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糾正政事 盡職敢言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三日】韓宜可,字伯時,明朝浙江山陰人,洪武初年被提拔為監察御史,為人正直,以盡職敢言而著稱。

韓宜可彈劾奸邪之臣曾不避權貴。當時的丞相胡惟庸、御史大夫陳寧、中丞塗節受到皇帝寵幸,有一次,這三人正坐在皇帝身邊悠閒的交談,韓宜可徑直上前上奏文章,彈劾這三人的險惡用心,說他們依恃功勞和寵幸作威作福,請求治他們的罪。皇帝發怒說:「快嘴的御史,竟敢排擠陷害大臣!」命人將他關入了大獄中,不久釋放了他。

韓宜可知道觸犯「龍顏」的後果,但他遇事依舊持正行事,直諫敢言。洪武九年,他被任為陝西按察司僉事,當時有上萬官吏因罪被貶謫去屯守鳳陽。其他人都坐觀事變,不敢提此事,只有韓宜可上疏爭執,請求按照刑法分別論處罪行,皇帝最後同意了,很多的人因此而受益甚多。

一次進京朝見皇帝時,恰逢朝廷將一些有罪官府的男女賞賜給各部門,唯獨只有韓宜可不接受,他極力論說:「處罰罪惡不延及妻子兒女,這是古代的制度。有事隨意株連,這是濫用刑法。何況男女,是人中的大倫常,婚姻過了時候,尚且要傷及和氣。滿門連坐,這豈是天朝所應做的。」皇帝同意了他的看法。

韓宜可官至左副都御史,他去世時,當天夜裏有一顆大星隕落,馬槽中的馬都驚恐嘶鳴,人們都說這是韓宜可去世的應驗。

敢於直言的監察御史還有周觀政和歐陽韶。周觀政也是山陰人,他曾負責監察奉天門。有一次,一宦官領著女樂入宮,周觀政制止了他,中使說:「皇帝有命令。」周觀政執意不聽。宦官不高興的進去了,不久出來報告說:「御史還是算了吧,女樂已停止不用了。」說罷想要回去,周觀政又拒絕道:「必須當面奉詔。」不久皇帝親自出宮,對他說:「宮中音樂廢缺,想使宮女學習罷了。朕已經悔過,御史說的對。」見此情景,旁邊的人沒有不驚異的。

歐陽韶擔任監察御史時,有一次皇帝發怒要殺人,其他御史都不敢說話,歐陽韶快步上前,跪在殿廷下,倉促間不知說甚麼好,只是急忙拱手在額頭上,高聲道:「陛下不可以。」皇帝見他如此樸實誠實,聽從了他的話,沒有濫殺無辜。

以天下社稷和百姓為重,能夠糾正君王的過失,輔佐君王施行德政,這是身為忠臣賢才的本份和職責。這幾位明朝御史因此而名留青史。反觀中共惡黨掌控下的很多官吏,他們不知抵制和糾正邪惡指令,為百姓伸冤做主,為國家前途負責,反而以荒唐的「愚忠」為託詞,實質為了一己私利一味的追隨附庸惡黨,不惜出賣自己的良知善念去助紂為虐,這真令人髮指,如再不悔改,必將同惡黨一樣飽受天譴,被釘上歷史的恥辱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