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二日】

  • 給至今還在迫害法輪功者的公開信

  • 給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望江父老鄉親的一封信

  • 給河北唐海縣九農場派出所人員的一封信

  • 聽一聽大法弟子發自肺腑的勸善之言

  • 給至今還在迫害法輪功者的公開信

    我是大陸公安系統的一名警員,也是法輪功修煉者。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被當地公安局國保大隊以詢問電子書為由,將我非法關押,並非法抄家,沒收我女兒的電腦和打印機,以及家中一些電器產品如:兒子用的電腦攝象頭、日本隨身聽耳機(質量較好)、MP3播放器等等,及其它的一些物品,甚至兒子用的日記本都被他們一掃而光。沒有開具任何扣押清單收據。在非法關押即將滿二個月期間,向我宣布勞動教養一年的決定,進行所謂的「所外執行」。中共迫害大法修煉群體已達八個年頭了,也應該知道我們是一個甚麼樣的群體了,我希望有良知的、想要有未來的執法者們,能很好的深思一下你們走過的路。認真、全面看一看,想一想我們修煉人,要人們明白的真相是甚麼?理智的從迫害群體中走出來(哪怕在思想上能認識到這點),這是你們得救的唯一希望。現將理由陳述如下:

    一、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不應受到迫害

    法輪功自一九九二年傳出,使越來越多的國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以我為例:多年來,身患多種疾病,最要命的是鼻炎,嚴重到每天每個小時都靠滴鼻液維持生活,否則頭和鼻疼痛難忍,視力模糊,甚至醫師斷言我是鼻癌!此外還有腸炎、尿結石、前列腺炎、肩周炎、腳氣等等。一身的疾病把我弄得焦頭爛額,心力交瘁。在我五十二歲的時候,也是九七年有幸得到《轉法輪》書後便開始了修煉法輪大法的歷程。在很短的時間裏我的身體就得到了徹底的改變。從此,告別了藥罐子!在我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連周圍的同事和親朋都說我顯得年輕又精神,完全變了一個人。通過學法煉功我不但病沒了,心性也在一步步提高,不再為名、利、情而爭而鬥了。修煉的人始終牢記師父教導的「真、善、忍」去待人處事,事事處處先想到別人,心胸自然坦蕩。曾記得修煉前:為了一次額外勞務出勤補貼計算有誤差,少給了拾元錢就與領導爭得臉紅脖子粗。至今,想起那些事自己就感到是多麼的幼稚可笑。「真、善、忍」是衡量好與壞的標準,也是化解一切矛盾之道。當我們在日常交往中有矛盾過不去時,師父告誡我們「遇事向內找」的法理,就不再一味苛責對方,語氣措辭也能真誠緩和,確實修煉之後再也沒有出現不應該出現的矛盾。如果人們都能認識「真、善、忍」的偉大真理,這個太平盛世非中國莫屬了。

    二、「七二零」後中共壓迫我放棄正信,強制接受歪理

    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中共一直對我實施強制性的控制。從中央到地方層層施壓大搞株連政策,各單位領導為保烏紗帽不分善惡,百般迎合上級,地方迎合中央、小組織迎合大組織、小單位迎合大單位,只要你這個單位有法輪功修煉者全體幹部齊上陣,連居民委員會幹部都沒有閒著,簡直就是黑雲滾滾、泰山壓頂。江魔頭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所用的做法就是:第一步:人人表態,按他們意圖不表態不放過、人人過關,不滿意不放過、不達它的標準不放過。第二步:他們認定的重點學員、骨幹都有二名以上「保駕」人員,日夜「看護」守候,集中加壓洗腦,強制他(她)們改變信仰。第三步:對堅持要煉功的學員設施最大的壓力手段,是在規定的時間內不改變信仰就強制遣送勞動教養所(我就是在二零零二年五月份被強制送往勞教所)。

    九九年底,我來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為把大法的神奇和美好願望告訴中央首腦機構,訴說修煉人的心裏話,這本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可卻在這裏親眼目睹了警察殘酷毆打手無寸鐵的上訪老百姓的一幕。人們稱他們是「惡警」,確實沒有錯!這些人的背後都有更高層的密令,要他們殘酷對待「法輪功」上訪人員。

    從那以後,本人工作單位領導為了解脫上層領導施加的壓力,保全自身,對我非法實施了經濟迫害,剋扣半年工資(只發生活費),並限制人身自由(軟禁)達一年,還多次非法拘留,逼迫我放棄修煉。江氏集團從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挾持整個國家政權犯罪。有良知的人都能發現邪黨與百姓矛盾四起,解決的方式就是鎮壓,不准人民申訴自己的冤情,反之就要被抓、被關、被勞教、被判刑。試問:在世界上除第二次世界大戰希特勒法西斯,集中關押成千上萬的老百姓之外,還有哪個國家像中共那樣在集中營裏關押著成千上萬善良修煉者,並隨時都有被摘取身體器官販賣的危險!這就不難理解,中共的執法者們,經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打死你們(法輪功人修煉人)就像打死一條狗!」所以中共就害怕人民知道真相,不准訴說被迫害的冤情。反之中共又利用手中的輿論機器大肆造謠,誣陷,栽贓陷害,妄圖使全社會民眾都來仇恨法輪功。當法輪功人員說:不!這不是真的!可他們又說:法輪功說我們錯了,那是參與政治。一頂一頂的大帽子扣在訴說真相的人們頭上。其根本目的就是不讓你說話,再要說輕者就以「擾亂社會治安秩序」為由處以拘留,重者勞教或判刑。對法輪功學員已經到了完全不講法律的地步。

    三、訴說真情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沒有錯!

    憲法第四十一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對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有向有關國家機關提出申訴、控告或者檢舉的權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實進行誣告、陷害」。「對於公民的申訴、控告或者檢舉,有關國家機關必須查清事實,負責處理。任何人不得壓制和打擊報復。」運用這條法律,大法修煉者做錯了嗎?!他們散發、印製傳單的行為不正是維護國家法律尊嚴的正當行為嗎?法輪功修煉者散發傳單的根本目地是告訴人們鎮壓法輪功是錯誤的,法律是公正的,在它面前是平等的,在不公正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的最基本權利,這些行為應受到法律的保護而決不是甚麼罪證,如果因人們修煉了法輪功、散發了法輪功真相傳單,就定為違反了國家法律而對修煉者進行處罰,那麼這種做法的本身就是違反了《刑事訴訟法》第六條「人民法院進行刑事訴訟,必須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之規定。

    四、法輪功在中國是完全合法的、

    許多人都認為國家已經把法輪功定為了×教,其實根本就沒有。是江澤民在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接受法國記者採訪時,第一次提出「法輪功就是×教」的說法,第二天《人民日報》便發表了題為「法輪功就是×教」的社論。可《人民日報》的社論是法律嗎?不是!《憲法》規定立法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任何其它機構、個人均無立法權。所以江澤民和人民日報評論員均無特權對任何團體、個人定性、定罪。他們稱「法輪功是×教」也是非法的、是無效的。

    而九九年十月三十日由全國人大及常委會制定的《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也僅是對「邪教」的認定與處罰,根本就沒說過「法輪功是×教」。顯然,江氏集團利用了許多老百姓不懂法律而玩了一個偷換概念的把戲:先用《人民日報》發一個「法輪功就是×教」的社論,再由人大通過所謂懲治教的實施細則,很多人就以為鎮壓法輪功已有了法律依據。因此依據法律,嚴肅地說直到今天,煉法輪功在中國也完全是合法的。而對法輪功的鎮壓才是中共集團凌駕於法律之上的犯罪行為。不明真相的過去是糊塗,知道迫害真相的今天是清醒。中共對法輪功所幹的一切都是違法犯罪,都是要在天理和人間律法中清算與償還的。

    如今法輪功已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包括港澳和台灣)將真、善、忍的美好帶給人類,受到全世界的歡迎,獲得各國的褒獎與支持議案信函已超過二千多項,法輪功創始人還四次被諾貝爾和平獎提名……。唯獨在中國受到如此滅絕人性的對待,為制止中共江氏流氓集團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已至少在三十三個國家和地區六十次正式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起訴江澤民或其主要幫兇,被海外媒體稱為二戰後,對納粹黨審判以來最大的人權訴訟。八年來,法輪功學員以平和方式向世人揭示這場迫害,法輪功的反迫害也從被動變成主動。江澤民及參與迫害的幫兇,成為法輪功在全球起訴的對像,至今已有二十幾位中共高官被告上海外法庭,一些已經被判有罪。在這最後關頭,受中共毒害的人們(包括迫害的參與者)更需要覺醒,獲得自救,不做中共的陪葬。法輪功學員的真相資料就是為了更多的生命得救,趕快看一看,他們是你們得救的橋樑。

    五、真心希望所有的人們都能得救,包括迫害過我們的人

    八年了,法輪功在中國不但沒有被中共鎮壓倒,而且開創了越來越好的形勢,法輪功學員在超越法律的瘋狂鎮壓下,所面對的是:綁架、抄家、收容、拘留、逮捕、判刑、關押、勞教、強行送洗腦班、強行關押精神病院等等,對修煉者迫害使用的手段之惡劣,都是史無前例的。曾有數百萬人被抓捕、關押。數十萬人被判刑、勞教、酷刑折磨……有的被活活打死。目前可查證的就有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還有不計其數的學員被全國各地大大小小的洗腦班非法關押,或送精神病院。無數人被開除工職、流離失所,無數家庭被拆散,乃至家破人亡數以千萬計的大法弟子及其家屬、親朋好友的身心受到嚴重傷害。

    更有甚者,據知情人士揭露,有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在秘密關押的地下黑獄中被殘忍的活體摘取器官後焚屍滅跡……。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違法之事,而完全是群體滅絕、沒有人性的獸類所為。許多還有良知的人都不敢相信中共會如此的喪盡天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中共高官黃菊,掌管金融,鎮壓法輪功,用錢鋪路遭報癌症身亡。「六一零」(江氏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可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總頭目劉京,已患癌症。有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刀醫生患癌症和恐懼症。河北涿州惡警何雪健,當眾強姦與自己母親年齡相仿的女法輪功學員後不久,天降惡報,身患陰莖癌,陰莖、睪丸被全部切除,自殺三次未遂,生不如死。目前公檢法人員中惡報案例已大量出現,說明不僅法輪功學員,參與迫害者自身也深受中共其害。時間不會太長,不久將有很多生命隨著這個集團的消亡而被淘汰,大難來時無處藏,但網開有一面────趕快明真相!

    請記住:我對你們──執法者,不光是我,所有法輪大法修煉者都不會有怨和恨,當然我們有痛苦和淚水,但更有師父傳授給我們的慈悲。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反迫害中慈悲的看待著──「人民」警察!你們將是更大的受害者!不希望你們和江氏集團一塊被淘汰,因為那是很可怕的,還有你們的家族、家人等等,都將受你的影響。當你能得救,以後你就能看到這一切!目前在思想上能走出這第一步……這對你和你的家族,你將是偉大的,這才是真正的生命得救!

    大陸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


    給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望江父老鄉親的一封信

    望江父老鄉親:你們好!

    法輪大法從1992年傳出到現在已傳遍80多個國家,學大法的人按照「真善忍」修煉,通過修心和煉功,身心受益非淺,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飛,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

    可是江澤民出於妒嫉,利用竊取的權力,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現在已得到證實的有30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有十幾萬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監獄、勞教所、看守所,受盡酷刑折磨,家破人亡。

    大法弟子被迫害8年了,在這8年中有多少善良的人被欺騙,有的連真相資料都不敢看。鄉親們,當看到真相傳單的時候你們想過嗎?這些資料都是用大法弟子們的血汗錢製作的。大法弟子冒著被迫害的危險,把真相資料送給你,就是為了告訴你: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

    法輪功被迫害是萬古奇冤,所謂的「天安門自焚」是一場騙局。修煉法輪功的人不殺生,更不允許自殺,它是江澤民為了鎮壓法輪功製造藉口而導演了這一醜劇,更為了掀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為他的鎮壓尋找支持。

    父老鄉親們,就在我們地區、在你們身邊也一直發生著法輪功弟子被迫害的事例。

    望江鎮政府工作人員魯秀芹,因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了3年,期滿回來後,因不放棄修煉,望江鎮政府至今不讓她上班,使她生活陷入了困境。她被迫流離失所,無家可歸。一個和美的家庭就這樣被拆散了。

    2007年元月,一名賣冰棍的大法弟子被望江派出所綁架。

    7月份以來,望江派出所警察多次騷擾大法弟子,為了監控迫害大法弟子強行給大法弟子照相。

    今年8月,兩位60多歲的老年大法弟子到鄉村去講真相,救度被中共邪黨矇騙的世人,被新合村開白色小汽車的人舉報,派出所所長盧偉伙同本所警察徐為公開著警車攔截,在光天化日之下,兩個警察下車就將兩位老人往車上生拉硬拽。在拉拽的過程中,老人的鞋掉了一隻,老人奮力呼喊:「我講真相救世人有甚麼錯,你們憑甚麼抓人?」由於兩位老人拒不配合,最後兩個警察灰溜溜的開車走了。

    在這裏,再一次鄭重的告訴還在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你們不要繼續為中共惡黨賣命了,中共惡黨從來都是卸磨殺驢。劉少奇、彭德懷、賀龍等人的下場都是例子。

    善惡有報是天理。據明慧網報導,全國已有2萬多曾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弟子的人,不同程度的遭了惡報,有的還連累了家人。如:上海寶山區公安分局國保處警察魏志耘賣力迫害大法弟子,被提為科長。今年初,認識她的大法弟子給她講真相,她卻口出狂言:不相信善惡報應。20多天後遭報身亡;黑龍江省友誼縣吳相營在擔任610辦公室主任期間,不聽大法弟子的勸告,多次詆毀大法,並帶領警察抄家、綁架大法弟子。2007年7月15日,在一家婚禮上誣蔑大法,10天後吳相營騎摩托車外出釣魚,在回家的路上被後面一輛疾駛過來的車撞死;河北省涿州惡警何雪健,因強姦女法輪功學員,天降惡報,在國際輿論的強大壓力下,被判刑8年,在獄中患陰莖癌,陰莖、睪丸全被切除,自殺三次未遂,生不如死。

    再看一下「天要滅中共」的天象。貴州省平塘縣桃坡村掌布河谷風景區,出現了一塊距今2.7億年的藏字石,上面驚現「中國共產黨亡」6個大字,震驚了學術界。中共唯恐真相傳出去,不允許旅遊的人拍照。天滅中共是必然,是天意,萬事有定數,這一切都是上蒼對人的警示。

    2006年3月,又一個驚天黑幕被揭露出來。自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司法、軍隊、醫療系統在中共高層的默許縱容下,狼狽為奸,竟然活體摘取被關押在秘密集中營裏的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然後焚屍滅跡。這種比魔鬼還凶殘的獸行,真是「這個星球前所未有的罪惡」。

    「神目如電,善惡有報」,這是天理。奉勸被中共欺騙的公安幹警及不明真相的世人們,不要再行惡,不要再助紂為虐,請珍惜最後的機緣。法輪功修煉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有限的時間裏勸善救人。請正面了解法輪大法,神奇的法輪大法正在慈悲的呼喚著人們的良知和善念。不要聽信中共惡黨的欺世謊言,在天滅中共之際,把握好神給你們的稍縱即逝的機緣,那就是趕快退出中共邪惡黨團隊組織(三退),免得日後同中共一起遭殃,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

    願望江父老鄉親們都能明真相,擁有平安幸福的明天!

    望江法輪大法弟子
    2007年9月


    給河北唐海縣九農場派出所人員的一封信

    你們好!

    今天給你們寫這封信,希望你們在百忙之中騰出一點時間看一看這封來自一群「真、善、忍」修煉者發自內心的話語。自一九九二年,法輪功傳出以來,使人身體健康,家庭和睦。如有矛盾先找自己,人人都「真、善、忍」標準做好人,人心得到了向善,道德得到了回升。

    幾年後,通過人傳人,心傳心,普及到近億人,至今已洪傳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各國政府和團體的褒獎超過二千七百多項,深受民眾愛戴和支持。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也四次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原人大委員長喬石曾經調查並核實,對法輪功做過評價。法輪功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出於對「真、善、忍」大法迅速傳播,其數字遠遠超過中共黨員的人數,這便引起了中共領導人江澤民的極度恐慌,在嫉妒的驅使下,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殘暴鎮壓。製造了「天安門自焚」案,利用喉舌媒體編造種種諾言,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進行打壓迫害堅持信仰「真、善、忍」手無寸鐵的法輪功修煉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政策。

    迫害已經八年了,在這腥風血雨的八年中,法輪功學員懷著對「真、善、忍」信仰,大慈大悲走家串巷,向政府及廣大的人民群眾講述著大法的美好,和對法輪功學員酷刑迫害活體摘取器官的事實。大部份民眾都明白了真相,也暗自為法輪功「真、善、忍」的胸懷伸出大拇指,表示敬佩。

    二零零七年九月六日,九場派出所在所長李全瑞的指使下,再一次對大法弟子楊秀雲在去親戚家串門半路蹲坑堵截,強行送唐山拘留所迫害。家裏親人暗自流淚,為她擔心。村裏村外的民眾憤憤不平。這是甚麼法制國家,光天化日之下把這樣一個做「真、善、忍」的好人抓走。連一點點人權也沒有。天理何在?

    唐海縣九農場派出所在這幾年來就起著這樣不光彩的角色。被邪惡中共江氏集團所利用,給九場的大法弟子及家庭帶來了極大的傷害和損失。

    二零零一年大法弟子劉建榮和馮豔雲去北京上訪,就在廣場附近的一處牆底下休息時,被便衣告發。把二人押送唐海縣公安局,後來被九場派出所所長張順押回九場派出所扣押兩天。抄家、罰款從沒有合法手續,罰款單只是一張白條。後來又把劉建榮送至唐海縣拘留所,一關整整五個月。

    二零零二年春,大法弟子劉建榮被迫害離家出走,張順和當時九農場黨委副書記李東山指使派出所人員不分晝夜監視她家和她的親戚家數天。

    二零零三年冬,九農場派出所所長趙洪峰與九場黨委副書記李文武逼迫的大法弟子馮豔芹離家出走數日,每天逼的家人不得安寧。

    二零零四年春,九農場派出所所長趙洪峰帶一夥人闖入大法弟子劉建榮家,先是誘騙後是抄家,當即並送入唐海縣公安局。導致唐海縣迫害大法弟子一大慘案,墜樓事件。使其身體傷殘。另一夥是齊向春副所長和董瑞敏闖入大法弟子馮豔芹家,抄家並把馮豔芹送至唐海縣洗腦班迫害。兩件事同一天發生。

    二零零六年秋,大法弟子馮麗春和劉愛輝因善心慈悲向人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由唐海縣公安局指使九農場派出所抄家、並抄走了個人財產約人民幣八千多元。後又送唐海縣洗腦班迫害。馮麗春後來又被送唐山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楊秀雲在去老營上榨油的路上被九場派出所攔路堵截,強行送入唐山拘留所迫害半個月,回家後九場派出所所長李全瑞帶一夥人又去她家騷擾,使家人擔心不得安寧。

    以上的事例說明九場派出所雖然在所長不斷的調換過程中,可是九場派出所的相關人員一直沒有真正了解法輪功真相,一直愚昧的幹著傷害自己和其他人的事,我們沒有任何訴求,以大善大忍之心,以最平和的方式向世人講述著真相,在這裏我們真誠的奉勸你們,請不要再幹這些傷天害理的事了。衷心希望你們看看大法真相,冷靜的想一想你們在幹了甚麼,明智的選擇自己和家人的未來,對社會對國家對自己真正負責。

    其實,我們寫這封信只是真心希望你們能在這件事上分清是非,這場迫害已持續八個年頭了,八年來在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迫害中,事實確鑿的迫害死的案例達三千多人,唐山地區近六十人,唐海二人。尤其全國三十六個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令人髮指,稍有良心和人性的人,也能看出迫害一群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修煉者,共產黨真的是太殘忍邪惡了。「九評」的推出就是給中共邪教蓋棺定論。全世界八十多個國家都在修煉大法。國際追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的成立。世界人權聖火的傳遞,難道這些不能令你們深思嗎?請你們記住吧!善惡有報是天理!

    唐海縣大法弟子


    聽一聽大法弟子發自肺腑的勸善之言

    ──給女兒河聯防人員的一封信

    聯防人員:

    今天我不能不給你寫這封信,湯河子地區及附近農村從07年8月25日至9月3日,至少11人受到不同成度受你們的迫害。太和分局、女兒河派出所、社區聯防隊合伙使用綁架、抄家及威逼寫所謂「保證」等迫害大法弟子的事頻頻發生,短短幾天,就有3名大法弟子被綁架、關押到看守所(其中景翠珍在女兒河派出所關押其間受刑訊逼供,年近60歲的景翠珍被刑警隊一個姓柴的無人性惡人毒打的雙目充血青紫、嘴唇腫大出血,上衣前襟滿是血污,雙手一直背銬,手銬勒進肉內、雙手腫的像饅頭,膝蓋青紫。逼供前,景翠珍要求上廁所,警察不讓,致使景在刑訊中連憋帶打的尿濕了褲子。)6名大法弟子家被抄,3名大法弟子因不在家才免遭綁架,但仍被監視蹲坑,造成多人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老人孩子無人照管,地裏的莊稼無人收,大棚的菜不能回家管理。給法輪功學員本人及家屬造成巨大的苦難,街頭巷尾的百姓都在議論警察又抓好人了。

    雖然你們聯防人員沒有直接折磨過法輪功學員,但因為是你們抓的人,你們就是迫害的第一責任人,這種罪孽不比勞教所、監獄的警察輕,你們有推脫不掉的罪責。被迫害致死的、致殘的、在監獄裏受盡折磨的,抓他的人就是第一迫害人罪不可赦。

    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做好人、說真話不該遭到迫害。

    錦州女兒河紡織廠的幹部閆利(大學畢業生,男,40歲),被迫害死在監獄裏,從抓到被迫害致死才13天,扔下年輕的妻子、年幼的孩子和年邁的老人。女兒河紡織廠職工王維君在監獄被迫害成重病生命垂危時才放回家,在家中去世。女兒河紡織廠職工劉鳳梅在馬三家教養院被迫害致殘,腰椎骨骨折,用單架抬回家,現在腰中還下有鋼板。血淋淋的迫害事實就發生在我們的身邊,這些人都是公認的好人。煉法輪功學員沒有傷害社會、也沒有傷害任何人,他們都在做好人,無私的幫助身邊的人,可是他們就是因為堅持信仰,在法輪功遭到鎮壓時,向政府部門反映煉功後的受益情況說句真話,就被關進監獄,受到各種酷刑的殘酷折磨。在監獄出來的人都知道那裏的陰森和恐懼。誰都不願去回想那段在人間地獄生不如死的經歷。

    有的人說因為煉法輪功遭那麼大的罪值不值?潛台詞是因煉法輪功才遭受了這麼多魔難,其實這種說法是不對的。使我們遭遇不幸的不是法輪功,而是這個顛倒黑白的中共邪黨政策和它背後的因素。法輪功讓無數人獲得身體的健康、道德的昇華、家庭的和睦。我說不是值不值的問題,而是該不該的問題。

    煉法輪功學員沒有錯,做好人說真話、信仰自由是天賦人權,而是在中共獨裁統治下沒有人權,不允許人說話,為了說句真話堅持信仰竟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被抓打、判刑、勞教、酷刑折磨、致傷、致殘、致死)。就像「反右」運動中因為不願意與「右派」父親「劃清界線」的兒子被孤立和打壓,這不是父親造成的,也不是兒子對父親不孝這種品質造成的,而是那個瘋狂的中共邪黨造成的。而且,這個兒子堅持正義不是為他自己堅持的,能夠堅守這種為人的起碼品質也是為這個社會在付出,是這個社會道德層面的最基本希望。這就是為甚麼海外媒體把堅持信仰、不畏強暴的法輪功學員稱為「中華民族道德的中流砥柱」。

    其實,這些法輪功修煉者都是社會中普通的一員,每天正常的工作、生活,有時間看看大法書,早晚煉功,遇事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在99年迫害開始之前,那就是我們的全部修煉內容。是因為這場迫害,我們才不得不講真相,澄清世人對佛法的誤解,而這些,也都是在法律允許的範圍之內說真話,不傷害任何人,一切都沒有超出「喊冤」和「澄清事實」的範疇,這是最基本的人權,我們沒有任何訴求,只要一個信仰自由。天賦人權是任何人都無權剝奪的,因為這個大腦是上天給的,不是哪個政府或組織給的,上天給了我們大腦,同時就給了我們思考的權利、給我們擁有獨立思想的權利,與政府的價值觀不同就被污衊為「邪教」予以取締,這是荒唐的。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自由的選擇信仰甚麼或不信甚麼,而共產黨要求每個公民必須信共產黨,從小學就要宣誓加入共產黨組織的少先隊。而共產黨不讓信的決不能信,信就被打壓。管天管地也要管人的思想。這就是共產黨的邪教本性。

    我們知道百姓為了生活,現在的錢又不好掙,為了多一份收入養家糊口,才幹聯防的,你們也都有善良的本性和普通人的感情,也都知道大法好,也知道煉法輪功的人是好人。決不是心裏痛恨法輪功或與法輪功學員有甚麼個人恩怨,才幹監視、盯梢舉報大法弟子、揭撕大法傳單,塗抹標語的,其實你們就是為了掙錢,不給錢誰都不會去幹的。有的人覺的這錢好掙,每天晚上走兩圈就行,不用出力氣,每月可得270元的工資。如果抓住貼真相傳單的還可以多掙錢得獎金,認為這錢掙得容易。其實我說這錢掙得最不容易,要把好人的鮮血和自己的良知踩在腳下才能掙到的錢,是要命錢。你們想沒想過這個工作會給你們的未來帶來甚麼?

    我們的心不僅為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所承受的苦難而牽掛,更為參與迫害的你們焦慮,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世上所有的人,自己所做的一切善事或惡事,都是為自己做的,做好事得福報,做壞事得惡報。觸目驚心的迫害大法的惡人遭報事例不斷暴增,天災人禍越來越多,我們不能掙那要命錢啊!別人掙的錢是勞動換的,而你們掙的錢是用命來換。「用命換錢不值得」,其實你們做這種工作是最不幸的,沒有了生命,你的金錢、權勢又有何用呢?錢和權都買不來命。

    我們把發生在家鄉的兩則惡報事實,告訴大家,希望你們能從中體悟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遠離惡行,選擇光明!如下是用出賣良心來換取眼前的利益或對大法發洩私憤者的因果報應事例,我們把他們列出來,希望你們引以為戒。

    惡報事例一:孫世貴,男,60多歲,家住錦州古塔區北二街22號樓9單元4樓東屋。該人極其邪惡,對大法極端仇視,多次對本樓大法弟子張立豐進行盯梢、舉報、謾罵、把大法弟子發放的真相資料收集在一起後扔到張立豐家門口,甚至撕毀。千方百計進行無理干擾、阻撓大法弟子進張立豐住的樓,把大法弟子手裏的樓門鑰匙強行要下來,並舉報到北街派出所,大法弟子多次對其講真相,告訴他善惡有報的道理,告訴他不要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但他始終不知悔改,結果遭惡報,於2006年夏天患蛇盤瘡,他的老伴患腦血栓,夫妻倆既破財又遭罪。可他仍不知悔悟,不承認這是舉報大法弟子所遭到的報應。孫世貴屢次舉報大法弟子張立豐,造成2006年10月25日大法弟子張立豐以及另外五名大法弟子被綁架,結果孫世貴出了車禍,頭上的傷口被縫了9針,險些喪命,住在公安醫院的902房間。出於對他的慈悲救度之心,我們又去醫院看他,他當時仍不知也不相信是因舉報大法弟子遭的惡報。

    惡報事例二:凌海市娘娘宮鄉的劉志群是當地出了名的壞人,他在邊防派出所惡警的指使下,無論是鎮壓法輪功還是禍害百姓的壞事,他總是自告奮勇,衝鋒陷陣。其家人常勸他不要幹損人不利己的壞事,他不但不聽,還變本加厲。他多次配合惡警將大法弟子非法送入教養院、非法抄大法弟子的家並隨意罰款、迫使多名大法弟子妻離子散有家不能歸。他還經常私自帶人到大法弟子家中騷擾。

    有據可查的、經他罰款、私自佔有大法弟子的錢財就有1100餘元。他是吃慣了嘴兒、跑慣了腿兒,嘗到了甜頭後更加為非作歹。2004年11月22日,劉志群又隨警車去抓捕、騷擾大法弟子,行程中出了車禍,劉志群從翻倒的汽車中爬出來。可他在上天的警示前仍不醒悟,一如既往的作惡……結果,2005年11月份,他的雙眼愣是莫名其妙的睜不開,眼看著視力急速下降,不多日,便雙目失明了!經到北京診斷,確診為視神經壞死!

    孫世貴得蛇盤瘡、孫世貴老伴患腦血栓,到劉志群的雙目失明等等,都是擺在世人面前鐵的事實,它告訴人們:無論是誰,如果他善惡不辨,蔑視天理、謗佛謗法,必然要遭到應有的報應!這報應不是怨恨,它來自宇宙真理的衡定,是行惡者的惡行所致!這正是「善惡有報是天理」的具體體現。

    大法弟子從來都不會幸災樂禍,之所以不停的告訴大家善惡有報,就是避免那些見利忘義者和邪惡之人以身試法(宇宙法理)啊!再勸所有與「真善忍」為敵的行惡之人,請記住:「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劉志群和孫世貴的惡果就是繼續行惡者的今天、明天、後天……。

    常言道:「種豆得豆,種瓜得瓜。」;老子曰:「善惡之報,如影隨形;近報自身,遠報子孫……」。在野蠻的打壓下,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向世人講真相,他們是為了自己嗎?不!他們是為了更多的生命在明白真相後得到佛法的救度啊,因為佛法是慈悲與威嚴同在的。因為大法弟子修煉後,知道了這樣的道理:一個生命如果對佛法不恭不敬,必然要遭到天理的懲治,否則就沒有天理了。

    大法弟子奉勸那些至今還在無知中替中共賣命,搞舉報行迫害的人們,真正到了該自省的時候了。請記住「真善忍」是衡量宇宙中一切好與壞的唯一標準。一旦真相大白於天下,行惡者都成為歷史的罪人。秦檜、「四人幫」、文革造反派的下場是見證也是鏡子,都告訴後來人諸惡勿做!

    不要說你不信甚麼神佛,也不要說沒有神佛和天理,其實,法輪大法展現的神跡太多、太多了。看一看真相傳單、讀一讀真相小冊子,聽一聽大法弟子發自肺腑的勸善之言,那是對佛法的廣泛傳播,也寄託大法弟子對所有世人更廣博無私的愛護。

    大法弟子真誠希望你們在善行中得到大法的恩澤,擁有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