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惡警馮得富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我是永州市祁陽縣觀音灘法輪大法弟子雷善林,今年27歲,99年過年後開始修煉大法。4.25以後,我們村的法輪功學員迫於家庭壓力放棄了修煉,而我卻越學越想學,幾乎每天都去煉功點煉功而回來時差不多晚上12點了,有時在同修家裏睡,我們農村白天要幹農活,晚上才有時間煉功。

720以後,父親知道了我在學大法很生氣把我叫回去狠狠的打了一頓,當時我學法不深也沒同他講清大法真相,我的父母對大法一點也不了解,只知道惡黨宣傳的那一套。我心裏知道大法好,可是沒有大法的書,無法學法,就放鬆了自己。直到2000年下半年我又遇到了同修,經過交流以後,我感到無比的後悔,很快的就請來了大法書和經文在家偷偷的學。

12月23日,我跟幾個同修順利到北京西站。12月24日我在準備上天安門城樓時被非法搜身,我立即大喊:法輪大法好!不一會我被惡警們按倒邊打邊拖到了天安門城樓旁邊的一個小房間裏。我看到了惡人惡警暴力對待大法學員,有的被連續打臉,有的被踢胸部……,很是兇惡,卻沒有一個大法學員反抗。我的臉也被幾個惡人狠狠的抽打,他們問我是哪的人,多大了,為甚麼來北京?我一句不答。一會兒我們被惡警推上一輛麵包車,拉往天安門分局。到了天安門分局我又被推下車,這時天安門分局裏有幾百同修向我們鼓掌示意。我雙手合十走到同修中間一起背《洪吟》。當時能量場太強了,惡警根本不敢靠近,只是守在天安門分局大門口不准我們出去。

大約2個小時後,我被惡警單獨拉到天安門分局的一間房子。那裏的惡警對我又打又踢,非常邪惡,他們想讓我說姓名、地址,我就是不說。他們氣的沒辦法,還說他們手都打痛了。大約下午4點多鐘,我被他們連推帶打的弄上車拉到門頭溝看守所。在看守所門口,又有惡人問我姓名,地址,我都不理它。惡人見我身上沒傷,只是臉被打的腫腫的,就把我押到看守所裏面的預審室裏迫害。在預審室裏他們又開始打我,我一邊背法,一邊說不能打人。他們一直打到晚上7點多鐘。他們對我非法搜身後給了我一個碗,一個勺子,把我關進了看守所監室。

看守所監室裏的牢頭又對我搜身,並不准我說話。第二天,被非法關押在同一個監室的大法弟子開始給犯人講真相,下午我們開始絕食抗議並煉功。第三天,我們九個大法弟子集體學法煉功,這時犯人中也有人在學功了。

我們幾個大法弟子絕食抗議迫害,第七天開始,我們被分別灌食。我當時沒有感到一點痛苦。第九天,我和一個外地老年同修被他們拉到北京西站附近推下車。這樣,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坐火車回到了永州市。剛下火車就被幾個便衣盯上,又將我綁架到冷水灘公安分局。因我身上有大法真相不乾膠,同時不配合他們,不說家庭住址,被惡警馮得富非法關押在冷水灘拘留所。

2001年1月7日,我被邪惡欺騙說出了家庭住址,也因此加重了對我的迫害。1月10日我被祁陽縣民生路派出所非法關進祁陽看守所11號監室。馮得富的同伙民生路派出所惡警石小林在勒索了我家人近一萬元後,2001年3 月初把我從看守所放出來了。我家的電話也被惡警監控了兩年多。

祁陽大法弟子江來生被邪惡迫害致死曝光後,惡警以此為藉口想勒索和綁架我,但沒有得逞。

2004年3月5日永州市女大法弟子鄧靈敏在廣州市被綁架送回新田縣公安局迫害。我和冷水灘大法弟子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並營救鄧靈敏。4月初惡警馮得富夥同永州市國安特務跟蹤我,找到我暫時租住的房子。5月5日我再次被馮得富綁架。他們把我吊在永州市戒毒中心一間管教辦公室的鐵窗架上整整七天八夜,由便衣看住我,夜間有人值班。七天後馮得富勒索我父親幾千元,5月12日把我轉移到冷水灘珍珠路的冷水灘看守所。我母親得知後承受不了,急得吐血住進了醫院花了近兩千元醫療費。

我被非法關在冷水灘看守所的5號監室。晚飯後牢頭在馮得富的指使下對我進行了毒打,我倒地後幾乎沒有痛覺,第二天全身青紫疼痛。看守所的警察怕承擔責任就做了筆錄並處理了牢頭。5月24日下午,惡警馮得富,龍孟華等人非法審問我。我在求出去的人心帶動下玩了文字遊戲,違心的寫了不煉功的保證。5月25日上午父親又交了五千塊元錢給冷水灘公安分局,我才從看守所出來。下午我去了同修的住處,被惡警跟蹤,致使同修被綁架,電腦,打印機等價值上萬的設備被邪惡搶光。

晚上父親不見我回家,意識到被馮得富騙了。於是他請了律師和惡警馮得富一夥打官司,要求無條件釋放我並賠償近萬元的損失。我在看守所堅持煉功一個多月被非法勞教。有關新開鋪勞教所的邪惡,早就被明慧網多次曝光過。

我被4個吸毒犯包夾,24小時形影不離,每天早5點多就要到西區接受洗腦,看攻擊大法的錄像,常常晚上12後才睡,有時通宵不能睡一連幾天幾夜被包夾惡語攻擊。惡警豆湘林就多次指使包夾打我。

七大隊是新開鋪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集中營。原七大隊教導員惡警周石雄就在大會上公開宣揚整死幾個大法弟子不算甚麼。大法弟子王葉青,彭文超,張新江,盧海,羅湘江,陳建忠,等隔離在西區幾個月沒下樓吃過飯。新開鋪勞教所在大法弟子的食物中下藥,惡警周石雄曾公開承認過。在我非法勞教期間父親始終堅持四處上訪,去過永州市人大,勞教委,市政府等等。邪黨官員,只是勸告父親不要把事情鬧大,很少有人出面關注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直到我的行政覆議書下來時,我已在邪惡的新開鋪勞教所非法關押了近七百天,並抽血兩次。

2006年4月底我和父親回到祁陽,面臨家裏的困境和債務我想打工,可是惡警馮得富通知我所在地的派出所、居委會和我父親所在單位祁陽煤礦保衛科,要他們隨時監控我的行為並向他彙報。

從新開鋪勞教所出來時,我的身體狀況被迫害得很差,經常疲倦,尿頻,腰痛,斷斷續續的便血,記憶力下降,以前新經文讀幾遍就能背下來,現在讀了數遍還是記的不多。

7月20日大法弟子李雪祁在冷水灘被綁架,同時邪惡抄了李雪祁的家,我的身份證和一張800元廣州市郵政儲蓄的存摺也被搶走了。在邪惡迫害下,我家在沒有任何生活來源的情況下過了半年。

惡警馮得富從99年開始迫害大法弟子,幾年來他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斷加劇,從未間斷。新田縣大法弟子劉土秀被非法判刑5年關押在長沙女子監獄;冷水灘多名大法弟子都直接或間接被惡警馮得富迫害。

希望同修提供馮得富迫害大法弟子的具體事實予以曝光。在此,也正告馮得富及正在行惡的其他惡警立即停止迫害,為自己未來留條後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