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特長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我九五年臘月得法。回想一下自己修煉的這十多年來,風風雨雨中摔摔打打、跌跌撞撞。一直認為自己修的不好,沒甚麼要寫的,可是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對我的啟發很大,我想把我這幾年利用我的特長講真相的體會寫出來,從中也暴露出我的各種執著心。

我現在是婚慶公司的主持人,也是一名歌手,經常主持婚禮、壽慶,還有各種演出活動,我把這個環境當作講真相的好場所,並利用我的特長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並唱大法歌曲。

有一次藝術界的朋友聚會,在餐桌上,我們輪流表演節目,有唱歌的,有唱戲的,有表演小品的,有即興念詩的,輪到我了,我說給你們唱一首天上的歌曲,他們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其中有人阻擋我不叫我唱,我沒有受他的干擾,把大法弟子美妙的歌聲帶給他們:「粉妝玉琢女兒身,笑也純來哭也真,莫忘今世法緣重,家在仙宮不在塵」。我的歌聲贏得了滿堂賀彩。不叫我唱的那位熱烈鼓掌,並說:「太好了!好!好!」

我去農村主持婚禮,一般典禮完事,人們都很高興,都主動與我打招呼,這時我就見一個說一個,一對一的講,他們都很接受,還說謝謝我。

去年冬天,我去農村主持一場婚禮,雖然退了好多人,但是一直沒有找到時機跟新郎、新娘講,為了趕車,我遺憾的走了,現在想起來還很遺憾。想起師父的話:「抓緊救度快講」(《洪吟》)。時機是多麼緊迫了,稍縱即逝就會失去機緣。

還有一次和朋友吃飯,我想讓這次聚會有意義,到了那裏一桌人全是信佛的,給他們講真相,她們說它那一套。我發正念清除這個空間場的邪惡因素,這時有人提出讓我唱歌,我說好,我就唱一首你們愛聽但沒有聽過的歌《夢醒》:「輪迴轉世幾千年,進進出出為哪般?功名利祿不長久,世道興衰全在天……,」我發現她們不僅愛的這美妙的音符,也在意這首歌詞,我的歌聲使整個飯店都能聽到,我看到服務員在門外聽,隔壁喧囂的鬧酒聲也戛然而止,還有一個房間裏傳出聲音:「再來一個!」挨我坐的那位信佛的女士拿出手機錄下我的歌聲並要跟我學,她說還有這麼好聽的歌?我說這是天上的音樂當然好聽,她們都向我要這樣的歌曲,我不失時機的說:「好,我明天就送給你們每人一盤。」我發現唱完這首歌她們的心都震撼了,我對他們說:我們素不相識,今天有緣在這裏相識,而且我們還感到特別親切,是因為我們當初都是手拉手從天上下來的,我們還曾經互相囑託過,來到人世間迷失了請我們互相提醒,今天我們能在一起相聚都不是偶然的,我非常幸運,我得了大法了,而你們信了佛教,佛教也是教人向善,可是釋迦牟尼曾說過,他的法在末法時期度不了人了,現在不就是末法時期嗎?師父的洪大慈悲在加持著我,我也順著她們的執著給他們講佛教傳說的末法時期萬魔出世,人心變異,你爭我奪爾虞我詐,人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擇手段,打開她們的心結。人沒有心法的約束,是甚麼都能作的出來,你看現在人類社會哪裏還有淨土?只有大法弟子真修向善。我又給她們背《洪吟》〈做人〉。挨我坐的那位緊緊拉著我的手,眼裏含著淚說:「大姐,我從來沒有聽人這樣跟我說這些,你今天的每一句話都使我心顫抖,我想哭。」我知道我說的話已觸動了這個生命的本源。吃完飯,我們握手道別,並全部三退。

去年臘月,我正在家學法,突然接到一個距離我市二百多里的農村生日慶典主持,電話那邊說:我見過你主持的婚禮,我父親六十六大壽,你能來嗎?我張口問多少錢?他說一百元報銷路費,我說你找別人吧,我在市裏也有活還不是這個價,隨後就把電話放了,我繼續學法,正好學到《轉法輪》「哪個來看病的人要給錢少了都不行,讓你腦袋疼,反正你得多給錢。名利雙收,財也發了,名也出來了,這氣功師也當上了。」我馬上意識到不對了,人家主動找你了你不去,這不是把錢看重了嗎?雖然這樣想可是還是心裏不平衡,心想去農村又冷又遭罪,掙的還少,來回要兩天功夫。我又把電話打過去,問那頭:你找到主持人了嗎?他說我們就想讓你來,你能來嗎?聲音非常懇切,我當時也感動了,但還是跟他們討價還價,最後一百五十元自掏路費定了。

正月初五下午,我坐上公汽上路了。一路上顛簸了三個小時,他們家人都在村子裏迎接我,當我來到他們家時,我的心一下涼了,這家沒有院牆,房子破舊不甚,還是草房,進門鍋台,地全是土的,房頂也沒白灰,屋裏很暗,老父親是典型的農民,破舊的炕席,鋪著一床氈子,上面坐著一個面黃肌瘦的老太太,他悄悄告訴我,他媽是晚期癌症,借他爸六十六歲生日,讓他好和全家人團聚一次,留下永遠的回憶,我聽到後心情很不平靜。明天是老爸的生日,準備祝壽詞,他家沒有書桌,他就蹲在地上趴在土炕沿上寫,看到他那認真的樣子,我被他那份孝心所感動。

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妻子對我說:「婆婆有病幾年了,花了近萬元了,要不早把房子蓋上了。他們夫妻倆非常孝順,為了給媽媽治病,倆口子在外地打工,掙錢很不容易。我躺在凸凹不平的土炕上心裏真不是滋味,心想這錢說甚麼也不能要,第二天慶典結束我對老太太說:「大姨,我教你一句話,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對你身體有好處」,她誠心接受了,並要我給她寫下來,怕以後忘了,我給她寫在紙上,又送給她護身符,她細心的看了半天,然後裝在兜裏,眼裏充滿感激。

我想農村人樸實無華太應該讓他們明白真相了,緊接著向他們全家人講真相,人家全部三退。臨別時,他拿出一百六十元遞給我:「大姐,你太好了,這十元錢你路上買點水喝吧,你太辛苦了。」我說甚麼都不要,我說這工錢我不要了,你真孝敬父母,你們全家人真是好人,請你們一家記住「法輪大法好!」他說:我記住了。他堅持給我錢最後我還是收了一百五十元。他現在還跟我保持聯繫,經常打電話。

去年十月份,我去A市主持同修的婚禮,在這個場,我明顯的感覺師父的加持,那慈悲祥和的場感染著每一位觀眾,在酒店的宴會大廳裏我們放著大法音樂《普度》慈悲祥和。在典禮中,二位新人雙手合十拜天地感謝主佛洪大的慈悲。在這盛大的婚禮中,我們大大方方的唱《思故國》,《婆羅花開》、《法正乾坤》,歌聲宏亮,傳向整個酒店,服務員給我們鼓掌,在這祥和的氣氛中,同修們行動起來,向身邊的每一位常人講真相………

在主持又一對同修的婚禮上,當我介紹二位新人:他們帶著史前的誓約來到這塵世凡間,在這大千世界裏,在這茫茫的人海中,彼此找到了對方,從此他們將攜手相依,比翼雙飛……我看到現場的人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我們大法弟子通過這樣的形式洪揚中國古老的傳統文化,我覺的大法弟子在各個方面真的是在歸正人類的一切。

隨著這樣的場合,不斷的有掌聲和讚揚聲,時間一長,自己就起了執著心,名利、顯示心和利益心都來了。當聽到別人的讚揚時,心裏真是美滋滋的,「別人叫你一聲氣功師,你高興的沾沾自喜,美壞了。這不是執著心嗎?」(《轉法輪》)同時,我的利益之心也起來了,每年的五月、十月、臘月、正月是結婚的高峰,我的主持任務很忙,有時一天會接很多場。

十一月份的某天,我接到一場農村主持一百元,我當時猶豫的答應了,沒想到第二天跟我約定這天的主持非常多,幾乎每天都有定這個日子的,我沒有辦法退了,心裏很懊喪,當時就不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在哪主持都一樣,主持不是目地,利用我的工作來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才對,可我當時就是不理智,竟提出跟人家砍價:這天是個好日子,結婚的多,這個價實在沒人去農村,我的心裏很不平靜,非常不情願。更讓人上火的是在這場婚禮的頭一天,還有人找我說:把明天的婚禮推掉,或找別人幹,你來主持大場合的,錢要比那多一倍,我聽了無可奈何的心情,當時我的心完全被利益之心佔有了,根本沒有想去救度眾生,就想到自己太虧了。

第二天早晨四點鐘打坐一小時,就收拾東西出發了,我坐上出租車去客運站,走到半路時,突然發現手機沒帶,我忙叫司機回去取,在回家的路上,堵了兩次火車,司機說:「大姐,你要坐的那趟車肯定不趕趟了。」我沒好氣的說:「不趕趟拉倒,正不願去呢。」他說:「那怎麼行?你答應人家的事怎能不去?」我回家進屋把手機帶上,司機著急的說:「我給你攔個轎子吧,我這機動車太慢了。」我說不用,你啥時到,我啥時走,這趟車不趕趟坐下趟。我用不負責任的心態說這話,走到道口時,又趕上過火車,司機說:「哎呀,今天這麼不順利,大姐你出門要小心啊。」他說者無意我聽後心裏猛然一驚:是啊,怎麼這麼不順利,這麼大干擾?我忙靜下心來找自己,利益之心一下子看到了,由於我的利益心、名利被邪惡加重鑽了空子,手機忘在家裏本身就是多大的漏呀?沒有手機到地方怎麼聯繫?瞬間我猛然醒悟。馬上對師父說:「師父,弟子錯了。」我馬上發一念,決不允許邪惡利用我的執著對我進行干擾和迫害,清除一切障礙同時歸正自己不正的一切想法。又對師父說:「師父,弟子知道錯了,那裏的眾生在等著我呢。」請師父加持,一定要讓我趕上車,求師父加持,我發了一路正念。在堵車時還差十多分鐘到點,而這段距離離客運站還很遠,司機說:打轎子吧,快一點,我說:你把心放下不要著急,一定會趕趟的。司機一邊抬手看手錶,一邊開車,一直把我送到客運站的院裏,我下了車上了那班車,問司機甚麼時候開?「馬上就走」。我坐下沒有一會車就開了,這車真是在等我,我心裏一陣熱流,謝謝師父謝謝師父。這段路程我感到都成奇蹟了。到了那裏錄像師對我說今天給你安排兩場。雖然很辛苦,但我很欣慰,講真相勸三退一點沒落。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感謝師父慈悲呵護。

在這樣的場合,也遇到過好多這樣的人,在一次婚禮主持結束時,吃完飯還沒有機會和新郎、新娘講真相。在我要離開時,我迫不及待的把新郎叫到外面跟他講三退,他馬上說:「大姐,我對你的主持非常滿意,要沒甚麼事你就走吧。」我當時弄的非常尷尬,覺的很沒面子。

還有一次婚禮中吃飯的時候,跟我身邊的人講真相,告訴她三退的重要性,她也同意了,但突然問我一句:「你信甚麼?」我說:「法輪大法。」她馬上說別退了,我不信。說完抱起孩子就走了。我望著她的背影,為她悲哀。在一次參加廟會的演出時,看到那些當今的和尚頂禮膜拜,做法事,念經覺的他們很可憐,就問一個小和尚:你今年多大了?他說二十一歲家是黑龍江的。我又問他你這麼小就出家當和尚怎麼不上學呢?他說我一心向佛所以出家修行。我告訴他現在有大法傳在人世間不用出家就可修成。又給他講當今社會的天象變化,三退保平安,他說他入過少先隊,但他不信。還有一次坐出租車我給她講真相,她說你別給我說這些,我信佛。

面對這些人,我發正念徹底清除干擾眾生得救的亂神,同時我也查找自己哪方面沒做好,使他們不接受,我發現我那顆急躁的心,越急越沒有機會說。最後造成迫不及待的心情說,效果怎會好呢?隨著慶典工作的繁忙,有時法也學不上,功也煉不全,身體很疲憊。甚至有時出去搞慶典,心裏掠過一絲興奮感:又要講真相了。昨天退了多少,今天再退多少,結果適得其反。雖然講真相是對的,但出發點不一樣,為講真相而講真相,有點幹事心。

有一天早晨,我出門前給師父法像上香,雙手合十請師父加持我,還說了一句師父,等著我的好消息。結果那次慶典一個也沒退成。我回來趕緊找同修交流,師父不是說過等著我們的好消息嗎?同修說: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在助師正法,沒有師父的加持,我們能做甚麼呢?我聽後恍然大悟,感到不好意思,頓覺臉都紅了。「你自己能做的來嗎?做不來的。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轉法輪》)

前些日子在B縣農村主持一場婚禮,我的正念很足,見一個退一個,我想我來到哪裏都不是偶然的,我一定要讓有緣人聽到大法的福音。由於這家在偏遠的農村,吃完飯我和錄像師就要趕車了,他們家派兩個人用摩托車送我們,那天很冷,我坐在摩托車上把大法的福音告訴他,我感到師父在加持我一點也不覺的冷。到了站點,等車的人說你要坐的那班車剛剛開走。我想:怎麼差一步沒趕上呢?兩個送我們的人說:三點二十分還有一趟。我一看錶才兩點鐘,還差一個多小時,我對他們說:「你們回去吧,我們在這等車。」

說完話的功夫,一個中年婦女向我這邊走來。我問她你去哪?她告訴我去某地,與我相反的方向。我問她你們那裏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嗎?她說沒有,我就把真相告訴她。最後,她告訴我她真實的姓名退出少先隊。這時車來了,她上了車。我們繼續等車,那天的風很大,我們在荒郊野外來回跺著腳,這時又一個女人向我們走來,我又和她搭話:去哪裏?還是與我們相反的方向,我又不失時機的給她講真相,她同樣告訴了我真實姓名。說完車就來了,她邊上車邊向我揮手,我大聲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她在車裏還向我揮手。我為這兩個素不相識與我擦肩而過的生命高興,感謝師父慈悲救度。

終於等到三點二十分了,等待一個多小時的車終於來了,我們忙走到車前招手,司機緩緩的停下車問我們去哪?但是不拉我們,車開走了。我們倆傻眼了,再也沒有班車了,而且冬天黑的早,我們可怎麼辦呀,這兩個女人在這荒郊野外等了一個多小時車,還沒上去車,可想而知是甚麼心情?這時一個出租車司機走到我們身邊說:「市裏沒有車了,我給你們拉到××營子,離市區還有幾十里,到那還能打著去市裏的末班車。」我們上了車,一路上我和司機愉快的嘮了一路,從當前的社會形勢老百姓真的是處在水深火熱之中,到共產邪黨的貪污腐敗一直講到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他跟我說:出車時,經常看牆上寫的「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也見過真相小冊子,但沒往心裏去。最後他高興的做出了美好的選擇。

此時我真覺的這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原來沒趕上車是在等這三位有緣人,我跟錄像師(同修)說:今天我們雖然挨點凍貪點晚,但是我們在做我們應該做的事,值得。只要我們心繫眾生,師父就會把有緣人送到我們身邊。回到家時,天已黑的伸手不見五指。

以上是我在這方面的修煉體會,在其它方面我還存在著很多不足,我會在大法中歸正自己,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