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次酷刑折磨,黑龍江大法弟子陳偉君被迫害致死(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八日】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日,黑龍江省嫩江縣大法弟子陳偉君含冤離世,四十九歲。當晚電閃雷鳴,大雨瓢潑,老天為陳偉君哭泣。直至凌晨三點多,在去往殯儀館公路南側道上,黑布白字橫幅「沉痛哀悼陳偉君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輪功沒有錯,中共殺害八千萬人!」 短短數語,使人了解了更多的真相。


大法弟子陳偉君生前照片

大法弟子陳偉君被綁架關押迫害,六年來遭三十七次酷刑折磨,2005年3月18日那一次被關在昏暗的小號折磨長達三個月。陳偉君2000年到北京上訪,在火車站被抓,2000年4月5日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齊齊哈爾雙合女子勞教所遭到大隊長王岩用電棍連電帶打,曾經被吊起來、被野蠻灌食、被關在小號裏的小號折磨。陳偉君2001年11月被嫩江公安局非法抓捕,2002年被非法判刑11年,她丈夫(當時並不是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七年,2002年7月29日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陳偉君受盡摧殘和虐待,遭到上大吊、罰坐、背銬、關小號、插管灌食、管子插入後來回拉、管子插到胃裏長期不拔出來而長綠毛,等等酷刑折磨,多次命危。二零零五年七月被醫院診斷為子宮癌晚期擴散,最多活不過三個月,保釋回家,十月十七日再次被綁架,再次被嫩江縣公安局綁架進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被迫害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下午,陳偉君左手的脈沒有了,右手的脈卻特別快,人半撐在床上,隨時有死過去的可能。第二天院長趙英玲叫一個犯人醫生簡單地問了一下病情後說,趙院長說了,讓本人在病歷上簽字,說誰拒絕用藥,死了醫院不負責任。陳偉君被再次保外就醫。嫩江縣國保大隊和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惡警又來騷擾。

陳偉君為甚麼被迫害,因修煉法輪大法真心向善,因在惡黨迫害大法時向世人講真相,傳播善的種子;因為中共太邪惡!

下面是嫩江縣東鳳街居民、大法弟子陳偉君在迫害中三十七次被酷刑折磨的情況簡介:

第1次:2000年2月,嫩江看守所,小白龍抽打身體,傷處呈紫黑色;惡人張××。

第2次:2000年2月,嫩江看守所,打嘴巴子,腳大叉開,雙手舉起罰站半小時;惡人高所長等。

第3次:2000年4月,在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五大隊長王岩用電棍電,用電棍擊打陳偉君的腰部。陳偉君等十人被關小號,在小號整天罰蹲,並挨個叫出去問:還煉不煉功了,說煉就往死裏打,打完回去後逼迫蹲下,大小便在屋裏,每天只給極少的洗漱水,還讓用這水擦地,擦完地盆底都是泥也不讓涮涮。一天剛剛被叫出去打完回來,王岩又去辦公室,王岩、趙某一起對陳偉君拳打腳踢,接著用繩子把陳偉君綁在床柱子上蹲著,不許站不許坐,陳偉君的腰被踢腫,腿被踢成青黑色,蹲在那裏苦不堪言,比女人臨產生小孩還痛苦。

第4次:2000年5月24日,被關進齊市雙合勞教所小號,絕食。犯人何傑給灌食,陳偉君嘴被筷子、勺把硌出大泡,嘴唇裂開大口子。一天犯人何傑、趙靜等人把抹布塞到陳偉君的嘴裏,把嘴貼住,綁起掛到暖氣片上,大小便讓人接。三、四個小時後陳偉君休克,昏死兩次,參與迫害的警察:劉某、李某。

第5次:2000年6月,齊市雙合勞教所,惡警拽頭髮,拳腳踢打;惡警王慧,犯人張靜、李小陽、何傑等。

第6次:2000年6月,齊市雙合勞教所,絕食後插管灌食反覆插管, 獄醫說「吐我身上整死你」 ;惡警王岩, 惡人何傑、張靜。

第7次:2000年6月,齊市雙合勞教所,拳打腳踢,電棍電,惡警惡人一起打;惡警王岩、趙秀梅,惡人張靜、何傑、李小陽。

第8次:2000 年6月,齊市雙合勞教所,拳腳相加(惡警惡人一起打),灌食,罰蹲,背銬床上; 惡警王岩、王慧,惡人張靜。

第9次:2000年7月,齊市雙合勞教所,拳腳、灌食、背銬;獄醫及王小娟,惡人何傑、張靜、李小陽。張靜用勺子把捅口腔,牙床捅出個大口子,鮮血噴出好遠,至今疤痕還在。

第10次:2000年8月,齊市雙合勞教所,關進小小號(小屋裏有一間小小號,一米寬,兩米長,沒窗口,地板靠地環七天);惡警王岩、王梅、趙秀梅,犯人何傑、李小陽。

第11次:2000年8月,齊市雙合勞教所,拳擊臉,拽頭髮,頭塞到樹杈裏蹲半小時,左右兩人吊一個繩上,一個人動另一個人也得動;惡人護衛隊四個男惡警,犯人何傑、李小陽。

第12次:2000年9月,齊市雙合勞教所,背寶劍,床鋪板上一手反另一手正扣背銬,腳尖點地,半蹲式;惡人王梅,犯人:何傑、李小陽。

第13次:2000年8月,齊市雙合勞教所,灌食(用鐵勺把撬開牙,牙床口子像小孩嘴一樣);惡警王梅,犯人張靜。

第14次:2000年12月回大組沒幾天又關小號,戴背銬,整夜坐在地上,後來迫害升級,讓半蹲式銬,腳尖點地,一隻手在床上一隻手在床下,俗稱「蘇秦背劍」,是酷刑。被迫害的還有沈子力、付振英等,參與迫害的有隊長王梅、犯人何傑。

第15次:2001年7月,哈市故鄉看守所,灌食(拳腳踢打,獄醫用雙拳擊臉,犯人用拳腳),連續三天;用鐵鉗子撬牙,牙被別壞了,玉米糊加了鹽,七八個犯人按住,邊按邊打。一次次插,一次次吐,吐出來的玉米糊被血染成紅色,每次折磨兩三個小時,灌一次食就如同過一次鬼門關。鄧偉國被迫害致死。參與迫害的有嫩江公安局、哈爾濱公安局警察馬、劉 等人和故鄉看守所王所長、犯人李婉、楊路等。

第16次:2001年9月末,哈市故鄉看守所,拳打腳踢,灌食(獄醫犯人一起打,五天胃出血,吐血);惡警獄醫等,惡人楊路、李婉等。

第17次:2001年11月末,九三農墾局看守所,拳打腳踢、背寶劍、別掃帚、不讓大小便;惡警楊曉明、王慶軍、左何等。

第18次:2001年12月初,九三農墾局看守所,灌食(面朝天,手腳上下拉開手銬,地環腳銬銬在床邊);所長、武警等,獄醫汪記祥。

第19次:2001年5月─6月,九三農墾局看守所,灌食(隔一天插管不拔,早插晚拔)、坐鐵椅子53天(隔一天坐一天鐵椅子);所長、獄醫、武警。

第20次:2002年中秋節,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小號,拳打腳踢,惡警反覆打,副科長肖林親自到小號毒打;惡人楊麗偉。

第21次:2002年9月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小號,拳打腳踢,五個惡警一個犯人一起打;惡警肖林、吳雪松,犯人王淑榮。

第22次:2002年10月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小號,拳打腳踢、灌食:獄長褚淑華指使,背銬吊起,男警拽頭髮,插氣管反覆3次,昏死後醒來再插;惡警褚淑華、楊立彬、鄭傑、叢新、陶丹丹、呂晶華、王曉麗、王星、趙院長,犯人商小梅等。

第23次:2003年5月,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七監區,灌食,用管插到胃裏上下來回扯;惡警崔豔、吳雪松,犯人商小梅。

第24次:2003年5月,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七監區,拳打腳踢,背銬(吃飯給打開銬子,用人餵);惡警康亞珍、崔豔,犯人楊淑華、付秀玲等。

第25次:2003年8月,陳偉君、畢運平、王淑霞、劉永娟四人因不配合邪惡而被關小號迫害,她們四人一起絕食反迫害。惡警肖林、王星、褚淑華、楊麗斌、趙應玲和犯人商曉梅對大法弟子開始了野蠻的灌食。男惡警於永成抓起陳偉君的頭髮,然後把開口器插進陳偉君的嘴裏來回的轉動,又把開口器放到最大限度。這時監獄醫院惡院長趙應玲拿手電筒往嘴裏照,似乎在找甚麼,突然她說我找到了。趙應玲不懷好意的對陳偉君說,你想吃飯就點頭,不吃你就搖頭。陳偉君堅持絕食,趙應玲就命令犯人商曉梅用管往嗓子眼兒裏插進去。趙應玲惡狠狠的問,你吃不吃!陳偉君忍著劇痛搖搖頭。趙應玲又惡毒的命令犯人商曉梅上下來回的拽插管子,繼續問吃不吃飯,陳偉君還是搖頭。趙應玲發了瘋的命令犯人商曉梅,「給我使勁的上下拽管。」陳偉君大喘著粗氣,渾身癱軟,幾乎要昏死過去,趙應玲這才叫停住手。然後她們把管拽出來,又從新插到胃裏去,半缽子糊糊粥撒了兩把鹹鹽,灌了進去。 畢運平、王淑霞、劉永娟三人也遭受了同樣的迫害。由於身心的嚴重摧殘折磨迫害,畢運平被逼瘋了,沒過幾天就被迫害死了。

第26次:2003年10月,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七監區,拉外凍、打(早8點,拉外罰站至下午4點多共7天);惡警崔豔、江曉麗、林加、肖林、吳雪松、康亞珍,犯人楊淑華、崔雪、付秀玲、張宇。

第27次:2003年11月─12月,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七監區,住水房,灌食,背銬在水房裏,罰站24小時,數天昏倒,坐在地上,惡警不讓擦地上的水,犯人洗漱也不讓出去,衣服、鞋擰出水,整整一個月;惡警康亞珍、吳雪松、林加、姜薇等,犯人楊淑華、胡小麗、付秀玲。

第28次:2004年1月,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七監區,住便衣庫,在住便衣庫背銬一個多月,有的同修數月睡地上;惡警康亞珍、吳雪松、崔豔等,犯人楊淑華、付秀麗、郭廣英、陶華、胡小麗、王選麗。

第29次:2004年2月,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七監區,住便衣庫,灌食,插管不拔(背銬住地上數天)。惡警康亞珍、吳雪松、崔豔等,犯人商小梅、任海豔、付秀玲。

第30次:2004年3月,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七監區,住便衣庫,灌食,插管不拔,七天換一次;惡警康亞珍、吳雪松、崔豔、林加,犯人楊淑華、付秀玲、胡小麗、商小梅、任海豔、郭廣英。

第31次:2004年7月10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一監區,上大掛,背銬吊在二層床最高處,腳尖點地,昏死為止,放下走廊被背綁坐一夜一天;惡警崔紅梅、周瑩,犯人王博濤、白小麗、張希、譚紅偉、關紅英、韓建英。

第32次:2004年12月29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一監區,大吊,背銬吊二層床至最高處,腳尖點地;惡警崔紅梅、夏鳳英、於麗、呂翠君、魯敏、盧恆、岳××,犯人韓建英、溫翠、李豔平、張秀圓、勝巧妹、滿運月、孫秀雲、馮曉波、李豔靜等。

第33次:2005年3月14日下午1點多,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一監區,在幹警呂翠君、岳秀鳳的帶領下,六十多個犯人從車間返回監舍,將陳偉君、於秀英、高秀珍、高桂珍、張靜、關淑玲等大法弟子強行裹挾到五樓衛生間隔壁空屋。犯人李麗、郝偉、張帆、王麗穎、溫某等搬、拽、踹、踩、掐大法弟子的手、腳等處,犯人郝偉、溫翠等甚至還坐在大法弟子的腿上,使用最下流的語言嘲笑、侮辱大法弟子的人格。郝、溫等還時時大聲威逼其他犯人效仿她們對大法弟子施暴。

第34次:2005年3月17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一監區,下午3點至6點多的三個多小時內,獄方竟然兩次給她插管,強行鼻飼迫害。陳偉君只有14日晚沒吃飯。獄方有明文規定,絕食第四天和第七天(女性第八天)可灌食或鼻飼。

第35次:2005年3月18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一監區,被犯人告知夏大隊找談話,一直沒回監舍,結果被關在昏暗的小號三個月,因不穿囚服,犯人夏俊麗用膝蓋跪在肚子上,當時陳偉君正來例假,從此流血不止。長時間在小號嚴重損害了健康,從小號出來又被兩名犯人監管包夾。長時間的精神和肉體摧殘和迫害致使陳偉君又一次流血不止,暈死過去,被送醫院診斷為子宮癌晚期擴散,沒有手術價值,最多活不過三個月,監獄讓保釋回家推卸責任。

第36次:從2006年元月起,黑龍江女子監獄把當天的食物用手捏碎放到攪拌機攪碎,摻入大量大蒜等,還有大蔥、辣鹹菜等,美其名曰「殺菌」,實質上故意將這種刺激性食物灌入空腹中,傷害胃、腸等內臟。被灌食的還有王濤、閆淑華、左雲霞、朱香芹、張林文、張麗萍、劉淑芬等。

第37次: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惡警將陳偉君強行抬去住院,說是給她找一個「好的地方」。陳偉君在醫院住了十多天,沒有一個醫生問過一次她的身體狀況。十月五日晚立掌發正念被犯人看到,犯人徐金蘭打她嘴巴子,犯人道長修淑芬讓兩個犯人輪流二十四小時看管她,還經常一幫犯人圍著陳偉君嚎叫,她們說是獄長趙英玲下的令。犯人用套餐盆的塑料蓋抽她的臉,用拳頭使勁打,將她從這張床扔到那張床上去,腿摔成黑青色,毛細血管充血。十月七日下午,陳偉君左手的脈沒有了,右手的脈卻特別快,人半撐在床上,隨時有死過去的可能。第二天院長趙英玲叫一個犯人醫生簡單地問了一下病情後說,趙院長說了,讓本人在病歷上簽字,說誰拒絕用藥,死了醫院不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