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雞西趙春迎被虐殺器官遭盜事實追記(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

一、器官被盜

黑龍江省雞西市大法學員趙春迎四年前在雞西市恒山區公安分局和雞西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三天,被看守所獄醫王麗君等邪惡警察虐殺而死。在家屬強烈要求屍檢追查死因時,參與迫害的執法者無視法律、踐踏人權、利令智昏的借屍檢之機盜竊了趙春迎的心臟、脾臟、胰臟三個器官。四年來家屬雖然被迫息訴,但是很多人仍在關注著這件人命關天的案中案。

目前,經諸多明白了法輪功遭受迫害真相世人的關照,目前已得知:趙春迎丟失四年的三個器官被雞西市檢察院、雞西礦業集團總醫院用做了人體器官標本。在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致死數千人的今天,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國際人權組織已經參與調查此事。

因此,我們正告那些至今仍被蒙在欺世謊言中的執法者,快快了解法輪功遭受迫害的真相和這件事情在全世界發展和急劇變化的形勢,揭露邪惡,擺正自己。歷史的將來,誰違法,誰犯罪都會一點不少的承擔所有責任的。呼籲有良知的世人伸出援手,嚴厲譴責這種違反所有國際人權法律與普世準則的罪惡行徑。

二、趙春迎被虐殺的大致經過


趙春迎遺照

趙春迎,女,一九四九年三月二日生人,小學文化,生前住黑龍江省雞西市恒山區鐵路委。被迫害致死時間:二零零三年五月十日,時年五十四歲。

一九九八年四月,肩不能擔、手不能提的趙春迎幸運的修煉了法輪大法,患病的身體得到了迅速的康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法輪大法在中國遭到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全面鎮壓後,趙春迎去北京上訪,被惡警非法抓捕送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進行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因上網揭露邪惡的迫害,再次被雞西市恒山區公安分局非法抓捕,關押在雞西市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日,身體狀況極佳的趙春迎被雞西市第二看守所迫害遭虐殺而死。

當家人看到遍體青紫瘢痕慘不忍睹的遺體後,決心向執法者討還公道,他們在極其惡劣恐怖的環境下與雞西市公安局、雞西市檢察院、雞西市兩級法院及黑龍江省司法鑑定委員會等部門演繹了一場停屍二年不蓋棺的人權悲劇……。

一九九八年四月趙春迎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此前她曾患有最嚴重的三種疾病:雙側股骨頭壞死(做過兩次手術沒有效果)、魚鱗癬和眩暈症。那時她幾乎就是一個廢人,連家人的衣服都不能洗,每走一步身體必須向兩邊搖晃。煉功後,壞死的雙側股骨頭奇蹟般的恢復了生機,她不但能像正常人行走,而且挑著水走路也是一身輕;魚鱗癬曾使兩條腿上的皮膚粗糙的跟魚鱗似的,這種病不但經常脫皮而且刺癢。修煉後,皮膚很快變得特別光滑細膩,猶如換了皮膚一樣,她皮膚驚人的變化使得周圍的姐妹們讚歎不已;眩暈症也曾使她非常痛苦,說迷糊就迷糊過去了。多年疾病的折磨使她忘記了沒有病是個甚麼滋味;然而,修煉法輪大法後,這些病奇蹟般的好了。

趙春迎身心的奇特變化使她萌生了一個念頭,如果有更多的人來修煉法輪功,擺脫病痛的折磨,成為一個身心健康、與國、與家、與己都有利的人該多好啊……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大法在中國遭到了全面打壓和破壞,十三億國人都面臨著如何擺放自己生命位置的重大機遇,受益於法輪大法的趙春迎來同樣選擇了證實大法。

二零零零年六月,趙春迎和大法弟子在恒山區嶺前委參加集體煉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邪惡的警察一直關了她四十多天;

同年十二月十號趙春迎進京上訪,被恒山區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趙春迎被強迫送到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進行精神和肉體折磨。回家後因為上網揭露惡黨迫害的事實,當地惡警伺機非法抓捕趙春迎;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五日晚七點多,由趙春迎居住地恒山街派出所所長於寶山帶四個警察綁架了趙春迎,在派出所,趙春迎被惡警用手銬銬在暖氣管上,面壁而站。至於對其施用了甚麼刑具目前還不得而知;

四月十七日,趙春迎被強行送雞西市第二看守所進行迫害。劉麗芝是十一號監室的包班女獄警(第二看守所會計)。該監室關押三十多人,其中法輪功學員就有二十多。趙春迎和其他大法弟子向同一監室的姐妹們講著法輪功被迫害的真實情況和大法的神奇美好。那些人聽後對大法弟子都生起羨慕之心;

四月三十日恒山區公安分局刑警隊隊長宮喜海帶領多個惡警到看守所對趙春迎非法審訊,他們讓趙春迎在詢問筆錄上簽字按手印,遭趙春迎拒絕,惡警臨走時揚言說,過了「五一」(國際勞動節)都送你們勞教(勞動教養)。

為了抗議這種違法的惡行,趙春迎首先採取絕食的方式反迫害,第二天,全監室的煉功人全部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要求無罪釋放;

五月七日下午三點多鐘,第二看守所獄醫王麗君帶領為其壯膽的十多名男警察,強迫監室的其他在押人員將被灌食者固定住,被灌食者需五個人強行將其固定在一個姿勢上,就是兩個人分別按住兩隻胳膊、一個人抱住腰部、一個人按著頭部、一個人捏著鼻子。被固定的身體無法活動,還沒等灌食,有的人就快窒息了。

獄醫王麗君在監室裏親自兌制只有極少量奶粉的濃鹽水,她把精鹽倒在一個臉盆裏加上水,再讓人灌到塑料瓶裏,王麗君親自拿著剪刀和螺絲刀站在修煉人面前,撬開大法弟子的嘴,命令男監一個叫高勇的在押人犯用裝滿濃鹽水的塑料瓶直接往修煉人嘴裏倒。少則一瓶,多則兩瓶,灌完後惡警們對監室的人罵罵咧咧後揚長而去。

女惡醫王麗君因該監室的常人按壓大法弟子的行動遲緩(這些明白真相的常人不願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就氣急敗壞的把她們打跪在地上,十幾個嫌犯跪了整整兩排,這些無辜的女孩子在又涼又硬的水泥地上足足跪了一個小時,王麗君還不准她們起來;晚間被灌食的修煉人都出現了劇烈的咳嗽和乾渴狀態,很多人的嘴唇已經乾裂爆皮,五十四歲的趙春迎咳嗽的尤為厲害。第二天(八號)她開始發高燒,監室中值班的人幾次通報獄醫王麗君說有人發燒,她問是誰,當聽到是趙春迎時,不但不管,還破口大罵。

五月九日下午在趙春迎咳嗽並發高燒的情況下,毫無人性的獄醫王麗君在十幾名男警察的護送下到十一號女監,因王麗君嫌十一號監室的人配合不好,就將十二號監室(王麗君為該監室的包班責任人)的十名在押人員帶到十一號監室對大法弟子進行第二次野蠻灌食。此時,高燒中的趙春迎已處於昏迷狀態,王麗君不但不管還指使人把她拖拽到鋪邊,這時有人再次告知趙高燒挺厲害。王麗君說一會給點退燒藥,她把事先準備好的白色藥粉倒入濃鹽水中,給趙春迎灌了兩瓶,趙艱難的咳嗽並痛苦的呻吟著,從嗓子以下的氣管處一直呼嚕呼嚕的響著。

女惡警劉麗芝見趙不停的哼哼,就用皮鞋踹趙的身體並辱罵她。當夜十一點多趙春迎大小便失禁,下半夜二點二便再次失禁,大法弟子為她擦洗乾淨身體並換了內褲,趙春迎在發高燒和被灌入不明藥物的作用下不斷的發出痛苦的呻吟聲。開過歌廳、賣過搖頭丸進來的鋪頭高月英(協警的監室班長)罵了趙春迎並衝她喊道,別哼哼,再哼哼我就把你踹鋪底下去。高月英還指使值夜人員:用被子把她的嘴堵上。值夜人員多次跟高月英說趙春迎高燒挺厲害的,報告管教吧?高月英說甚麼都不讓。

五月十日凌晨四點多鐘,最後一班值夜人於秀蘭告訴鋪頭高月英說趙春迎好像沒動靜了(停止呼嚕聲),高月英罵了於秀蘭:你瞎咧咧啥,把她的嘴堵住。那個值夜的顫抖著手把趙春迎蓋在身上的被子往上拉到嘴部,這時一大法弟子告訴於這樣會把人憋死的,那個值夜的非常懼怕高月英,看看高沒敢動,這時一大法弟子起來把蓋到趙春迎嘴部的棉被拉了下來,此時有幾個人已經醒了,發現趙春迎真的停止了呻吟。有人掀開了趙春迎的被子,在她的鼻子和嘴角處試了試,發現趙春迎確實停止了呼吸,這期間只有五六分鐘,同監室的人為趙春迎做了人工呼吸,也沒有搶救過來。

五月十日早晨五點多鐘,十多名男警察把趙春迎的遺體放到擔架上,用繩子從上到下一道道的捆綁在擔架上,每一道繩子都勒出了深深的凹痕,趙春迎被抬走後看守所所長王國財等惡警走馬燈似的安排著後事:他們首先找鋪頭高月英和楊光談話(此二人都是所長的照顧對像),而後找值夜人員談話,告訴她們如果外界來調查時口徑必須一致,就說趙春迎在這次灌食之前沒有發燒,並且沒有人報告管教說趙春迎發燒,命令凡知情者對趙春迎致死前後的事要守口如瓶。這是所長王國財向她們下的死令。

幾天後市檢察院駐所辦、六一零辦公室、公安部門和第二看守所的部份領導把值夜人員分別找出去談話,三個班每班三、四個人都掩蓋著趙春迎發燒和昏迷等事實真相,這樣一個有組織有計劃的經層層包裝了的事實真相編造成功。一時間監室內外都在說趙春迎是得病死的。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日早上七點多鐘,當趙春迎的丈夫王福仁聽到妻子突然死去的噩耗,與孩子們火速趕到雞西鐵路醫院,王福仁看到妻子憔悴而痛苦的面容,猶如晴天霹靂。他迅速的扒開趙春迎的衣服,他震驚了,妻子身上呈現了大面積的青紫瘢痕,雙目微睜,面色青紫,頭後部有一口子,血跡斑斑,多根肋骨骨折,王福仁意識到妻子二十三天獄中所遭受的是甚麼。他決定留下這罪惡的見證,隨來的警察告訴他不許照相錄像,王福仁哪還管得了這些。真是上天助他,在偏遠的郊區他竟以最快的速度找來了相機,拍下了遇害妻子肉身表面的累累傷痕(明慧網已有報導)。

沒有人解釋趙春迎身上的片片瘢痕,趙春迎的丈夫不得不把天大的冤情訴諸法律。他們想不到請律師竟無人敢代理,好歹找到一位願意接案子的律師,沒想到被市政法委書記李玉剛和六一零頭目楊大仁等勒令其停止代理。一個好好的人怎能白死?王福仁幾經周折,又聘到了一位律師為妻子申冤。

在這期間,趙春迎的女兒王麗君(與看守所獄醫同名)為了給冤死的母親討說法,她曾去過雞西市公安局、政法委、檢察院、法院、和專事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市人大、市政府,那裏官官相護,沒有人肯於幫他們解決問題,於是她走出家門來到省城,她找到了公安廳上訪,被看門人拒絕入內,她長跪不起訴說冤情。然而,結果是沒有結果。她又尋求法律援助,她給黑龍江省電視台和中央電視台的法制頻道打電話諮詢,接待的人非常答應王麗君完全可以幫助她為母親討說法,可是當談到母親是法輪功修煉者時,中央和黑龍江省兩個電視台都沒有了聲音;她兩次進北京上訪,信訪辦的人告訴她可以回當地解決。王麗君真是無奈,當地要是解決怎麼會千里迢迢的來這兒呢?

對於趙春迎被迫害致死案,家屬在有理有據的置疑公安局為何違法辦案時,又出現了趙春迎遺體內三器官被盜的案中案,這些都是在雞西市公、檢、法及市委政法委互相勾結和主抓迫害法輪功的前市委正副書記的支持得以完成的。案發後一些部門極力引導家屬打賠償官司,而逃避追究殺人兇手的重大刑事責任。

終於在趙春迎遺屬精神上悲憤交加、身體上精疲力竭、經濟負債累累的絕望情況下,這起虐殺案歷經了798天的不平凡的訴訟時日後,不得不與執法犯法的雞西市公安局私下簽署了給付趙家5萬5千元費用(檢察院給付兩萬元、公安局給付三萬五千元)而暫時息訴的契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