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真神奇」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

  • 「大法真神奇」

  • 嬰兒血瘤不見了

  • 「大法真神奇」

    一位遠離城市,獨居深山的大法弟子談了他經歷的三件奇事。

    零六年春末到初冬大半年時間不下雨,四十度以上高溫持續五十多天,乾死老樹,沙土地旱成灰、黃泥土乾裂成塊,植物雜草根本就無法生長。可是,這位同修在開春時,從城裏買回一把空心菜插在旱地裏,無水無肥,這菜似乎懂得主人的心思,全家吃菜靠它的心理狀態,它長的嫩鮮鮮的,在四十五度的高溫陽光暴曬下也不打蔫,還十分茂盛,完全解決了他一家人吃菜的問題。別人看了都讚不絕口的說:「大法真神奇,連弟子都有神通法力。」

    這座海拔一千一百多米高的窮山,地少山陡無水源,長年缺水。這裏居住兩戶人家,食水靠的是前些年用炸藥炸個坑,再用水泥堵縫形成一個池子,積雨水過日子。平時這個池子裝滿水後,夠兩家人用一個多月。去年逢大旱,大半年不下雨,四十度以上高溫天氣持續五十多天,他們九口人,六頭肥豬,一群雞鴨全依仗這個池子的水生存。說也神奇,每天不管你怎麼用池子裏的水,可始終水不漲也不落,基本保持水位不變。他們平安度過了這個大旱之年。

    二零零四年八月的一天刮大風,把他房後的一棵四人圍不住的泡桐樹齊人高刮斷。九米多高的大樹被風刮的「喀嚓」一聲,不偏不歪的向著房屋正面的房頂上倒下來。眼看快要壓到瓦房頂時,只見那大樹慢慢轉移變換方向,變成一個九十度的位置,順著房屋的橫面走向著地。而更神奇的是:大樹靠牆一面橫長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樹枝,大的直徑有三十多公分粗,全部樹枝像是被一把不知有多大的刀砍了似的,離後牆距離兩米左右齊刷刷的從主幹的頭到尾的全部樹枝被斬斷,斬斷的樹枝從房頂飛過去,堆落在房前的土壩上,連房上的瓦都沒壞一塊,免除他家一場房倒屋毀的災難。

    這位大法弟子常說:「不曾見過師父面,師父常在我身邊。」


    嬰兒血瘤不見了

    我是雙城大法弟子。我女兒於二零零七年初在醫院生個男孩,從產房抱出來,我接過孩子,一眼就看見小孩左眼下角有一個紫青的小圓東西,黃豆粒大小,用手一摸還來回動。聽大夫說眼角底下紫青小圓東西叫血瘤,長大得手術。

    因我們母女都是修煉人,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大法弟子的孩子也是來得法的,大法無所不能,一切不正確狀態都能歸正。母子倆第五天就回家了。

    按照農村風俗得請大家吃喜酒,第十天招待賓客,來的人都是大法弟子,就一人是常人。大約十點多鐘,給孩子換尿布時,仔細一看,血瘤沒了!小孩更精神了,大家都深感大法的神奇。

    師恩慈悲,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