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嚴重心臟病患者的親身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三日】我曾經患有嚴重的心臟病,找過中醫、西醫、甚至其它氣功,都沒有用,到最後只能躺在床上,真是生不如死。可那時我才二十歲呀!幸運的是我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煉,從此整個人脫胎換骨,我恢復了正常的生活。

零七年一月份,我懷孕了。家人在為我高興的同時,又有些擔心,因為患心臟病的時候醫生明確說過我不能生育,心臟承受不了這個負擔,會有生命危險。

我在得知懷孕的那一刻時,我就抱定一念,我一定要順產。懷孕期間,我努力做好師父要求弟子做好的三件事,每天三點五十分準時開始煉功,一直堅持到生產的前一天,我還認真學法、發正念;我堅持工作一直到懷孕八個月,並且利用上班之便講真相救世人。

懷孕八個月後開始在家休息,就和同修相約,每個星期去看守所、洗腦班等邪惡黑窩近距離發正念。儘管每次去都要搭很長一段時間車,因為懷孕後身體發胖,體重接近一百七十斤,別人看我走路都很吃力,可我每次去心裏都非常高興,身體也沒有任何不良的反應。

九月十二日晚上,我正在睡覺,突然覺的很熱,就將身子調過來,讓頭直接對著吊扇睡。到了深夜一點鐘左右,就聽到「銧當」一聲響,黑暗中我只覺的有個東西輕輕的落在我的右上臂處。我下意識的用左手的手指一捏,感覺像是一塊鐵片。慢慢的,它在往下滑,我就有點抓不住了,趕緊叫我母親把燈打開。一看,原來是整個吊扇從天花板上掉下來了,一片扇葉拍在我的右上臂上,正被我捏在手裏。母親急忙用兩手將吊扇接了過去,再看三片扇葉中的兩扇已經彎曲變形,可吊扇在下墜的過程中並沒有撞到硬物上,也沒直接落到地上。再仔細看我床上支起的蚊帳上,在距離我頭部一尺高的地方,有吊扇在下墜時留下的劃痕,也就是說,吊扇本來是朝著我的頭部砸下來的,而在距離頭部一尺的地方被一股力量推向我身體的右側,所以扇葉才會拍在我的右上臂。而從兩片扇葉的彎曲程度來看,這股力量是相當強的。

看到這些情況,我和母親愣在那裏好長時間,真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當時的心情。雖然我是閉著修的,但我知道,如果不是師父的保護,我又懷著孕,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隨著預產期一天一天的臨近,我身邊的親人也越來越擔心,有的還勸我說,到時候還是選擇剖腹產吧,風險小一些。我是修煉人,我堅信不會有任何問題,我一定會順產。

十月五日半夜(剛發過十二點正念),我覺的有些不適,就收拾東西準備去醫院。我和父母親剛走到小區門口,遠遠的就看見一輛出租車停在路邊,而車上的司機還看著我笑,好像是專門在等我們,而平時這個地段,尤其在這個時間是很難打車的。上車後沿途都看到有人在等出租車。

到醫院,護士說床位已經滿了,只能直接進待產室。當時我就想今天一定會很順利的。接著,護士開始給我做檢查,一會兒說胎兒缺氧,胎音不正常;一會兒又說胎盤老化(因為當時比預產期推遲了十來天)。母親(同修)在一旁鼓勵我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別動心,一會兒就正常了。這時值班醫生過來檢查了一下說只開了一指,還早呢。可只過了個把小時醫生再檢查後說已經全開了,護士還不相信,說怎麼可能呢,哪有這麼快。在我旁邊有一位二十來歲的年輕產婦,從一指開到三指就疼了一天一夜,而我只用了一個多小時就全開了。又過了一個多小時,換了一位醫生來檢查,說是全開了,而且已經入盆了,護士一聽這才著急了,趕緊把我扶起來往產房裏拖,當時是下半夜三點五十分。進產房後也沒覺的怎麼疼,很快就生出來了,小孩體重有七斤二兩,滿頭的黑髮,很健康,一看時間是四點零五分。過後一算,從進醫院到小孩出生不到四個小時;而從進產房到小孩出生只用了十五分鐘。親戚朋友知道了都說這簡直就是個奇蹟。

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每一個弟子,所以我才會出奇的順利。

我想告訴同修們,今生能夠得大法,走入修煉中,我們就是這個宇宙中最最幸福的生命!我本人其實修的並不精進,而且在過去的十年修煉路程上多次摔跟頭,甚至產生過動搖,可慈悲的師父始終對我不離不棄,就像慈父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呵護著弟子,我們還有甚麼理由去懈怠呢?師父真的是慈悲呀,師父甚麼也不要,只要我們那顆修煉的心,我們要以無比堅定的信心,跟隨師父圓滿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