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純淨心態寫真相紙幣救度世人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我是個退休在家時間充裕的老年弟子,自從零六年二月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肯定了真相幣的作用後,我就開始寫,因為我知道,師父都說這辦法好,那一定是最好,一定能發揮更大的作用,救更多的人。我本著師父說的寫「法輪大法好」、「退黨」等。那時只是自己寫自己用。

直到零六年十一月底。我們在學法小組上提到了寫真相紙幣的事,有個做生意的同修說:「你們看我挑好了一百張一元的準備寫,可我沒有時間。」我說:「我有時間,我寫您去花,花的多救人就多。」同時又有兩位做生意的同修參與進來。這樣我就每天抽一定的時間寫幾十張,除去自己花之外,分發給他們,而沒條件寫真相紙幣的其他同修也陸續的參與進來,需要消費時,就到他們那換寫有真相的錢花。

在寫和花的過程中,也是一個修自己的好機會。先說我寫真相紙幣。看到有折角的,用手撫平;有撕裂的哪怕是一個小小的口子,都要用透明膠粘好,增加使用壽命,周轉的時間長,看的人就多,救的人也就多。寫好後多數兩遍,一是避免與同修換錢時出現差錯,二是加持真相紙幣更多的能量,讓其發揮更大的能力去救人。因為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中說:「因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發,你摸過的東西都會留下能量,都是閃閃發光的。」

寫的時候,真的是懷著一顆善心、救人的心在寫,手在寫的時候心跟著默念「法輪大法好」,寫多少張念多少遍,真的把自己修好的那份慈悲灌注在真相紙幣上,灌注在字裏行間。這樣寫出的字工整、漂亮、有能量。一口氣寫幾十張也不覺的累,而且狀態非常的好,真的是事半功倍,同時在寫的過程中修去了自己的幹事心、顯示心、求安逸心。而且我與同修間達成了一種默契、和諧,體會到了同修對我的信任,換錢時,我數好的,他們根本都不數,讓數也不數,那種親切感、信任感是常人、不真修的人無法體驗到的美妙。

花真相幣的同修也是修自己的好機會。有個同修說:「我在花真相幣的時候沒有任何想法,沒有任何怕心,就是讓人們明白真相得救。」他最多時一天就花出去八十多張。他說:「我現在花錢時,沒有真相幣,心裏就空落落的,那麼多新的、好的紙幣沒寫大法真相,就花出去了,太可惜了,它能救人呢。」

有一次,我給另一同修送真相紙幣(這同修是七二零以後開始修煉的),看到她那有幾十張別的同修用印章印的真相幣,我出於安全考慮就說:「我這些就先不給你了,我怕……」我的話沒說完,同修就堅定的打斷我:「出正念,不要怕這怕那的。」我說:「對,對,出正念。」當時我的心裏真激動,眼淚都快下來了。新學員哪,而且她的家庭負擔很重,孩子上高中、丈夫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她每天只睡三個多小時的覺,堅持學法煉功,還要打點自己的生意,就是憑著對師父、對法的堅信,踏踏實實的堅定的跟上正法的進程。

還有的同修不善言辭、默默無聞、給多少紙幣都毫無怨言,又有多少同修在花真相紙幣的同時修去了自己的怕心,直接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雖然真相紙幣不能像真相傳單寫那麼多、講那麼明白,可它卻起到了很好的鋪墊和傳達信息的作用,而且面積廣、速度快、真實無本萬利。在我們這裏寫真相幣、花真相幣已打開局面,形成趨勢,發揮了很好的作用。

所以我建議大陸的同修們,有能力寫的都拿起筆。前提是寫的時候一定要用心去寫,字跡工整、端莊。讓人們看到它,就感受到善的力量,激發人明白的一面。千萬不要龍飛鳳舞、寫草字,人們看到後有反感,說了不好聽的話,對大法不敬的話,那你是救人呢還是害人呢?而且師父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要想做好這件事情,就必須得達到最好的效果,真正能把那個人度了、救了,我才做,也必須得做到這樣。」我們是師父的弟子,要向師父學,聽師父的話,把救度眾生做到最好。

花真相幣人人都有這個能力,而且我們這都是帶動家屬(不修煉,但明白真相的人)去花,這就看我們站在甚麼基點上,用心如何。我們大陸有多少做生意的同修啊,每天經手的紙幣得有多少啊,如果我們大陸同修都能做到有能力寫的寫,有能力花的花。這將是一個多麼龐大的數字呀,得救多少眾生啊,而且那麼多的真相幣都有「法輪大法好」的字樣,那正的場得是多大呀!而且師父在新的講法中又告訴我們:「目前大家就是怎麼樣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美國首都講法》)那我們就人人都發揮自己在法中得到的智慧救更多的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