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共產黨給我錢……」說起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人們經常會這樣說:「共產黨給我錢……」、「誰給我錢我就對誰好……」。

共產黨真的給你錢了嗎?

咱們首先看看共產黨是幹甚麼的。誰都知道共產黨不是開公司的,不是賺錢的,它的專業以前是「武裝奪取政權」,現在是「實行人民民主專政」,它自己都要老百姓來養活的,怎麼可能給別人錢呢?

而且中國老百姓不僅要養活共產黨的超過正常國家的(佔人口比例)數倍之多的政府官員,還要養活同樣數量的共產黨的黨務官員;中國老百姓不僅要養活這樣一個機構臃腫的龐大的官僚集團,還要供應無官不貪無惡不做的中共官員的種種腐敗所需。到底是誰給誰錢的,這可是清清楚楚的呀!

咱們再想一想:我們付出了勞動是不是應該得到應得的報酬呢?走遍全世界,這都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公理呀!是不是?何況在中共這裏,人們的勞動所得比實際應該得到的要少得多;所以大家的收入才是如此的微薄,生活水準才是如此的低下。而就這麼一點可憐的收入還得說是共產黨「給」的。美國人沒有共產黨給錢,西方人也沒有共產黨給錢,而人家的勞動報酬比我們要高得多;人家國民的收入、生活水平和我們中國的老百姓簡直沒法比。當年的東德與西德,直到現在的南韓和北韓之間的差異都是有目共睹的;中國現在無處不腐敗現實,也是路人皆知的。這本來是共產黨欠了我們的,可是聽了這話倒是我們欠了它的,我們還要對欺壓盤剝我們的中共感恩戴德哩。這是甚麼道理呀?

那麼為甚麼會有如此的不可理喻的說法呢?這也是有原因的。首先和中共一直以來的血腥的政治迫害是分不開的。

早在延安整風時的「野百合花事件」就是在告訴人們:一切都必須要以中共的意志為轉移,否則的話,你就會如同王實味一樣,槍斃你還嫌浪費子彈呢,從後心一刀然後填入枯井了事。1957年的反右派運動,實際上就是在告訴大家:凡是敢給共產黨提意見的人,沒一個會有好下場的,哪怕你是真心為共產黨好,結果都是一樣的。因為你竟然膽敢給共產黨提意見!這本身就是犯罪,罪不可赦。

在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即便是中共元老的彭德懷,即便是他講的話非常委婉,在假話裏頭加了一點真話,那也不行,也都是反黨集團的頭子,必須打倒而後快。及至「文化大革命」像張志新這樣的因為說了真話而被輪姦、割喉、槍殺的事情不知道發生了多少。對「六四」學生的殺害,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虐殺及活體摘取器官……一樁樁一件件都是令人髮指的,都是中共向所有的中國人一次又一次發出的同樣內涵的恐怖信息:在邪黨的領導下,生存權就是最大的人權。甚麼意思呢?能讓你活著就已經是天大的幸事了,不然的話,不管你是國家主席,還是普通群眾;你是基督教徒,還是法輪大法弟子;黨一旦收回了這個唯黨所有的生存權的話,你就死有餘辜了。

所以我們想想:生活在這樣一個社會裏的人,脫口說出:「共產黨給我錢……」之類的話,那實在是太「正常」了。

「共產黨給我錢……」之說之所以如此的經久不衰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共產黨確確實實早已壟斷了所有的社會財富。在1949年以後,共產黨先是沒收「官僚資本」,後是「對農業、手工業、資本主義工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三大改造),再經過1958年的「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化,還有「文化大革命」中的「割掉資本主義尾巴」……這樣一來,可憐的全中國人就成了真正的無產階級了,沒有一點自主的經濟成份。包括黨國大員,如果不聽黨的話,一旦工資停發,全家人就有被餓死的危險。共產黨就是這樣牢牢的攥住每一個中國人的喉嚨,只要它的手指輕輕一捏,那麼甚麼都就變成了無聲的句號。這時候你的信仰、氣節、觀念、立場、人格、道德……統統的是那麼的微不足道,不堪一捏。(中共的公安部長周永康在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罪惡活動中對此就進行了淋漓盡致的發揮和運用。)想一想,多麼可愛的生存權啊,對一個中國人來說,那是多麼的直接,多麼的現實,多麼多麼的如飢似渴啊。所以才有了夫妻互鬥、母子成仇、父子反目的「奇蹟」不斷湧現,就是為了這個人類有史以來顯得珍貴無比而又最容易被剝奪而去的中國特色的生存權。如此,久而久之,大家只好默認,甚麼都是共產黨的,你的工資、地位、名聲、安全……一切的一切,如果共產黨不給你了,那你就絕對的完蛋了。這就是說:你的東西,全部給強盜搶走了,在你真正一窮二白的情況下,強盜就非常「仁慈」的「給」您點本來是你的東西之中的小小一部份。於是你就會心潮澎湃感激涕零的說:「共產黨給我錢……」。那可實實在在的是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了,可真正是催人淚下的讚歌了。

古代的奴隸有沒有生存權呢?咱們想想,應該有。因為就是最狠毒的奴隸主也不能把奴隸隨便殺掉,因為奴隸畢竟是他的財產,他殺掉一個奴隸就等於殺掉了自己的財富;因為奴隸的最高價值並不是用殺害來體現的,可見這個生存權是不能隨便說剝奪就剝奪的,哪怕是在遠古時代。但是在共產黨這兒,這個道理就完全的被推翻了。從1949年以後,一次又一次的殘酷的政治運動,就是對中共邪靈的一次又一次的伏屍百萬的嗜血之祭。毛澤東曾對赫魯曉夫說,赫魯曉夫同志,如果爆發了戰爭,你們蘇聯要多少人我們給你多少人。中國有的是人。在毛澤東看來,中國人是甚麼?是豐富的戰爭資源,是他們用來打仗的人體武器而已。毛還說,文化大革命要每隔七八年再來一次。鄧小平說,殺二十萬,保持二十年的穩定。江澤民說,「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古人有雲:人命關天。人的命是天給的,不能隨便就殺掉。可是在中共領導人的眼裏,中國人只不過是「為共產主義貢獻」的「犧牲」品而已。在這樣一大群一大群的犧牲品面前,共產黨甚麼還幹不出來呢?它可以「團結地主」抗日,也可以「保護富農」土改,還可以「專政」「地富反壞右」來「繼續革命」;它可以「批判資產階級法權」,也可以「多種經濟體制並存」;它可以在高唱 「從來就沒有甚麼救世主」 (《國際歌》)的同時還可以以同樣的調門高唱毛澤東「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東方紅》);甚麼「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沒有毛主席親」「黨啊,媽媽,是你把我養大……」它可以今天把你打倒在地明天又給你「昭雪平反」;今天標榜你為革命的動力,明天又讓你成為人民公敵……成天泡在這樣的暴力與謊言,無恥與無常交織的喧囂之中的人,幾十年下來,謊言與真理就沒甚麼區別了,大家已經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甚至於還覺的捨此而何求呢?於是,「共產黨給我錢」不對嗎?明明是它給我錢的呀?

這令我們想起《西遊記》第四十七回和第四十八回裏講的故事:說「通天河」那個地方有個靈感大王,它給老百姓「施甘雨,落慶雲」,大家對它焚香跪迎,頂禮膜拜。但是這個大王的「甘雨」、「慶雲」,卻是要百姓用童男童女的命去換的。就像輪流值日一樣,家家戶戶輪流著貢獻自己的孩子給它吃, 而且還必須是親生的。自己的親生骨肉被妖怪吃了,誰的心裏不痛苦呢?但是沒有辦法,只得認了。這段故事,那簡直就是對共產黨社會的又一個準確的預言和生動的真實寫照!

不是嗎?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你要活著你就得跟著共產黨走,你跟著共產黨走的話你就會造下無邊的深重的罪業。在土改中你就得去鬥地主,在反右中你得去誣陷人,共產黨在批判劉少奇的時候,你敢不批判?共產黨在批判鄧小平和歌頌鄧小平的時候,你敢不批判和不歌頌?共產黨要你上老山前線送命、要你去殘殺青年學生、要你去迫害法輪功……你去還是不去?如果你說「不」,好,你等著……你如果去做了,那你要造多大的業啊,你怎麼才能還掉這個業債啊。當年的紅衛兵不就是這樣的炮灰嗎?甚至於劉少奇、彭德懷、陶鑄……哪個不是先造業後遭殃的炮灰呢?在這樣的前提下共產黨才「給」了你錢的。

我們大家想一想:這樣的事情還要持續下去嗎?難道說我們就必須得像所有被中共殺害了的人們那樣一個個做獻給中共的羔羊嗎?難道說這就是中國人應有的歸宿嗎?

那麼怎麼辦呢?拿起武器做陳勝、吳廣?或者像鄧拓、吳晗、翦伯讚、老捨……他們那樣自殺而去?不是,都不是。因為生命是可貴的,無論在甚麼情況下,自殺都是有罪的。現在我要告訴您一個千真萬確的消息:不用槍不用炮,天滅中共的時候馬上就要到了。也許您會說,共產黨迫害了法輪功,你們大法弟子仇恨共產黨而危言聳聽吧。告訴您,共產黨是非常殘酷的迫害了大法弟子,但是我們謹遵師父教誨,修真善忍,修出來的是慈悲是大善之心。我們對任何人任何生命都沒有甚麼仇恨,無論他做了甚麼。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我們慈悲所有的生命。我們希望所有的人都有美好的未來,包括迫害過我們的人;(除非他是江澤民、他是羅幹、劉京和周永康,因為這些人的罪業已經是無法償還了。)於是我們才不計自己得失與安危的告訴您事實真相,告訴您共產黨是甚麼,告訴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又將面臨怎樣的未來……歸根到底一句話:我們的目的就是救人。

也許有人要問:你說天滅中共的時候馬上就要到了有何憑證?憑證肯定有,而且很多,關鍵是看您信與不信。比如,聖經《啟示錄》、《梅花詩》、《格庵遺錄》、《諸世紀》、《馬前課》、《推背圖》、《步虛大師預言》等等古籍中都有明確的揭示。「前人之述備矣」,這裏不再贅述。在這裏我們只舉一個例子: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經中國科學院的專家們考證後確認為)二億七千萬年前的「藏字石」。上面有「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引起了人們的特別關注。按照達爾文的進化論,二億七千萬年前怎麼會有文字呢?但這塊「藏字石」卻實實在在的告訴人們:這,就是二億七千萬年前的文字,寫的是中國共產黨的歸宿。那麼大的一個「亡」字,連慣於造假的中共也束手無策,它在靜靜的等待著人們的覺醒。發人深思的是,這塊「藏字石」它早不出現遲不出現,就在中共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出現了。我們想一想,這算不算是個憑證?您欲知其詳,在網上搜索「藏字石」三字便可瀏覽有關的信息和圖片了。

我們還可以從歷史的角度上看看天是否要滅掉中共這個問題:夏桀商紂為甚麼亡國了?秦朝能夠統一全國,卻為甚麼又很快滅亡了?隋朝剛剛統一全國,國力強盛,但為甚麼又很快的土崩瓦解了呢?希特勒法西斯勢力曾經一度橫掃了歐洲,但又為甚麼很快就煙消雲散了呢?簡單的說,三個字:太殘暴。實際上,中共之殘暴則更是空前絕後登峰造極了的。作惡多端必自斃,老天既然自古以來就在懲惡揚善,怎麼可能讓中共這個殺人八千萬的惡魔再殺下去呢?所以天滅中共是肯定的必然的馬上的事情。

那麼當中共滅亡之際,那些還跟著中共跑的人怎麼辦呢?老天爺把他們往哪兒放呢?因為他們和中共是同類,既然是同類,那麼其結局也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歷史關頭,我們首先勸您真心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您真心記誦的時候,您就會發現,世界是那麼的寬容,並不是中共所歪曲的是群獸相殘的競技場。您會發現世界之精深之博大、寬廣和美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催人向善。您會發現人就是應該堂堂正正的做人,而絕不是匍匐在中共的暴政之下顫慄著「生存」;您還會發現,中共所有抹黑法輪功的伎倆都不過是惡毒而愚蠢的自掘墳墓而已。

其次,我們還要勸您趕快從共產黨的精神集中營(黨、團、隊)中退出來。退的方法也很簡單很安全的:您可以用電子郵件發表聲明 ,信箱是:tdsc01@epochtimes.com ;也可以在網上發表聲明,網址: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可以用退黨傳真 001845──2306687 001631──9303243, 或者打退黨電話 001866──6976570 001702──8731734 ;或者發手機短訊:00886──911643438 00886──912291299(退黨發「我願意1」,退團發「我願意2」退隊發「我願意3」三退發「我願意123」)。用真名、筆名、小名、化名都行,現在已經有2200多萬人退出來了。如果暫時還不能上網或打電話的話,可以先把您的聲明張貼在公共場所(當然要注意安全)然後等待時機上網聲明退出。可以說這是一念之間就可完成的事情,不用您花一分錢就可得到了永遠的幸福和自由。這也正是神對人的慈悲,但願您能夠為自己負責而做出聰明智慧的選擇。

這樣到了天滅中共的那一天,您一定會因為您的選擇而慶幸萬分。您就可以用正常的思維去思考用正常的聲音去說話了,您講真話也就沒誰來迫害了,您用不著只有自虐才能求安了,人生的尊嚴就是您生命永遠的本色了。那時候您堂堂正正的說:「我掙的錢就是我自己的,誰要貪污了咱就法庭上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