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兩年感師恩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我是二零零五年五月五日得法的大法弟子。一次我去同事家,同事正好在放師父的講法錄像,師父那慈悲的面容和法理深深的打動了我。於是我每天幹完家務活,其餘的時間全部用來看師父的講法和後期的所有經文,越看越覺得好恨自己得法太晚了,從此我走上修煉的路,成了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得法前,我和丈夫經常打鬧,三天一大場,兩天一小場;我的身體有多種疾病,胃病、乳腺增生、腰椎盤突出、兩小腿痛、浮腫,婦科病,對生活失去了信心,處在極度的絕望之中。

得法後師父一次次給我淨化身體,在一次身體出現消業的症狀時,持續了一個多月的時間,當時因為得法時間短心裏老是七上八下的正念不足,突然想起了師父在講法中說:「煉功人根本不會得病。」這時才知道是在消業,自己應該承受的一部份,把這顆心放下之後,在似睡非睡時看見師父在我胸部拿出一個小袋紅不紅,黃不黃的東西,還聽到師父告訴我,「你這個病得從根上給你清理」,後來在過病業關時加強正念,不到一年的時間所有的病都減輕了,一年半以後所有病全部消失,真是無病一身輕啊,從此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感謝偉大的師尊對我的慈悲苦度。

我修煉兩年當中,來自家庭中的干擾很大。親人們由於聽信了邪黨的造謠都反對我,鄰居親朋好友都不理解,因為他們不了解真相。尤其是我的丈夫,時刻看著我,逼我放棄修煉,發現我看大法書時,就把書搶走,還說一些對師父不敬的話,對我拳打腳踢,有時他幾天不回家。即使這樣我始終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對待他,給他講大法真相,每講一次都遭到他的打罵。有一次我在街上和同修說話被他發現,到家先動手打我,然後又提出離婚,態度非常堅決,說如果我要放棄法輪功他就好好過日子。當時我沒有被他提出的條件所動,最後他發現打罵都不行,就來軟的求我放棄煉功,還要給我跪下,這時我給他講:我是以「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決不能放棄。半個月後,他把工資存摺拿走,一直沒有回家,聽說在外面還有女人。在這種情況下,我也沒有被他的行為所動,我照樣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三件事。

在丈夫離家出走這段時間,我對他產生過恨,同時也勾起了過去的那段情,學法煉功靜不下來,有時不想吃飯,精神上好像有一種失落感覺。這時我發現這不是修煉人的狀態,早上煉靜功時,師父點化我:身在紅塵中,心在紅塵外,困難是暫時的,一切都會過去的。是師父不斷的點悟,使我從此把這些執著心放下,人世間的假相帶動不了我這顆心,堅定的走師父安排的路。遺憾的是沒圓容好家庭,沒能讓這個生命得救。

講真相中遇到的人和事都是有原因的,是去執著心的過程,有時把握不住就會動心。有一次我上班的時候見到一個人,這個人的年齡和丈夫差不多,為了給他講真相和他搭上了話,從此以後就認識了,給他講了大法的美好,天安門自焚是假的,給他講了三退保平安,他明白了真相以後退了邪黨的「團、隊」組織,這個生命得救了。可是他的一舉一動在我腦海裏翻來翻去的,正在這時他還發來了短信息,當時就想到了這是我的執著心造成的,又想起了《洪吟》中的〈無存〉。通過學法煉功,我終於把色慾和外來的情的執著心放下了。

還有一件事情,在我單位和我經常在一起的有六個人,通過大法弟子的講真相,有五個人已經退出了邪黨的組織,知道了大法的美好,上班時用休息時間我經常給他們讀《轉法輪》和《明慧週刊》,他們都願意聽。可是沒退邪黨組織的這個人來了,一聽是法輪功掉頭就走,有好幾次這種情況。他們幾個人問我是怎麼回事,我說你們幾個人都退了,對大法有正念,所以聽到了佛法。這件事情過後我向內找,是分別心,怕心和私心在起作用,沒能讓他明白真相,是慈悲心不夠造成的。

在這兩年半的修煉中,雖然經過這麼多磨難,但是從沒有感覺到苦,因為我有師父,有大法,這條路一定我會堅定的走下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