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立即終止迫害

又一個「七•二零」到來前的思考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又一個「七•二零」就要到了,大法弟子已經走過了八年的反迫害歷程。回顧所走過的路,大法弟子堅韌不拔的精神,面對迫害始終遵循「真善忍」的堅定,贏得了世人的尊敬,也幫助無數人擺脫了中共謊言的矇蔽。然而另一方面,這漫長的八年又是如此的沉重,因為這場迫害原本就不該發生,更不應該持續這麼長時間。

在迫害已長達八年之際,作為肩負重任的大法弟子,我們有必要認真檢視一下我們在法理上的認識和我們的心態,我們認識到自己的責任了嗎?我們知道如何完成我們的使命嗎?

交流中注意到一個問題,有相當一部份同修對於立即終止迫害沒有清晰的認識,沒有認識到迫害到現在還在持續是不正常的,而終止迫害的主動權其實掌握在大法弟子的手中。

有的同修覺的迫害之所以還沒有停止是因為師父要我們救度更多的眾生,而迫害停止了,可能大淘汰就要開始,很多人就不能得救了。我想這是對師父講給我們的法理的一種錯誤認識。師父從來就沒有承認過這場迫害,當然大法弟子也不應該承認。這場迫害持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不應該存在的。大法弟子不需要在被迫害中修煉,世人也不是只有在這種狀態下表態了才可留、不是只有在這種狀態下才能正確表態。早一天終止迫害,讓人扭轉錯誤觀念、正確認識大法會更容易,會有更多的人能得救。

還有一些同修覺的我們目前的很多項目都是做長期的打算,在法中我們也認識到不能執著時間,不能執著結果,所以就走向了另一個極端,覺的反迫害是一個長期的事情,認為迫害不太可能立即停止。其實,不執著結果不等於不重視結果,不執著時間不等於縱容迫害的持續。迫害哪一天結束,是每個大法弟子選擇的結果。

在幾年的反迫害中,隨著我們證實法的項目越來越多,攤子鋪的越來越大,也很容易使我們沉浸在具體的事務中;面對著一個個實際問題的挑戰,一定成度上把反迫害當作了一項艱鉅的正義事業,雖然很辛苦,但好像有點「樂在其中」,在舊勢力安排的邪惡考驗中,「以苦為樂」的「自豪」的修煉著。

師父告訴我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這場邪惡的迫害是不被承認的,應該立即被制止,這一點大家都知道。那麼怎麼終止迫害呢?前些年,有同修把希望寄託在常人社會的變化上。在師父給我們指正後,大部份學員糾正了這個想法。但現在還有一些同修在等著師父終止這場迫害。師父當然有能力做到,可是,我理解,師父是把這樣的歷史使命賦予了我們。

師父在正法中的艱辛和用心良苦是我們無法體會的,但師父在講法中清楚的告訴了我們應該如何做。師父傳給了我們大法,賦予了我們神通,未來的新宇宙屬於我們,我們所走過的路將是未來的參照。一件事情是大法弟子自己做到的還是師父替我們做的,這對於未來的宇宙的意義是完全不一樣的。而且,我理解,大法弟子的得法、證實法、走向圓滿、成就果位,也是師父在整個正法中、在造就新宇宙中的一步棋。我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達到要求,完成我們被賦予的歷史使命。

那麼我們怎麼才能做到終止這場迫害呢?真的像在觀念中看起來那麼艱鉅嗎?我想大家都有過體會,一件事情看起來非常困難,甚至於沒有出路,可是我們一旦想到自己是個大法弟子,按照法理的要求去做,往往問題迎刃而解,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要終止迫害,需要我們在法上認識,改變常人觀念給我們的種種限制,一旦我們昇華上來,師父和大法會賦予我們無比的威力,情況會發生神奇的變化。

我們曾有過很多次機緣,比如「四•二五」,如果有更多的修煉者在法上清醒的認識,迫害也許根本沒有機會發生;「七•二零」,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成熟理性,走出人來,迫害就不會繼續。而我第一次認識到我們走出人來可以終止迫害,是讀了《嚴肅的教誨》。去年,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被曝光,如果我們能夠抓住機會,向社會各界廣泛徹底的揭露邪惡,現在的形勢應該也不一樣了。由於在修煉上還不夠成熟,我們錯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機會。

八年了,我們無數的同修,大陸的和海外的,都為證實法吃了很多苦,付出了很多努力,夜以繼日,不眠不休,還承受著種種風險。但是我們不能只停留在肯吃苦、能吃苦的層次上,法對我們的要求遠比這要高的多。正法需要甚麼,未來的宇宙需要甚麼,是我們考慮問題應有的基點,也是我們必須去完成的使命。

又一個「七•二零」到了,當我們奔赴美國首都華盛頓參加反迫害活動時,當我們在海外各地揭露中共的暴行時,當我們在大陸險惡的環境裏傳播真相時,請不要忘記大法弟子才是今天人類社會的風流人物,我們是決定著人世間每一個人未來的生命。讓我們每個人都用大法弟子堅定的正念,立即終止這場本不該存在的迫害!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