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與正念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從一九九九年四二五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來,一度對「大法弟子」一詞有一種特別的感覺。聽到在常人面前提「大法弟子」就感到有些古怪,聽到同修們談「大法弟子」覺的像喊口號一樣,聽到「法輪功學員」則不會動這樣的念。在學法和讀明慧文章中,自己明白了「學員」和「弟子」是有區別的,也發現了自己和「弟子」的狀態中好像隔著一層膜,自己有時想自己是不是「大法弟子」,心裏也是感覺不那麼踏實。最近在修煉中,面對這個問題時,師父點化我突破了這個部份,將法理體悟與大家交流,請慈悲指正。

學員與弟子的區別

個人認為,「學員」與「弟子」的根本區別是基點問題。就是基點是為私為己還是無私無我,和是不是站在人的基點上修煉的問題。

歷史上,修佛修道的人數眾多,但是道家學道的很多,得到真傳的只有一個弟子,其他學道的人從砍柴洒掃開始,最後至多得到術類的東西,無法得到真道。釋迦牟尼的弟子,也分為出家與在家、男眾與女眾、大眾與小眾的區別。禪宗二祖慧可在少林寺達摩祖師前斷臂求法,才成為禪宗弟子。以前修煉中,有了修道的心也未必能成為那一門中的弟子,不是弟子的人,更不可能得到那一門中的真傳。

慈悲的師父「把學員都當作弟子」,把宇宙大法捧給了我們每個想要修煉的人,把法輪大法一門中的無比寶貴的東西給了我們,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來,用對待弟子的標準對待每個學員,不管我們精進爭氣與否、生命來源如何、業力觀念多大,只看我們那顆想要修煉的心。

那麼,是不是師父這樣對待我們,我們就自然成為弟子了呢?我認為是不是大法弟子,要看每個人內心怎樣擺放。

「學員」的基點是學大法,把修煉作為生活中的一部份,和以前修煉者「我」要修煉;「我」要修成正果;「我」要脫離苦海的心態很相像。這種基點是以我為主的,以個人圓滿為主的,所以會有「「我」要怎樣提高,「我」要做那些大法工作,「我」為何狀態不好,「我」能不能修成」等等想法的出現。在修煉中以自己為中心,計較自己狀態好壞,計較得失,修煉狀態起伏不定,正念不強,跟這種心態很有關係。

這樣的基點實際上是對大法有所求,想從法中索取。修煉的動力是因為通過修煉可以達到自己的目地:其中可能有對正果和佛位的追求;也可能有對世間苦難的逃避;也可能有自己的根本執著想在大法修煉中找出路。這樣造成了「學員」不管如何做三件事,如何修心,只能改變自己願意放棄的那部份,很難完全同化法。因此在關鍵問題上,往往容易從自己的基點上看問題,而被執著和觀念帶動,做出錯誤的選擇。

比如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後,到北京證實法,「弟子」是為了護法,「學員」也會出來,行為相同,但心裏是怕被落下,怕不能圓滿。至今在家學法煉功的「學員」也是如此,怕自己被抓,被打,妥協而掉層次,怕損失自己的利益,認為在家也是修煉,也能得到自己想追求的東西,因此走向邪悟。《九評》出來之後,「弟子」會認為這是結束迫害、講清真相的好時機,「學員」則會覺的是搞政治,常人不理解會對大法產生誤解,其實真實原因是害怕自己不被常人接受。基點不同,產生的一念不同,行為的效果當然不同。

「學員」是「人」在修煉,關鍵時刻的決定往往是維護人,維護自己的觀念和執著,想不起維護法,證實法。

「大法弟子」的心態是自己是大法中的一粒子,自己的一切在大法中,以法為大,「無論你們做甚麼,都沒有去想自己是在為大法做甚麼、應該怎麼樣去為大法做、我怎麼樣能夠為這個法做好,都把自己擺在大法當中,你就像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一樣,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用一個粗俗點的例子做比方:比如一家公司,裏邊幹活的人都在工作,看起來一樣。但是公司的老闆和工人的心態完全不同,老闆把公司看成他的一部份,而員工往往把工作當作一個任務,所以對待公司的心態很難像老闆一樣。就如同人們都注重自己家裏的清潔和裝修,對公共地方就不會那麼關注。

那麼,「弟子」和「學員」不同心態帶來的區別是怎樣呢?「這種思想看起來好像挺對的,大夥都一樣。其實怎麼能一樣?做的工作不一樣,盡職盡責成度也不一樣。我們這個宇宙還有個理,叫不失不得,得就得失。」(《轉法輪》)

所以,在大法工作中,「學員」和「弟子」的狀態也不會一樣,可能從表面上看起來,「學員」也可能非常精進,為了積累威德搶事情做,或者撿自己喜好的項目做;或者搶自己認為威德大,「重要」的項目做。但是真正的基點上,還是「我」要為大法幹甚麼,沒有達到自己的期望或者是目地,很容易就動搖或者洩氣,甚至做大法的事變成了證實自己,是用人的基點在做大法弟子的事。

「弟子」的狀態可能不顯山不露水,但是基點是真正以法為大,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心態是平和而堅定的,而且會以大局為考量,默默去補其他人的不足,不容易陷在自己的觀念和評判中。是用神的基點和心態在走人成神的路。

「弟子」和「學員」不同心態最後的結果會是怎樣呢?個人體悟,師父對弟子的要求是很高的,弟子成就的也是最偉大的。我們在反迫害和修煉中的正念正行,為未來的宇宙留下參照;通過走人成神之路,為未來宇宙留下圓容不破的機制,生命有洗淨自己的機會;通過煉功,我們的身體從肉身到極微觀下的整個小宇宙體系,將成為未來宇宙結構中千萬個大穹的物質結構;我們將成為未來宇宙法的一部份,我們從大法中證悟的,將成為我們那個體系中的法;我們在修煉中修去不好的執著和因素的過程,會作為未來生命返本歸真的參照;我們就是未來宇宙和未來宇宙法的一部份,為宇宙中的眾生和正的因素負責。

而要成就這一切,就需要我們全身心的溶於法中,而不是把自己的因素放在第一位。

「如果只把個人的圓滿當作是最高的事,我說那不配當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北美巡迴講法》)

得了法,當然同化法的一部份就是神,但是這離我們來的目地,和師父對我們的要求,相去甚遠。而且帶著這種「學員」的心態去求圓滿,其實是很難擺脫舊宇宙為私為己的根本因素,還是沒有具備新宇宙生命的本質,是不是能夠進入新宇宙,還是要打問號。

大法弟子的正念

師父在講法中多次提到正念,也要求大法弟子一定要用正念看問題,那麼,正念是甚麼呢?大法弟子的正念應該是怎樣的?

師父在《美國東部法會講法》中曾提到:「這裏指的一切心當然是你修煉中的一切正念啦。正念實際上也是正的認識」,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師父講到:「我今天看明慧網報導,有個學員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給對接就打上石膏。這學員想都沒想自己會殘廢,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學法,正念很足,能夠坐起來一點的時候就煉功。醫生告訴她粉碎性骨折都沒對就給打上石膏了,這都是那些個監獄的醫院幹的,她不管那個,我要盤腿煉功,疼的不行還堅持,後來盤腿也不疼了,結果好了,現在又蹦又跳的甚麼事兒都沒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樣。(鼓掌)你們誰能夠這樣,舊勢力就絕對不敢動他。誰能夠這樣,誰就能在過關中走過來。甚麼叫正念哪?這就是正念。」

每個層次上的生命都會有正念,就是按那個層次的標準來衡量的,那個層次中正的認識和思想念頭,比如人的正念現在就是支持大法和反對惡黨,以及按照道德,用中國五千年神傳文化中的正的部份行事。而對大法弟子而言,正念就決不是這個標準中的念頭。人不能放下生死不算沒正念,大法弟子放不下生死、放不下世間得失時產生的念頭就不是正念。

個人體悟,大法弟子的正念就是符合師父的要求,來源於法中,大法弟子應該具有的正的認識和念頭。

正念只能來源於法中。來源於人的認識、觀念、其它的學說、理論、或者其它法門的東西都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所以談不上正念。我們在長時間的學法中,可能出現的一個誤區就是為了「學法」而學法,沒有真正靜心同化法。同時,在生活中往往出現「過去有人在公園練功也好,在家裏練功也好,練的倒挺用心的,很虔誠,練的也不錯。一出門就不是他了,我行我素」(《轉法輪》)。變成了學法是學法,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沒有時時處處按照法理要求和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

那麼在我們的日常在常人社會的工作和學習生活裏,往往不自覺的就按照在人中養成的觀念和認識來指揮自己行事,這個時候,往往正念是不足的,也忽略了自己是大法弟子。

此外,在學法時,每個人都會有在法中的體悟和對法的認識,這當然是非常美妙愉悅的過程。在生活裏,在常人社會裏,往往就忽略了「做到是修」,只是法理上清楚了,明白了,悟到了,並不等於自己做到了,也不等於自己修到了那個境界。修煉的不紮實也導致了沒有真正溶於法中,導致了正念沒有那麼強,那麼足。如果踏踏實實的「做到是修」,按照法理指導行事,那本身也是加強正念的過程。

修煉層次不同,狀態不同,所以每個人的正念也不會相同,法對每個層次中修煉的弟子要求也不同,所以修煉是不能有樣學樣的,別人做的好壞對錯與否,只能作為參照。別人做的不如你,可能因為對你要求更高,不應該覺的自己比別人強;別人做的比你好,是因為讓你看到差距,也等於你修的不好,是需要突破的時候了。但是在根本的正念上,我們必須無條件的去按師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的狀態。

在這場迫害中,師父告訴我們「一個不動能制萬動」,「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按照這樣的要求就是正念,反之,用各種藉口掩蓋人心的念頭:「忍過眼前,出去以後再講真相」;「不配合會挨打加刑」;「出來怕被抓」;「不寫保證會丟飯碗」等等這類念頭就是人心,不是正念。

在舊勢力的因素和黑手爛鬼對學員身體的迫害中,師父要求我們「作為我這個當師父的來講,正法中我是絕對不承認利用這場邪惡迫害來考驗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著承受迫害因此而修得高的錯誤想法。」(《在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這方面對我們正念的要求就是「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那麼在干擾和迫害中,諸如「我有心沒去,所以它迫害我」;「這樣是不是消業」;「承受迫害修的高」;「被迫害挺過來,做的好說明修的好」;「幫我去掉某某心」等等這些想法都不是大法弟子的正念,當然起不到應有的作用,甚至加重了魔難。

師父在《轉法輪》裏講到:「好壞出自人的一念」。所以在每個問題上,是不是用大法弟子的正念看問題,就決定了每件事情的結果。修煉人都知道,人的思想來源很複雜,如果是用大法弟子的正念看問題,在另外空間,我們的一念符合了法,當然法的因素就和我們身體的空間溝通了起來,在我們的背後和另外空間就有了法的力量,我們金剛不動的正念,我們來源於宇宙大法中的力量就會使一切不正的,一切的干擾和迫害解體。所以只要正念強,我們就是不被舊宇宙的因素制約的。

來自於宇宙法中的正念也是無所不能的:我們在處理事情覺的力不從心的時候,往往都是因為正念不足。常人社會中任何事情都受這一層的法理制約,任何事情和技能都有它自己的指導原則,而這些都來源於宇宙的法,法中涵蓋著各層、各種體系的法,所以正念一足,法和神都會給我們智慧。解決人間看起來不可能,或者沒辦法的事情,都是有路可走的,而站在人的基點上,用人的念解決問題,的確是無從下手。

如果不是動正念,不管那個念頭看似再有道理,或者再有利於自己的眼前利益,那個念頭的來源不管多高,都是來源於舊宇宙。或者來源於人在常人中養成的觀念,這樣的念頭是無根的,也給舊勢力提供了干擾和迫害的機會和藉口。「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清醒》)

師父告訴我們:「你們知道嗎?就單單這一個修煉的問題,在宇宙低層是多複雜,到了高層次上就簡單了,沒有了修煉的概念了,只有消去業力的概念;再高層講的是一切麻煩只為了鋪上天的路;再高層甚麼消業呀,甚麼吃苦啊,甚麼修煉哪,沒有這些概念了,就是選擇!」

我們在修煉中,其實每一步都是選擇,早上要不要早起煉功、每一關選擇放棄執著還是固守自己的狀態,都是選擇。用正念選擇,就是走正了我們修煉的路。如果不放棄用人心衡量問題的習慣,每個選擇不是在正念中做出的,就好比走路每個路口都走錯,最後就只能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很多時候,一件事出來時,師父是不講的,那麼在這個時刻,我們是不是用正念看問題,就尤為重要。比如《九評》的出現,明慧網上登出是不是可以和常人結婚,關於《蒼宇劫》等等事情,很多時候需要我們用正念判斷,而往往身邊各種看法都會出現,讓你選擇。許多時候,我們形成了自己一套判斷事情的方式和標準,往往覺的那已經是自己的一部份了,那一刻就忘記了自己是個大法弟子。比如是不是和常人結婚的例子,師父的法中並沒有明講,站在人,或者是「學員」的基點上當然是認為可以的,可是站在大法弟子的基點上,救度眾生如此緊急,常人也無法理解我們的所思所想,更無法在修煉上互相扶持,到了最後,往往變成了一個神被人拖累的狀態。為了個人對某個個體的所謂「善」,付出的是更大範圍的代價。當然,法大,大法無邊,有的是辦法讓弟子修煉,但是對於每一個弟子而言,在正法之中,忘記自己是大法弟子,其中帶來的損失是非常大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