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台、北京、保定三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六日】

  • 煙台大法學員何文志遭王村勞教所迫害離世

  • 北京房山區法輪功學員王蘭香含冤離世

  • 河北保定村民馬文和被邪黨迫害離世

  • 煙台大法學員何文志遭王村勞教所迫害離世

    山東省煙台市大法學員何文志,二零零四年被四名惡警劫持,被六一零勞教兩年。在淄博王村勞教所被迫害,出現血癌症狀,於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

    何文志,女,五十二歲,煙台市萊山區黃海辦事處樗嵐村人。一九九九年春,喜得法輪大法。得法後她的身心發生巨變,身體健康,勤勞能幹,善待周圍每一人,是村裏公認的大好人,孝敬公婆的好媳婦,一提起她沒有不豎大拇指的,受到村裏老老少少的敬佩和讚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以後,由於中共誣蔑大法,何文志曾三次進京上訪說明大法真相,先後被非法關押在當地派出所、看守所、黃海辦事處、村治安室等多處地方,並在家裏一天二十四小時被人跟蹤、監控,失去人身自由。

    更為卑鄙的是,在煙台,中央電視台派記者到她家預備採訪時,在未見到本人,何文志根本不知情的情況下,就在「煙台廣播電視報」上刊登出說她已放棄大法,又交出大法書等謊言。

    由於邪黨長期騷擾、威脅和恐嚇她及其家人,何文志被迫流離失所。家裏留下倆位高齡需要照顧的老人。後因回家照看老人,在二零零四年春,被四名惡警趁午時沒人非法劫持,被萊山區六一零頭目張少榮、蓋浩非法勞教兩年。

    在淄博王村勞教所裏,何文志被強制洗腦,長時間不讓睡覺。每位大法學員身邊都有「包夾」監控,睡覺、吃飯、喝水、上廁所都跟著,總不離身。何文志在肉體和精神雙重折磨下被迫害成血癌,全身無力,面色蒼白。

    二零零六年春回家後,經歷了半年多的病痛折磨,何文志於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帶著含冤離世。

    煙台萊山區安全局局長:姜振旭:013805355686
    萊山區公安局電話:0535-6891866轉局長辦公室
    政委:原志誠 副局長、6.10負責人:王明華 張少榮
    張少榮手機號:13361391236
    萊山區政法委辦公室:0535-6891580
    煙台市政法委書記辦公室:0535-6224445   0535-6224440
    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有關部門、人員電話
    所長: 劉長增 辦公室 0533-6690988 宅電0533-6689888 手機13805336562
    副所長鐘寧
    政委楊青
    政委 張桂林 辦公室0533-6690987 手機13964312965
    行政管理科 科長 陳素萍 電話:0533-6689550
    科長 周紀武 辦公室0533-6688404 宅電0533-6689668 手機13508956035
    大隊長 石翠花 辦公室0533-6689409 宅電0533-6689213
    大隊長 李玲 宅電0533-6680586 隊長:李薇 0536--6688172
    教育科科長 肖愛華 辦公室0533-6689550
    紀委舉報電話:0533-6691992 於書記


    北京房山區法輪功學員王蘭香含冤離世

    五十多歲的王蘭香生前住在北京市房山區良鄉鎮。她修法輪大法以來,身體健康,農活家務兩不誤,鄰里相處和睦,受到鄉親的好評。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幾個惡警突然闖入王蘭香家中,將她綁架。因她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關押、勞教,由於長期關押、迫害,造成多種疾病,生命垂危。二零零六年因「保外就醫」被釋放回家,幾個月後,不幸含冤離世。


    河北保定村民馬文和被邪黨迫害離世

    馬文和原是河北省保定市滿城縣滿城鎮城東村人,滿城縣農機二廠職工。1996年,馬文和喜遇法輪大法,他以「真善忍」為標準要求自己,使原本因癌症等死的人變成一個身體健康的人,2003年9月19日卻因遭受邪黨的村幹部迫害而離世。

    1995年初,因身體不適而檢查,馬文和被三家大醫院診斷為食道癌,後在石家莊四醫院接受放射治療近兩個月,出院後他骨瘦如柴,弱不禁風,身體一直不適,藥物治療從未間斷過,天氣稍微一轉涼,就會感冒需要輸液治療,且食物以流食為主。他的脾氣變得暴躁,動不動就和家人大發脾氣,使這個本不富裕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歡笑。

    1996年,馬文和修煉法輪大法後,處處按大法的要求去做,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身體日漸強壯,面色紅潤,從此告別了醫院、診所,吃的是家裏的大鍋飯,地裏的農活他樣樣都去幹,他的臉上總掛著笑容。認識他的人說:看那會兒(剛出院時)都夠嗆了,現在卻像個鐵人了。每次聽到這話,馬文和都會高興的告訴對方:「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正當他慶幸自己絕處逢生之際,法輪功遭受邪黨無端迫害、打壓,馬文和一家安靜的生活也從此被打亂了,當時任職的村幹部幾乎都參與了對馬文和的迫害,主要有村幹部王福銀、郝會、王秋、康增保;他工作單位的人有李振海、廠長老孔(現已去世),和滿城鎮的有關人員(姓名不詳),均不斷上門騷擾馬文和。晚上村幹部監視他們,趴在牆外邊,時不時的探出頭來,向屋裏大吼一聲,搞得馬文和一家整夜不能入睡;上午工作單位來人在院子裏看守著他;下午鄉鎮幹部和派出所的到家裏看守,一天24小時看守不斷崗,不許馬文和出門。

    有一天馬文和要去岳母家串親,看守他的人就追到他岳母家。還逼迫他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就連他大女兒在他家裏坐月子期間,幾個村幹部還在他家折騰了大半宿,並揚言要和馬文和一個鍋裏吃飯,一張床上睡覺,說是上頭說的,攪得一家大小不得安寧,並激起村民的憤怒,紛紛指責這些看守人員。後來馬文和為了自己的信仰被迫多次背井離鄉、離家出走。

    2001年臘月22日晚,村公安員帶著幾個自稱是派出所的人,把馬文和從家裏強行帶走,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在縣拘留所將他非法拘留15天,並勒索300元左右的「生活費」,才將人放出。當時任職的一個姓段的所長恐嚇說:「有沒有錢?沒有錢,還在拘留所這兒待著。」在被拘留期間,有不法人員威脅他說:「再煉就把你弄到監獄去」。

    馬文和從看守所出來後,邪黨一直持續不斷的對他進行騷擾,因他精神受到極大的傷害,2003年他舊病復發,於2003年9月19日離開了人世。

    村裏的人都說:「馬文和是個老實人,他是被這夥人折騰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