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寬恕大度 盡職匡輔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待人寬恕大度,不計私怨,這樣可以避免和消解怨恨,是令人佩服的宰相度量;克盡職守,竭力直言進諫,糾正錯誤的政事,這是身為輔官的職責。明朝的楊士奇就是這樣一位有量有才的人,他是泰和人,歷官至少師,是當朝名臣。

人無完人,誰能沒有一點過失呢?別人有小的過失,楊士奇總是以寬恕之心待之,甚至連曾經詆毀他的人也是這樣,可以說有宰相的度量。

楊士奇任左諭德時,當時廣東布政使徐奇帶回來很多嶺南的土特產饋贈給朝廷的大臣,有人將他準備送人的名目呈給了皇上,皇帝一看上面唯獨沒有楊士奇的名字,於是召見楊士奇。楊士奇說:「徐奇去廣東時,各位大臣作詩歌文章送行,我當時正生病沒有參加,所以上面唯獨沒有我的名字。現在各位大臣接受與否還不知道,況且禮物輕微,應當沒有其它的意思。」皇上於是急忙下令將名冊燒毀了。

楊士奇同楊榮都是內閣大臣,楊榮在守護邊疆方面很有才能,但經常接受饋贈,皇上很清楚這些事,就問楊士奇,楊士奇竭力上言道:「楊榮精通邊塞事務,臣等人不如他,不應當以小毛病耿耿於懷。」皇上笑著說:「楊榮曾經揭你和夏原吉的短處,你還要為他設想嗎?」楊士奇說:「願陛下能像寬容臣那樣寬容楊榮。」皇上的怒氣這才緩解。楊榮後來聽說了楊士奇的這番話,感到自己很愧對楊士奇,兩人從此相處的十分愉快。

在糾正政事方面,很多大臣都患得患失,不敢說真話,而楊士奇忠義匡輔,總是能夠直言進諫,深得皇上倚重。下面僅舉幾例。

楊士奇任少傅時,群臣在練習正月初一朝賀的禮儀,呂震建議用音樂,楊士奇認為這不符合禮儀法度,上疏制止。皇上沒有答覆,楊士奇便在庭中一直等到深夜,皇上才答覆說同意了他的意見。後來皇上對楊士奇說:「呂震每件事都耽誤朕,不是你們上言,後悔也來不及了。」於是任楊士奇兼任兵部尚書,同時領取三種職務的俸祿。楊士奇辭掉了尚書的俸祿。

皇上代理國事時,十分怨恨御史舒仲成,現在想加罪於他,楊士奇說:「陛下即位,下詔說從前違逆過皇上意旨的都將得到寬恕。如果治舒仲成的罪,那麼詔書就失去信用了,害怕的人就多了。像漢景帝那樣對待衛綰,不也很好嗎?」皇上立即作罷,沒有再治他的罪。

有人議論說大理寺卿虞謙議論事不機密,皇上發怒,將他降了一級。楊士奇為他辯白其中的冤屈,得以恢復原來的職位。大理寺少卿弋謙因為上疏論事而獲罪,楊士奇說:「弋謙響應皇上的詔令陳述自己的意見,如果加罪於他,那麼各位大臣從此就不敢說話了。」皇上立刻將弋謙晉升為副都御史,並下敕令承認了自己的過失。

當時有人上書歌頌天下太平,皇帝拿出來給眾大臣看,大家都認為確實如此,只有楊士奇認為實際情況不是這樣,流離失所的人還很多,百姓的生活還很艱難。皇帝說:「是這樣的。」並且回頭看著大臣們說:「朕以至誠對待你們,希望得到匡救輔助。只有楊士奇曾五次上奏章,你們都沒有說一句話。難道果真朝廷中沒有錯誤的政事,天下太平了嗎?」眾大臣都慚愧謝罪。

後來,皇上賜給楊士奇詔書說:「從前朕受命代理國事,你侍奉左右,同心同德,為了國家而捨身,多次經歷艱難險阻,從不改變志向。一直到朕繼位以來,有好的建議就入宮稟告,期望朕治理好國家,堅貞而沒有二心,這些都刻在朕的心中。現在製作‘楊貞一印’賜給你,希望能繼續盡心匡輔,成就君主賢明、臣下良善的美譽。」後來在朝見皇太后時,皇上又對楊士奇說:「太后對朕說,先帝在東宮做太子時,只有你不怕違忤,先帝能夠聽從,因此沒有壞過事,又教誨朕應當接受直言進諫。」

因各地頻頻發生水災旱災,皇上召見楊士奇,商議寬大體恤百姓,以免除天譴一事。楊士奇請求免除拖欠的稅錢和柴火乾草的稅錢,清理滯留的冤案等,皇上同意了,百姓們非常高興。第二年,楊士奇又請求安撫逃荒的百姓,整治貪官污吏,一視同仁推舉有才能的人,皇上都同意了。

楊士奇等輔臣能夠同心盡職輔助,皇上能夠勵精圖治,關心百姓疾苦,虛心傾聽和接受進諫,這段時間內四海之內政治修明,社會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