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了「戰勝睏魔的經歷」後的一點想法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六日】我看了《明慧週刊》第二九二期之後,對於「戰勝睏魔的經歷」的認識上,有些不同看法。當然,絕不是指責同修,只為共同切磋,整體提高、昇華。

在排除睏魔干擾的幾篇日記中看:七月二十日發正念一個半小時,二十四日發正念二小時,二十五日兩次發正念三小時,二十六日發正念二個多小時,二十七日狀態好了,二十八日兩點半起床,煉靜功、學法。

不管此同修以後是否還會不會出現睏魔干擾,首先,我為此同修堅決排除干擾的那種決心所折服!可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上來看,我覺的該同修這樣做有點不划算。師父講:「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無論去執著也好,加強正念也好,排除干擾、解體邪惡、終止迫害也好,真正能解決問題的最好途徑還是加強學法。

該同修發正念時,剛一念完「正念清除睏魔干擾」就睡著了,幾秒鐘後猛一睜眼,清醒清醒再接著發,剛一念完又睡著了,而每次花那麼長時間。更何況全球有四個整點,有的省又另定四個整點,各地區又有不同的整點,我們都得必須嚴格協調好。當然也不排除重點清除自己,還要保障每天的學法、煉功、工作、講真相,我覺的在安排做好三件事,而時間又非常緊迫的情況下,此舉有點不適宜。

為甚麼我這樣講呢?舉一事例:有的同修把「抓緊時間講真相、加大力度救世人」溶於法中。有同修經常帶一大疊真相資料出發,在這之前首先對著這袋資料發正念,清除所到之處空間場一切阻礙眾生得救、了解真相的亂神。再希望資料配合大法弟子,充份發揮救度世人的作用,最後還請師尊加持。當然出發前穿戴整潔,富有大法弟子的風範、面帶祥和、心生慈悲。誰怕誰?誰懼誰?僅憑大法弟子的正念和這袋資料,就足夠使一切邪惡解體了。而在常人這層表面,惡警惡徒躲都來不及呢,還不講有師父在身邊看護。因而,該同修每次得到的資料及《九評》,她都是在大街上面對面給了世人。認識的,不認識的,只要有機會,她都給。

因為心生出來的是慈悲,面容也是善良祥和,很多不相識的人,都想跟她打招呼,她當然藉機講真相:是好像很面熟的。近乎幾句,首先做「三退」,分手之前智慧的吸引對方興趣:你很聰明,我這裏有一份國際上的重要新聞,是國際上的,國內的新聞你根本就看不到的。無論是誰,都想看。送給別人時,還要叮囑幾句:這資料非常珍貴,不是給你一個人看的,你的家人、親朋好友、左鄰右舍都可以看,因為珍貴嘛,誰看誰受益。最後再送給對方一個美好的祝福。一般都超不過三小時,帶的資料基本發完。而且她頭腦中還繫著另一根弦,這就是整體發正念,切莫錯過。

在這種情況下,那個睏魔能干擾的了她嗎?

當然我們談的只是方法問題。同修們有的利用串門的方式,有的利用各種集會,有的利用寫信,打電話,有的乾脆背了一大袋,去了偏遠的山區等,都是可以用心的,而這種用心它來源於學法中提高。站在做好「三件事」的整體上看,睏魔也好,邪惡也好,舊勢力也罷,它們不就是要鑽空子搞破壞嗎?在法上用心多了,它鑽不進來的!直到現在,有的同修連資料都不敢接,只要經文和週刊,更不要去說發資料了。有的說自己嘴巴不會講,效果不好。不是的,大法弟子都會講,只是一個在法上用心的多少問題。

再一個問題就是大陸統一時間煉功的問題。當然,這裏我不單指上網的這位同修,只是藉這個機會,順便提一下,因為我們地區的確有一小部份同修沒有做到,主要是起不來床。還有的說是同修自己倡導的,又不是師父規定的。我們都知道,師父從來不具體要求我們弟子怎麼怎麼做,師父只是講法理,讓我們精進,叫我們提高。統一時間煉功,師父在解答一同修提此問題時說:「這個應該說是一件好事。我還在看,看看最後效果怎麼樣。」(《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可有的同修就說好像師父不是很贊成,而很多同修都說統一煉功效果很好。無論甚麼,整體協調非常重要,特別是在這立即終止迫害的關鍵時刻。

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