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延慶縣王豔芳再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三日】北京市延慶縣香營鄉男大法弟子王豔芳,曾兩度被綁架到團河勞教所受盡了各種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他的一隻腳經常會突然失去知覺。二零零六年七月份做真相時被惡警綁架,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月兩次被惡黨人員綁架迫害,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又遭綁架,再次被送到延慶張山營精神病醫院迫害。

王豔芳,男,三十多歲,是延慶縣香營鄉人,現住在縣城內。曾經兩次被非法勞教,被綁架到北京團河勞教所迫害。他經常在所謂的「大會」和領導「視察」時發出正義呼聲:「法輪大法好!」被惡警劉金彪一夥瘋狂電擊昏死過去不知多少次,身上滿是電傷,但滅絕人性的恐怖迫害從未使這位堅強的青年屈服,他的經歷催人淚下。

二零零零年五月至十月在團河勞教所二大隊,王豔芳先是被惡警多次用多根電棍電擊,直至皮膚焦糊,依然堅守信仰。又被惡警以「大」字形立著綁在上下鋪的床架上長期進行摧殘並電擊,面部被折磨得完全變形,但他不為所動。隨後惡警把他送入集訓隊繼續迫害,他一有機會就煉功,甚至當著隊長的面說煉就煉。惡警又氣又怕,當時的集訓隊惡警徐建華又對他進行慘無人道的摧殘,並唆使勞教人員充當打手,日夜進行折磨、不讓他睡覺、不給水喝等等。

期間王豔芳絕食抗爭,但無人理睬,惡警甚至變本加厲地折磨他。 十一月左右惡警把他送到二隊(十月以後取消了原來的兩個大隊,把原來的中隊都改成了大隊)。
由於受到長期摧殘,王豔芳變的不言不語,沉默寡言,被惡警及叛徒們譏為「神經病」。大約是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他的勞教期滿,勞教所以他精神不正常為由將其放回家。但他在家繼續受到當地派出所的反覆騷擾。

二零零一年三月左右,王豔芳又去了天安門廣場煉功,被非法勞教兩年,再度被劫持到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因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受盡了難以想像的非人摧殘。到團河勞教所後,他的一條腿已嚴重麻木,經常突然就失去知覺,摔倒在地。就是這樣,他還被惡警強迫練隊。惡警劉金彪曾親口說他把王豔芳電倒了(昏過去了)。

據當時在團河勞教所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描述:「迫害是非常殘酷的,兇狠程度令文明社會的人們難以想像,致死、致傷、致殘的現象時有發生。典型的如彭光俊被毒打致死,魯長軍被打折脊椎致殘;原來搞火箭研究的武軍被日夜綁在床板上連續一百天,每天還要被看管他的勞教人員侮辱、謾罵,武軍被折磨得肌肉功能障礙,走路都需要人攙扶,邪惡之徒還造謠說武軍有精神病;政法大學的學生龔成喜經受了罰站、罰蹲、電棍電擊、強行灌食、不讓睡覺等種種酷刑;樸實的農民楊樹強被暴打迫害致耳膜穿孔、流血流膿、腰部腿部嚴重受損;王豔芳兩度被綁架到團河,受盡了難以想像的非人摧殘,以致他的一條腿嚴重麻木,有時失去知覺,走路不便。我曾見他在惡警指使下被兩個勞教人員拽著兩隻手,拖著他在操場上轉,鞋子被拖掉了,兩腳擦著石灰地;協和醫科大基礎所的劉霄、林澄濤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二零零七年四月下旬王豔芳夜晚發真相資料時被治安人員跟蹤舉報遭綁架,由於他不斷高聲喊「法輪大法好」,在惡人拳打腳踢中不配合他們任何要求,第二天被釋放回家,但是腿被惡警踢的幾天不能走路。

五月十五日,王豔芳再次被警察綁架,十六日被送到延慶縣精神衛生保健院進行迫害。大夫聲稱公安局交了押金要住四十天,然後進行精神病鑑定,實質是要長期迫害王豔芳。這次惡警再次迫害他,據大夫說他被綁在床上強行注射藥物。

王豔芳出來後,被迫流離失所。據悉,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又遭綁架,再次被送到延慶張山營精神病醫院迫害。

望見到消息的大法弟子正念營救同修,並將所知道的詳細情況上網。

北京市延慶縣看守所 總機 81197830 60158680
所長:吳風忠 010--81197991       
李立巨 13716188335
延慶公安局總機:81192222
國保大隊:(010)8119 8004 (010)81198121,李金合:13701073860,姜書亮:(010)6914 2709(家)
延慶縣610辦頭目:劉連山,劉合榮,電話: 010-69103007
延慶第四小學校長:段金星:電話:69145920 手機:13701179884
延慶縣醫院總機:010─69103020
急診電話:1443 掛號諮詢:2116 門診部:2125
張麗──院長 電話:1698 盧偉──副院長 電話:3698 或 2210
盧鐵武──書記 王力──副書記 電話:5698
工會──電話:3112 保衛科──電話:3506
政工科──電話:3122 護理科──電話:3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