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訓:要紮實學法、別學人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最近剛剛從獄中出來的同修問我:你最後一次是怎麼又被邪惡綁架到馬三家的?當時我不知如何回答,沒吱聲。事後我靜心再次反思自己二次被抓的原因,終於找到了問題所在,那就是因為我當時學人而被邪惡鑽了空子,這是個沉痛的教訓,寫出此文的目地是希望對至今仍在跟人走跟人學的學員提個醒,以此為戒。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被綁架判刑四年,很長一段時間一直停留在個人修煉狀態上,與外面三件事一直做的都很好的大法弟子相比較,差距太大了,簡直就是一個斷層。三件事每天也在做,卻不知道向內找,修心性。即使向內找也是表面的一點點。做事總是走極端,偏激的理解師父的法。有意的在窗前煉功,把錄音機開到最大音量,外甥笑著對我說:老姨呀,小點聲音,看把警察招來。我當即回答說:他進不來。到村長家裏講真相時,村長明白了真相,用關心的語氣對我說:多注意安全,我卻笑著對他說:監獄裝不下我。

同修曾經提醒說:還是理智一些。由於自己對法理解的不深,也根本不懂的甚麼叫「理智」,就認為把失去的時間奪回來,時間抓的是挺緊,卻不知道怎樣去悟法,甚麼叫舊勢力?根本不懂,就認為都是假的,根本就不存在。由於法理上不清,在做三件事上摻雜著很多人心、幹事心、證實自我的心等。

在二零零三年下半年明慧網介紹了一位叫芸姐的同修,講她三次進公安局發真相的經歷,看了之後頗受觸動,也就是從這時開始起心被帶動,跟人學,跟人走。學法卻不知道悟法,當時就想:別的大法弟子能做的我也能做,甚麼拘留所、看守所,甚至於監獄也照樣能進去掛條幅,發真相。類似這樣的念頭一個勁的往上冒,卻不知道抑制它、排斥它,不定期以為這就是正念,因此也產生出了爭鬥心、妒嫉心、好勝心、顯示心等等卻不自知,還認為自己修的挺純淨。

即使在邪惡的黑窩裏遭受迫害時也像英雄人物式的,連邪惡的警察都說:看你往那一站像江姐似的,一副寧死不屈的樣子。

二零零四年也就是年前二十八,自己獨自進京掛橫幅、喊口號,用正念將惡人定住,安全返回。當時在家的同修知道了自己進京去證實法,都主動的在幫助發正念,解體邪惡。這一次能順利回來,更促使自己要進行下一行動方案。跟同修要了一百多本真相小冊子。自己又做了二十多個條幅,準備在星期天的晚上行動,一天早晨煉動功,錄音機突然發出刺耳的尖叫,騎自行車輪胎就癟,也不知是咋回事,自己根本就悟不到,就知道自己心性有問題,也沒有及時和同修溝通、交流,把自己想要做的這些事說出來,仍然是我行我素,把神通看得超過了大法,執著證實自我的心越來越膨脹,認為自己如何如何,在同修中說起話來很有力度,也有威信。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如果你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擺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那個時候你可就真是麻煩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轉法輪》)

師父在《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中講:「大法弟子也不要抱著承受迫害因此而修得高的錯誤想法。大法與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這也是身為大法弟子的責任。」由於自己法理不清,沒有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結果就在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二被當地邪惡綁架,雖然一年後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闖出,但教訓是深刻的。

同修啊,我們經歷的太多太多,尤其師父正法到了今天,如何能走好、走正、走穩這最後證實法的路,真的是至關重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