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人心 圓容整體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正法進程走到今天,各地同修都能夠逐漸的整體配合起來,在當地證實法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在這個過程中,也體現出一些人心與障礙,在此我把自己接觸中所看到的一些問題寫出來,望同修指正。

怕心

怕心是阻礙整體溝通的一大執著。被此心帶動的同修多數不敢走出來與同修正常接觸,怕暴露自己;怕受牽連;怕抓;怕這怕那……我們都知道:真正的安全來源於師父、來源於法;來源於溶於法中。試想:溶於法中那金光閃閃的生命邪惡怎能動得了呢?而怕心本身就是一個生命走向圓滿的生死關。我們只要多學法、學好法,就一定能放下一切包袱,堂堂正正地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圓容於整體,更好的發揮個人與整體的作用。

對大法堅不可摧的正念才是邪惡最害怕的。怕心,是人心,也是修煉路上必須超越的心性關與障礙,是不能被認可、承受的。既然如此,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反過來正念解體一切「怕」的物質與因素呢?

整體配合的重要性

有時我們還會有這樣的念頭:「我修好自己,三件事也都做了,為甚麼還要講整體配合呢 ?」其實,這種意識中有時也隱藏著怕心和求安逸心。除此之外,也體現出對整體配合重要性認識的不足。

舉個例子:宿舍裏面鬧耗子,一、二、三號房間的人都在動手清理自己的房間、捉拿它,而狡猾的耗子立刻跑到四、五、六號房間躲藏起來,等一、二、三號房間的人一停下來,馬上又鑽出來破壞。第二次四、五、六號房間的人開始捉,它又跑到一、二、三號房間躲藏。如此這般,三番五次問題也沒能得到根除。最後,所有房間的人都意識到了:「齊心協力在同一個時間內共同捉拿老鼠!」這一下子耗子無處可逃,終被滅盡。從中也體現出共同配合的重要。

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中說:「我告訴大家,同時發正念,那五分鐘邪惡就在三界之內永遠不再存在了。就這麼重要。」師父講的是發正念,但同時我想也告訴了我們整體配合威力的強大。一個人做好,那是個人做的好,而整體配合做好,別說邪惡還想作惡,哪裏還有它的容身之地呢?等待它的就是滅盡。

猜忌心

往往在整體配合的重要階段;如整體營救同修或揭露當地邪惡的時候,突然會有這樣的傳聞:「某某曾向邪惡保證做內線」或「誰誰協調人有問題,可能是特務」等,給同修之間造成很大的波動與隔閡,影響了當時要做的事。

一切事情,都是針對我們的人心而來。遇到這種情況,我們是不是應該靜下心來找找自己:「這些現象不會是偶然存在的。是不是在做事中我們起了怕或自保的心,唯恐‘內部不純’牽連到自己,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呢?」在傳這些話的時候,也要想到為同修和整體負責。如果被誤解或傳聞,我想我們也要找一下自己是不是也有同樣自保、戒備同修的心?或者做事不注意安全,不夠理智,讓同修不能理解?我們都是修煉中的人,同樣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有自己需要提高的地方。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中說:「為甚麼有的地區學員配合的非常好,而有些地區配合的就不是那麼太好?不能說我們這裏有特務在干擾,強調有甚麼這個那個原因。其實我早就講過,你們心態很正的時候特務是不敢在這裏呆的,他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被正的場同化了,因為大法弟子發出的純正的這個場啊,會消除人所有思想意識中不好的東西,純正的場就解體它,解體人意識中一切不正的東西,這就是救度與慈悲的另一種體現。」

我們的人心與執著是最容易被邪惡鑽空子的地方。做的正,就能夠否定、破除這一切。

生命的來源不同,層次不同,特性不同,對法理的悟道和修行體現也會有所不同。所以彼此之間應該相互理解、圓容。非要講個你對我對,這也就是對自我的執著了。這種對「我」的執著有時體現在表面上,有時在心裏,就是總站在自我的角度衡量問題,認為自己的對,對方不在法上,感覺都應該採用自己的方式或方法,而不能從法理中全面的衡量。其實,當真的能夠退一步去看這個問題的時候,就會發現:生命各異,長短不同。在大的方向上,誰也沒錯,只是存在著欠缺和不足。無論採用哪一種方式,只要不執著於自我,互相圓容補充,都會做得很好。形成阻礙和干擾的,不是誰的方法好與不好,而恰恰是那顆執著自我不放、不能為法負責的人心。

比如斧與劍兩種兵器,斧認為:「看我多威武勇猛,力可劈山;劍不行,形體單薄,難成大事!」劍不服氣:「瞧你粗粗鈍鈍,我才是敏捷靈利,銳不可擋,誰又抵得上我精光四射的鋒芒!」兩者互相只去看自己的優點和對方的缺點。始終難熔一體,耽誤了很多大事。終有一天,各自悟道:放下自我,劍借斧的勇猛;斧借劍的鋒銳,二者並肩作戰,所到之處,無不所向披靡,真正是戰無不勝。

我們整體也是這樣啊!執著自我不放其實就是在放大自己的「私」,不能為法負責,從而破壞了整體的圓容。

一個生命如果時時刻刻都能夠以法為大,為了宇宙的真理,為了眾生寧願捨盡自己的一切,這不就是覺者的境界與威德嗎?為了大法,為了宇宙中那無數渴望被救度的眾生,我們還有甚麼自我不能放下的呢?

在整體配合中,「妒嫉心」有時表現的也很突出,如:協調人與協調人之間互相不平衡:「我們那片做得如何如何,你們那片做得如何如何;或甚麼事情怎麼讓別人知道沒讓我知道呢?也有的學員對協調人不服氣,四處傳言;或誰與誰走的近一些,有些事沒讓自己參與;誰的文章寫的好一些;誰的口才好一些;誰的主意得到了採納等等……心裏總是忿忿不平。

無論何時何地,我們都別忘了修自己,別忘了自己是個大法修煉者,是為法而來的生命。當這些人心,忿忿不平的情緒冒出來的時候一定要清醒。妒嫉是魔性的體現,要及時的修正,不能被其帶動。往往這個時候,周圍又會有人對你說:「某某如何如何不好,你如何如何好。」說不好的這個人恰恰也是你心裏不平衡的同修。邪惡的目地就是破壞,陽奉陰違,煽風點火,利用各種手段以達到間隔整體的目地。這個時候我們更要靜下心來,找出自己這顆心,這顆愛聽好話、希望在別人那裏有個好名聲,妒嫉別人的心,連根挖掉它。其實,誰好誰不好,本身就是人心在衡量,本身就是矛盾,修煉的人就是修自己,出現這樣的問題,不恰恰說明自己需要提高了嗎?哪一顆心使自己不平衡了,那就是該去那顆心的時候了。

其實誰做都是大法弟子在做;誰做都是在為助師正法而做;誰做也都是在為救度眾生而做,又何必區分你、我、他呢?只要正法需要,力所能及,能做甚麼,我們就踏踏實實的去做甚麼。不存在高低貴賤之分,只有分工不同而已。

安全與修口

修口其實也是修心。尤其對於做資料的同修,我們更要為其負責,不能隨隨便便的就把人家洩露出去。謹小慎微不等於就是理智,而甚麼都不在乎也不代表正念正行。這也涉及到我們能否真正的設身處地的為對方著想和負責。這種不修口有時是有意,有時是出於無意。有意的我想大家都會用法衡量做好,我這裏就舉幾個沒有意識到的例子吧!

在切磋中就聽有的同修這樣說:「我做的真不行,看人家張某某,雖然年齡那麼大,一樣能上網!比學比修,真是自愧不如!」(是找到了差距,但同時也沒做到修口,暴露了對方的身份。)還有的同修當著許多人的面說另外一個同修:「你這次做的(真相資料)效果不好哇!不清楚,以後得注意,我們做事得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單單忘了為對方的安全負責)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們真得懷大志而拘小節呀!邪惡畢竟還存在!不能因為我們的粗心大意給同修和整體帶來損失。有很多時候,包括同修切磋,我們完全可以不必稱名道姓的談到其他同修,涉及到了可以說「有個同修如何如何」就足矣。只要能說明事情,達到彼此提高的目地就行。

還有在電話安全,資料交接等方方面面,這都已經是老話題了。多次慘痛的教訓足以讓我們引以為戒了。麻痺大意和僥倖的心理同樣是漏啊!圖一時的方便可能帶來的卻是更多的麻煩。防微杜漸,時時刻刻都用高標準來要求自己。否則,一思一念的放鬆最終也會導致「千里之堤潰於蟻穴」!

慈悲圓容

整體或某個同修出現問題了,不是善意的指出和幫助,而是相互指責、埋怨,有的人還抱著這樣一種想法:「我早就知道結果會是這樣。」暴露的是私心、自我,還有顯示等人心,也是在承認舊勢力安排同時又往同修身上加壓,同時也內耗了整體的力量。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無論哪個地方出現了漏洞或不足,我們都身在其中,在這個問題上我怎麼認識?心怎麼動?是把矛頭指向別人、還是先找出自己做的不到位的地方,然後責無旁貸的去幫助、彌補、圓容?

向外推,指責,埋怨這種觀念也是一種物質存在。有時隱蔽的還很深,不易察覺。曾有這樣一件事:同修甲狀態不好,做了錯事,同修乙指責他不該這樣做。同修丙說同修乙做的不對,不該用這種態度對待同修甲。旁觀一個同修覺的自己看的清楚說同修丙:「雖然你的出發點是好的,是為了制止同修間的指責與埋怨,而你可能還沒認識到:你剛才也是以同樣一種指責的語氣在說乙呀!」此時,在場的同修都有所悟了:為甚麼這件事情讓我們看到啊?噢,原來我們都在看別人,能看到別人的不對,卻沒有拿這種不對來對照自己。只知道乙指責甲不對,丙指責乙也不對,卻沒有意識到:自身可能也存在同樣的物質,只不過是指責的對像不同罷了。真正需要去除的,是一顆相互指責的心。

還有一種情況:比如參加法會或學法,看到一些不足,往往也會冒出一種人心:「這個場不夠正,我也得不到甚麼提高,不如不來了,或這麼多老年同修讀法又慢,不如我自己在家學得多」等等。這種念頭說白了也是一個私心,只想從中索取,而不肯付出。如果換個角度想想:這件事,是去我哪顆心?我能為這個整體、為同修做點甚麼?我想這顆心就不是自私的了。環境不夠好,恰恰需要你我去彌補、開創;人心複雜,恰恰有我們可修的,逃避解決不了問題,互相切磋,共同提高;如不能容忍,不也是人心嗎?場不夠正,那我們就盡心盡力的去做,拿出自己的見解,共同在法中歸正。

還有的時候,看到同修有漏或障礙,礙於情面,不好意思指出。這種維護人情、面子的心也是該修去的,執著自我的觀點是一種「私」,而這種礙於情面也是在隱藏著另一種「私」。表面上看怕對方生氣,怕他不高興,怕他接受不了,好像在為對方著想,實質上也是怕對方生自己的氣,怪罪自己,真正保護的還是自己。

從自身做起放下自我,走好走正,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為整體負責,環境就會發生變化,這也是整體圓容的需要。在具體方面,我們地區漸漸趨於這樣一種狀態(有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指正):首先要建立學法小組,保證同修們的學法環境,這是最紮實的基礎。有甚麼問題在學法點上就會得到及時的切磋和解決。每個學法小組中都有一個協調人,然後每三、四個學法小組的協調人經常在一起溝通,在這三、四名協調人中又有能起到主要協調作用的一個人,找一定的時間與其他幾個大片的協調人(也是由三、四個學法小組的協調人中形成的)相互溝通,交流,這樣,就相當於一個地區從個人到整體,都有了相互溝通與交流的機會。個人或學法點有了甚麼問題,會及時反映到整體當中來,整體共同切磋或給予幫助,整體需要配合做甚麼事也都會有條不紊的協調、傳達到個人那裏去,「聚之成形,化之為粒」。

寫起來簡單,這個過程也是經歷了諸多的風風雨雨、磕磕絆絆,其中也溶入每一個同修為法負責的心,而且目前也仍存在著很多不足待於提高和完善。某個地區整體配合的好,與每個同修的共同努力是分不開的,也是正法進程推到了這一步,大法弟子整體上應該達到的狀態。總之,人心多,問題就多,人心少,整體配合得就會好。法有不同的層次,正法也有不同的階段。走到今天,我們就應該放下一切自我,整體圓容,整體配合,徹底清除舊宇宙中的一切塵埃!

我個人體悟:整體就像由一個個小身體宇宙構成的一個巨大的身體宇宙,那些「私」心和執著就像阻礙通脈的黑色物質與因素,大法可正一切人心。在整體不斷的精進和昇華中,最終這個正法洪勢所貫穿的巨大穹體也一定會達到無私無執,圓容無漏的境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