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邪黨媒體宣傳反觀佳木斯勞教所的惡警惡報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九日】2007年3月13日,見習記者王冬在《佳木斯日報》二版發表了一篇題為《風雨中的鏗鏘玫瑰──記市司法局勞教所第五大隊》的文章,從其中所鼓吹的勞教所女警們的所謂「先進事蹟」中,可以看出:這些積極追隨中共惡黨流氓集團不遺餘力的迫害大法學員的女惡警們近年來惡報連連。

文中提到黑龍江省佳木斯勞教所第五大隊副大隊長、教導員王秀榮在一次夜間「遛廊」時,心臟病突發昏倒在「崗位」上,被人發現後送到醫院才脫離危險。更為可悲的是昏倒在「崗位」上的,還不止是王秀榮一個人。因為夜間「遛廊」,第五大隊80%的女警患有不同程度的心臟病,大多數還得了靜脈曲張。

文中在談及佳木斯勞教所第五大隊中隊長劉亞東時,說她母親得了雙腿股骨頭壞死,不能行走;劉亞東的父親因糖尿病引起視力急劇下降看不清東西;劉亞東的公公先是患上心肺癌後轉至淋巴癌,每年都要到北京化療3個月,患病期間大小便失禁。劉亞東的公公在臨終前還因劉亞東的工作太累而再三告誡劉亞東,「你可要記住我的話,不行咱就不幹了。」而劉亞東為之疲於奔命的所謂「事業」究竟是甚麼呢?從多次在明慧網上曝光的劉亞東凶殘迫害善良的大法學員的事例中就可以找到答案了。

2003年6月25日8點鐘左右,教導員祝鐵紅、李秀錦和手持電棍的打手王鐵軍強迫大法學員寫誹謗師父和大法的所謂「作業」,強迫按照它們的要求寫,李秀錦喊著:「一個字也不許差!」大法學員盧靜堅決不配合,被惡人祝鐵紅、李秀錦、王鐵軍、孫慧強行上「大背銬」。惡人們逼著幾個不寫的大法學員割自己的脈。惡警劉亞東、何強、高曉華、慕振娟伙同犯人荷亞芹、王洪豔等將大法學員們一陣暴打,劉亞東對鄭迎春猛抽了一陣子嘴巴子,還不時拳腳相加,慕振娟一腳踢在鄭迎春的右眼眉上,使鄭迎春一下子坐在地上。從這天起,八名大法學員被上「大背銬」長達一個月之久。

看了《佳木斯日報》對佳木斯勞教所第五大隊的鼓吹宣傳後,我們不禁為這些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的女惡警們的厄運感到由衷的悲哀。更為令人感到悲哀的是,上述這些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並累及家人的情況,還僅僅是真實全部情況中的很小一部份。據明慧網報導,因迫害大法學員而遭惡報死亡的有名有姓的警察和六一零人員目前披露出來的已達到一萬多人。

中共邪黨對大法學員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罰款、抄家、開除公職、勞教、判刑、虐殺,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而這些中共邪黨官員和警察們卻放著殺人放火、偷、搶不管,嫖、賭不問,不去維護人民的利益,專以迫害善良民眾為生,以為只要跟著邪黨走就有了保護傘。可是別忘了,共產邪黨向來是卸磨殺驢,中共邪黨為了維持自己搖搖欲墜的統治和應對國際上日益高漲的譴責聲,會用怎樣的方式對其迫害罪行滅跡呢?文革結束時,把那些當時積極響應邪黨的「號召」殺老幹部的一批警察秘密槍斃的事會不會重演呢?請三思。現在全球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聲明退出中共邪黨(黨、團、隊)組織的人數,截止到2007年6月7日已經超過2257萬。

時間不等人。是緊跟邪黨給其充當殉葬品,還是選擇正義,呵護善良,將功贖罪,必須馬上作出抉擇。

附:《佳木斯日報》
一版主編:紀彥西  編輯:李瑞發
二版主編:劉波
三版主編:王旭   責任編輯:尉海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