚麼。」。後來諾比又在《洛杉磯時報》公開反擊中領館的施壓。諾比說,這等同於一個外國政府企圖對美國的民選官員發號施令,要我們支持「或不支持」、認同「或不認同」哪個團體。他回敬中領館說,「你的信是在正式要求橙縣縣政委員會配合中共打壓法輪功……這是對我的侮辱,我必定不會接受。」

除了騷擾官員,中共駐外機構還利用其控制的社團,在留學生和華僑中散布謊言,阻撓人們去觀看神韻晚會。

美國官員對中共騷擾的反應,東西方觀眾對神韻演出的熱烈反饋,就是對中共自不量力的愚蠢舉動的最好回答。

(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5/170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