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修煉歷程證實大法神奇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我自幼體弱多病,時時在死亡線上掙扎。一九九四年六月九日這天,我有幸跟隨師尊同乘一列火車到鄭州參加法輪功講法班,這是我千年、萬年不遇的機緣。

當時我肝硬化並發心臟病,住院手續是辦好的,九號早上就應入院,下午卻跟師父走了。一下火車,我們被同修帶到民族大廈登記住宿,我戴著老花眼鏡幫我們四川去的同伴登記住房,師尊就站在我身後看著我。第二天早上到一個小麵店早餐,我又碰上師尊也在這麵店吃麵,師尊親切的問我:「是武漢人嗎?」我回答是四川人。師尊又問我:「你們四川來了多少人?」我說我們同行的有二十多人。師尊的慈悲祥和使我終身難忘。

第二天開始上課。由於人太多,又是在一個很簡陋的破爛體育場內,衛生條件差,我當時常人心很重,對大法認識膚淺,有的學員愛脫鞋盤腳聽課,我又沒有好座位,當時眼睛看不見,耳朵聽不清,只好坐在講台的右邊台階上,儘量靠近師父,心裏很不樂意,就想算了,還是回去住院吧。

我正在想去買機票返回時,耳邊一個很響亮的聲音:「有的學員來了,至今還想走,你來到這裏就是緣份,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這個法我不會老這樣傳下去,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當時我很驚奇,我心裏想回去師父怎麼會知道?肯定這個師父不簡單,絕對不是一般的人。我要堅持聽下去。

在這十堂課期間,師尊為我淨化身體,一個個神奇的事不斷出現:排了腹水、心臟病有很大好轉。從此我的身體發生了巨大變化,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修大法以來,我身體發生了巨大變化,活了五十多年,都是藥罐伴我度過的,眼睛老花;耳朵聾了;雙耳道內陷中耳炎;臉上皺紋密布;黃褐斑、蝴蝶斑齊上;頭髮掉的多且逐漸白了,加之肝病在身。同事說我像黑臉關公,三十多歲時,別人就叫我老太太。

自修大法後,我的整個世界觀發生了改變,身體發生了巨大變化,人變的年輕了,皮膚變的細嫩,頭髮長多了,白頭髮掉了,長出的全是黑髮,臉上的斑塊消失了,我現在六十多歲,看上去只有五十多歲。修大法的這十多年我才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是甚麼感覺。我三十七歲就停了經,五十二歲開始得大法,修煉八個月就開始來例假,到現在六十四歲了,每月都有點。我身體的變化就證實了大法的神奇。

師父告訴我們要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助師世間行,不管是在親朋聚會、生日、祝壽等,我都要利用這個良機給人們講真相

一次我回家鄉母校,參加母校百年校慶,在聚餐會上,兒時的老師、同學都說我脫胎換骨了,因為我在讀高中時我就一個人住一間十六平米的肝炎病房,是有名的老肝炎,大家問我吃的甚麼補藥,這時我就跟大家講真相,是我修煉法輪功使我身體巨變,講得法的經過,師父為我淨化身體,排腹水,法輪功為甚麼受迫害、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假的,電視上演的都是栽贓陷害,修煉大法的美好,講的大家都放下筷子靜聽我一個人講。這時有位院長同學說:「像你這樣的人,在我們家鄉都不知道要抓多少次了。」意思是我太大膽了,我對身邊坐著的一位當政法委書記的同學說:「老同學,你要抓我嗎?」 老同學笑著說:「我抓你幹甚麼!」

二零零五年,我一個朋友七十壽辰,請我回大學母校聚餐,我原來的大學老師看見我驚奇的說:「你還在呀!你還沒死呀!」我大聲說:「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功了。」於是我就開始講真相,講法輪大法好,師父教我們真、善、忍,我們要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法輪大法給我了第二次生命,修煉大法使我身體變好,我現在眼睛好、皮膚白裏透紅,頭髮由白變黑,臉上的皺紋很少,政府鎮壓我們是不對的,講的大家都直點頭。

由於我身體的巨變,證實大法的美好,在我周圍的領導、同事、朋友、同學,甚至我們院的保安都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才有今天的巨變,所以在講真相時環境比較寬鬆。一次,六一零惡人想帶我走,兩位院長都抵制他們,惡人最後非要讓我簽字,院長說;我替她簽,惡人說:你代替不了她,院長正言道:「她是我們院的職工,我怎麼代替不了她,你去問問我是不是這個院的院長!惡人無奈,只好讓院長代我簽了字才作罷。

我和一位同修醫生開了一家中醫診所,用通過耳穴給病人查病,我們不直接給病人切脈,診斷比較準確。我們接觸的病人多,我們牢記師父教我們要做好三件事,時時講真相救度眾生。同修醫生八十三歲,我六十四歲,我們二人在常人中看都顯的年輕、精神好,診斷、處方都不戴眼鏡,比實際年齡相差十多歲,病人們都說同修醫生只有七十多歲,我只有五十多歲,問我們吃的甚麼補藥,我們就給病人講真相,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大法改變了我們的身體,幾乎來的病人我們都給他們講,所以很多病人知道了真相,都願意看真相資料,要護身符,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又如:廟裏的和尚、道士、居士找我們看病時,我們告訴他們師父的講法:「釋迦牟尼講,到末法時期,寺院中的僧人都很難自度,何況居士,更沒有人管了。」(《轉法輪》)一山廟裏的住持、寺院的和尚、居士絕大多數的身體都比較差,容易生病,他們都願意來找我們看病,我們就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講他們應按照修煉人的標準煉功、打坐、修心,肯定不會生病,我們修煉人都不應該生病,你們在廟裏專修更不應該生病。他們講沒時間打坐,一天到晚都忙碌,因為廟裏的事情很多,這裏開會,那裏參觀,還要到台灣去交流甚麼的,他們完全被邪黨政府拖入政治和金錢的漩渦中去了。所以他們就是常人,就該生病。通過講真相,他們都願意回去實修、打坐、修心,改變自己。

借此機會,我再講兩個遇到危險師父保護修煉人的經歷:

一、二零零五年六月一天早上,我煉完功後煮粥,和媳婦在廚房洗衣服。突然,一聲巨響,高壓鍋爆炸了,響聲震撼了整個大院,高壓鍋蓋衝起將抽油煙機打成兩半,煤氣灶打爛,旁邊的灶具全部被打碎,稀粥隨著高壓鍋爆炸全部衝了出來;櫥窗玻璃被炸的粉碎,碎片飛到另一單元的二樓陽台裏,還掉到一位阿姨的頭上。

當時我倆站那兒半天沒反應過來,一點驚嚇的感覺都沒有,就像一切事都沒發生似的,這麼大動靜,這麼嚴重的事故,而我們一點事情沒有,只是有不少稀粥濺到頭上。這不是明擺著師父在保護我們嗎!

二、前幾天我與老同學聚餐,邊吃邊說話,不小心被魚刺卡在舌根下咽喉部,立即咽部起了個大血泡,吞不下、吐不出,很難受,他們都叫我去醫院找醫生取出,我想我是煉功人,一根小小的魚刺能將我怎樣,我就看它怎麼卡,但到晚上更難受,我也不管它,照常學法煉功,晚上十二點發完正念後就睡下了,第二天起床煉功,很驚奇,魚刺不翼而飛了,兒媳說正準備送我去醫院呢,我說那個刺已經沒了,她還不相信,用醫用窺視鏡看了後,非常驚奇,咽喉部那個血包不見了,就像沒發生過一樣,兒子連說:「真是喜劇,你成神了哈。」我說:「我沒說錯吧,早告訴過你們奇蹟就將發生,大法就是神奇嘛!」說的一家人哈哈大笑。

三、同修今年八十多歲了,得法十一年,她是一字不識的,是一位從未上過學的家庭主婦,修煉前生活不能自理,睡在床上自己不能翻身,一切事都要家人幫著做,可得法後,她能把師父的《轉法輪》、經文、講法都順利的讀完,可是其它的亂七八糟的報紙等仍然不認識。這是偉大慈悲的師尊給她開啟了智慧。去年五月的一天,家裏只有她一人,想拿高櫃子裏的衣服,就爬上凳子,一不小心重心不穩,人往後仰,一下摔倒在水泥地上,自己只聽到頭骨破裂響聲,當時就想:我是煉功人,沒事。然後就自己慢慢從地上爬起來,的確沒有事,只是後頭皮出了點血,第二天全好了。同修現在身體硬實,從不生病,精神特好。

回想修煉十二年多了,經過了許多風風雨雨,自己這十多年的修煉歷程,無一不是在師父的點悟、呵護下走過來的,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之路,尤其是做好三件事,講真相、救度眾生,我時刻牢記在心間,處處都想到自己是個煉功人,任何事都應該按照大法的真、善、忍要求去做,抓住這萬古難遇的機緣證實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