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講真相的出發點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開始講真相時,我只是把它當作師父讓做的三件事之一,身為大法弟子必須去做,做好了高興,做多了高興,做少了、做不好了就不高興,還覺的自己重視講真相,其實是在常人的情中、用人心看待這件事。常常想:要去講真相,今天講了多少,同修講真相遇到甚麼情況了,要注意,等等。講真相中往往只顧自己講,很少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想,還容易被表面結果帶動,認為常人太迷、真相難講。好像怎麼做都達不到大法對修煉人的要求。

隨著不斷的講真相,不斷的學法,我發現自己的這些想法圍繞著一個中心,就是「我」。講真相的出發點是「我」,而不是對方、眾生。這也許就是我講真相效果不盡人意的原因。

有一次,在發《九評》的時候,我心生一念:還沒有明白真相的有緣人啊,快來找真相吧,願你們都能得救;我要把這份資料放在一個最乾淨、最引人注目的好地方,讓有緣人來拿。我邊走邊觀察四週,很快發現一個好地方,我請求師父幫助讓那裏沒人打擾。過去一看,果然如我所願,我從容鎮定的把書放好,又從容的離開。長時間很少有真相資料的地方終於有了資料,那裏的有緣人一定會來。那一刻,我感到自己真的溶在大法的慈悲中,想的完全是對方、是眾生,而不是自己。我體會到:大法弟子因為同化了大法才會有神一樣的慈悲和純正表現,才會有救度眾生的智慧和能力,真正救度眾生的是師父和大法的無邊法力。

我清醒的認識到了講真相的意義:那是正法時期這個宇宙歷史的關鍵時刻世人得救的僅有的機會。真相資料也不僅僅是一本書、一張光盤、一份小冊子,那是世人走向未來的途徑,是世人必須面對的選擇。我開始理解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大法弟子講真相的真正意義:不僅是自己修煉的一部份,更是為了眾生得救,為了證實大法。

再做真相的時候,我考慮的不僅是真相資料放在甚麼地點更合適,而且要考慮針對甚麼樣的人製作甚麼內容、甚麼形式的資料更合適,甚麼時間發放更好,怎麼樣才能使每一份資料真正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比如知識份子一般比較清高、注重形式,打印的小冊子不容易引起重視,我就和同修配合製作正規版本的《九評》,結合著光盤和小冊子,放在塑料文件夾裏發放。既然救度世人是我們講真相的出發點,也是我們講真相的目地,那麼講真相中我們做的每一件事,每一個過程,都要達到這個目地。是我們用神的慈悲在救人,擺正這個關係,就不會被人心帶動,才能救了要救的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