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監獄的黑暗和醜惡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七日】河北省女子監獄怕外面的人了解到監獄內的實際情況,屢屢造假。每次上級檢查團來檢查工作,就把敢於講真話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一些他們不放心的人關起來,不讓到車間去幹活,害怕暴露他們的惡行。該監獄一直對外謊稱所謂的人性化管理,裏面生活條件好等等。

比如說,工作時間造假說只有八小時,週六、週日休息。實際情況每天早上七點出工,七點半到車間立即幹活,直到中午只有半小時的吃飯時間,接著回車間幹活,晚飯也是半小時,沒有休息時間,一直幹到晚上八點半收工,回到監舍已過九點。而且還得經過多次報數,搜身才能回監舍休息。名義上說週六、週日休息,其實根本沒有休息過。並且基本上每月都要有一個星期加班到夜間十二點,高強度奴役勞動。

對於剛入監的法輪功學員,河北省女子監獄就把她們全部與其他人隔離。在教學樓一樓專門成立了一個攻堅組,企圖轉化這些大法弟子,不寫所謂的四書就不讓出門,不准自己打水、打飯,不准與別人說話接觸。剛開始用偽善的一面來欺騙你,當你的思維不隨它的時候,就暴露出其邪惡的本質,採取不讓睡覺等強制手段向你灌輸邪惡的謊言。有一位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連續七天不讓睡覺,毫無人性的折磨,實在承受不住,被強迫寫了四書。後來她把這一切都揭露出來,將自己為甚麼修煉,所遭受的虐待告訴大家,一次次的給獄長寫信反映情況。許多栽過跟頭的學員都談到這些問題,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關在教學樓裏。

最近,王博和她的媽媽被送到該監獄,在強行搜身時,她們堅決抵制,被好幾個人按著強行搜查,現已送入「轉化班」。據說轉化班一直播放以前王博被所謂「轉化」的片子,現在王博的到來使邪惡的謊言不攻自破。

除了法輪功學員,監獄中還劫持著其他蒙冤的人。如四監區郭玉梅因家裏自留地被村幹部強佔,長期與她媽上訪打官司得不到解決。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在2007年3月郭玉梅與她母親卻被騙至河北省女子監獄(沒有任何法律手續,謊稱帶她母親看病)。由於郭玉梅感到冤屈,不認罪,當天就被送入禁閉室關了兩個月才放出來,後被分到四監區,她母親被分到九監區。

郭玉梅一直堅持絕食抗議,找警官給她解決問題,但得不到解決,而想見獄長見不到,被迫無奈就在出工、收工時喊冤,結果遭到惡警李秀娟隊長當眾拳打腳踢,連搧耳光,連說帶罵,又被送入禁閉室。惡警怕她喊,就用衛生紙或毛巾捂住她的嘴,不讓她說話。有一次在車間,上級檢查團來了,警察找了幾個人把她的嘴捂住,按著她,不讓她動,致使郭玉梅臉色都變了,差一點窒息而亡。四監區每天拉她到醫院灌食,她媽由於身體不好,住在醫院裏也遭到野蠻灌食,生命垂危。本來郭玉梅之事屬於民事糾紛,不屬於法律刑法之列,警察知法犯法,該當何罪!

該監獄成立不到兩年,已有三個常人上吊自殺身亡,發生多起逃亡事件和暴力傷害行為。

邪黨的監獄真是人間地獄,陰氣沉沉,怪事不斷。在河北省女子監獄裏那些打扮得像男性的女孩備受青睞,經常有兩個女人在一起成雙成對,相互擁抱,吃飯時你餵我一口,我餵你一口,儼然一對「情侶」。不僅犯人如此,女警察看見那些不男不女的人都眉開眼笑,而對正派的人則板著面孔,氣勢洶洶,惡鬼一般。三監區有一個叫錢華的犯人,就是一個同性戀者。原來在社會上就把自己當成一個男人,和女朋友相處三年都不知她是女子。入獄後,她很快就和一個姓范的女監區長好上了,把她留在監隊,給她提供單間,掛上門簾。有一次被獄長抓住她們在裏面親熱,不得已,把錢華下放到另一監區。同性戀已經成了該監獄的一大奇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