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殊勝的另外空間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我沒有參加過師父辦的班,但有幸去貴陽參加了西南三省和其他省市部份站長與同修的經驗交流會。到會上千人,其中有廣東、四川、重慶、貴州等地的站長。會場布置得很莊嚴,台上中央掛有師父法像,法像兩邊是大法輪圖形。

會中播放師父的講法錄音。聽著聽著,我的天目開了,而且開得很高:那些像雪花一樣的法輪飄到會場中,看見了師父的功身、法身、真身。還有好幾位大覺者站在師父真身右面,還有很多站在師父後面。師父的真身那真是金光燦燦的,連身體都是金的,帶著很美的帽子,穿的袍都是金色的。接著,我看見了銀河系,那藍黑色的空間中飄著亮亮的星球,很壯觀。怎麼說是師父的真身呢?我在一次看師父廣東講法錄像時,大約兩分鐘我看到師父五官又像真身,連語音都不一樣,我叫身旁的同修看,她說沒看見,接著就聽師父說,你看見甚麼就是甚麼。

第三天早上,大家到花溪公園去煉功,是師父在貴陽辦班時晨煉的地方。這個煉功場就像《轉法輪》裏講的那樣「紅光罩著,一片紅」,我看到的是粉紅色的天空,美極了!

「七﹒二零」以前,我家是學法點,每天有二、三十人來學法。一天回家,看見門口站立一個威武高大、全身盔甲的護法神。我立刻明白這是師父關愛我們。

師父在法中講,瀰漫在空間的空氣都是活的。我看到,凡是霧茫茫的天,它們就像原子符號一樣,一個連一個形成網狀,很好看。

九七年五月,在老伴重病住院期間,一天從醫院回家一進門,就看到掛在牆上的大法輪圖飛速旋轉,真壯觀,我被這情境感動的淚流滿面,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我就在師父法像前表示一定過好親情關。當處理好老伴後事,第三天就去參加晨煉了。

有一次回家一開門,看見飯廳裏的大桌子像沙子一樣蠕動著,而且蠕動的幅度很大。師父又一次讓我看到這實實在在的東西。

九九年六月的一天,坐在床上打坐,看見一個比我低約五層樓高的空間場,蓮台上坐著一尊佛,約有二尺來高,場裏有很多眾生,看見童兒拿著果盤,頭上梳著兩個小鬏鬏,他們的個頭都只有五~六寸高。

大約二零零二年三月,在助師正法中,一次打坐,看見從我前身飛出去一個像鐵臂阿童木那樣的一個功的形態,飛快衝向天空,只聽得一聲巨響,我的耳朵都響了,轟轟的。

去年秋的一天,外地同修來我地,在一同修家與我們交流,不一會兒,我看見窗戶外出去有很寬的空間場,師父的大法身坐在蓮台上,在右邊還有師父的功身,笑瞇瞇的很高興,身後的背景很美。我告訴了在場的同修。這個景象持續很長時間。

一次發正念中看到,在一個山區,有好幾百全副武裝的人衝鋒前進,突然猛烈的洪水從他們後面衝過來,瞬間就把這支隊伍全淹沒了。

零四年我在發正念時看到漲很大的洪水,有的地方只剩下一點點山頂,過後湖北確實洪水很大。今年六月又看見洪水像汪洋一樣,洪水更大,面積更寬,比那年還大。

正點向北京發正念,看到那個空間場出現不同景象。有的像覆蓋一層烏雲,正念開始,就把它從地面衝起來,很快就散掉了。一次看見一座像寶頂那樣很大的東西罩在北京整個地面,不一會兒就像爆破建築物那樣,很快就坍塌下去了。一次看見北京那地方堆了很多東西,有動物,有植物,也有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有一條像大蟒,蓋滿整個北京,發正念中這些東西很快就消失了。

我一直都是開著修的,看到的東西很多很多,不再列舉。通過我看到的東西,我體會到《轉法輪》書中講的都是千真萬確的。

我今年70多歲,過去全身都是病,完全是個廢人。我還練過多種偽氣功,那亂七八糟的東西害的我不淺。一九九五年八月得到大法寶書,次年四月正式參加集體煉功,正式走入修煉。大法給了我新生,古稀之年走路輕鬆。我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走好最後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