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張家口地區部份大法學員遭迫害事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

* 大法學員武豔梅遭迫害事實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河北省張家口地區大河鄉大法學員武豔梅因不放棄修煉,被大河鄉政法委書記劉根利、大河鄉司法員張林、大河鄉派出所所長岳鵬林、幹警董月平經常到家騷擾,強迫交大法書、逼迫寫不煉功的保證書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武豔梅去北京為大法討公道,即被北京警察不問青紅皂白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強行戴手銬,後被戴手銬送回張北縣公安局。張北縣公安局國保隊長李尚宏破口大罵,並將她非法關進看守所。在看守所因她不背監規,不罵師父和大法,就被砸背銬和腳鐐三天三夜,拘留一個月,並罰款二千三百元。

後武豔梅去張北縣公安局說句不願放棄修煉的真話,被正在公安局開會的劉根利、岳鵬林帶回大河鄉派出所,並罰款三百元。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武豔梅和丈夫正準備吃晚飯,尚義縣五、六個所謂的執法人員和大河鄉派出所所長董月平非法闖入她家進行抄家,把衣、物扔了一地,他們抄出大法書籍和幾本《明慧週刊》,就把武豔梅綁架到尚義縣看守所,一個女警察強行剝光她的衣服搜身。武豔梅抗議非法關押,絕食反迫害,看守所的警察強行給她灌食。

當時尚義縣公安局局長黃佔元、副局長梁可敏、政保科長賈治安參與了對她的迫害,並對她罰款八千元。她的丈夫連驚帶嚇,茶飯不思,走路腿軟,身體極虛弱,臉色蒼白,去醫院輸了三天液,才見好轉。

在邪黨開「十六」期間,武豔梅和丈夫去了多年沒有見面的妹妹家,被大河鄉派出所所長董月平連夜帶車拉回派出所,罰款二百元,剝奪人身自由,不讓出門。平時所謂的「敏感日」,鄉政府邪黨人員也派人去她家騷擾。

二零零七年五月七日,大河鄉司法員張林往武豔梅家打了兩次電話進行騷擾。

八年來,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給大法學員武豔梅及其家人造成心靈的創傷和精神上的打擊是無法計算的,直接經濟損失達一萬零八百元人民幣。

* 大法學員馮萬榮遭迫害事實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學員馮萬榮被兩面井鄉派出所楊所長叫到村書記戈錄滿家,不讓她修煉法輪功,讓她等讓煉不讓煉的通知。

馮萬榮的閨女、女婿在北京打工,讓馮萬榮去北京看外孫,鄉派出所、二號村書記等人極力干涉,不讓去。期間,兩面井鄉王寶紅(現已調走)和馮萬榮的家屬嚷起來,就是不讓馮萬榮去北京看外孫。村書記戈錄滿去馮萬榮家騷擾兩次,村民賈潤忠去騷擾三次、張建平騷擾一次、王貴枝騷擾一次。後來,馮萬榮到親家家,鄉派出所楊所長和縣公安局的國安隊長李尚紅追去,百般阻攔馮去北京,後經人擔保:只去北京看外孫,別處哪兒都不去,才同意讓馮萬榮去了北京。

馮萬榮只因修煉「真、善、忍」做好人被張北縣公安局的李尚宏騷擾一次;兩面井鄉派出所所長楊某騷擾多次;二號村書記戈錄滿騷擾四到五次,並剝奪人身自由。

* 大法學員賈文芳遭迫害事實

大法學員賈文芳,為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於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在本縣城內散發大法真相資料,遭到迫害。縣公安局的李尚宏帶領三名手下將她從家中綁架到縣公安局,非法審訊五個多小時,出來時被公安局罰款二千元人民幣。二零零一年六月份,縣公安局的李尚宏帶三名手下又將她從家中綁架到公安局,審訊九個多小時,並用電棍電面部、胳膊,李尚宏還搧她耳光。以後有張北鎮公安局有關人員不斷的去她家裏騷擾二十多次。

大法學員賈文芳:被張北鎮、被縣公安局騷擾,綁架兩次,非法審訊十四至十五個小時,主要責任人:縣公安局的李尚宏,賈文芳被李尚宏用電棍電,搧耳光,被公安局罰款二千元人民幣。

* 大法學員喬尚娥遭迫害事實

大法學員喬尚娥,九七年得法,為了維護大法,九九年的「七二零」與同修到北京上訪,走到沙城被劫持到沙城看守所。數小時後由崇禮縣有關人員帶回當地,關在崇禮縣招待所單間內非法審訊,並收走身上所帶現金三百八十元,直到半夜又被送到高家營鄉政府,天亮後由鄉政府有關人員繼續非法審訊,逼迫寫不修煉保證書,中午時分在她寫保證書後又罰款一百元(沒有任何收據),後被家人接回。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喬尚娥到北京證實大法,二十七日下午順利返回。當晚十點左右,鄉政府派出所的楊生漢、村委會的董證聽、史有、二紅(小名)闖入家中將喬尚娥叫起,說是到鄉派出所問幾句話,結果到派出所後強行把她送往崇禮縣公安局,扒光衣服搜身,並非法審訊到第二天下午四點左右,拘留十五天,並把她送到崇禮縣看守所。在這期間,每天由公安局的鄭建國、李宏非法審訊,逼迫寫不修煉保證書。十五天後被勒索現金五千元,飯費七百元,手印費三十元(沒有任何收據)。之後又將喬尚娥送到高家營鄉政府,非法拘留了一夜半天,勒索現金二千元(沒有任何收據)。並遭到鄉書記李悅大罵,逼迫她罵師父、罵大法。由家人寫保證書後才讓她回家。之後鄉政府經常上門騷擾、監視。

* 大法學員張霞遭迫害事實

張霞,大河鄉大法學員。由於邪黨迫害大法,一度放棄修煉。大河鄉派出所張林半夜三點多敲門闖入張霞家,逼她放棄修煉、寫保證。第二天清晨,張林又帶五、六人再次闖入張霞家,非法抄走大法書籍。二零零零年九月份,張林又去村裏逼張霞摁手印,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

零三年七月,張霞和女兒董絹紅重新修煉法輪功。

零五年,張霞全家三口人到秦皇島市北戴河打工,張霞的孩子在北戴河實驗小學上學,因孩子不想戴紅領巾,張霞去學校向班主任楊麗講真相,告訴楊麗自己孩子曾得了一種疑難雜症,醫生放棄治療,有緣修煉大法後徹底康復。而楊麗聽信電視上對大法的謊言,帶張霞見校長劉海燕,劉說要上報或轉學。後劉海燕上報北戴河公安局。

秦皇島海港區公安局伙同張北縣公安局李尚宏、大河鄉派出所所長董月平等多次騷擾大法學員張霞及她的父母,她父親被嚇的好長時間臥床不起,她的女兒董絹紅受到教師楊麗的歧視。

一天晚上九點多,北戴河蓮蓬山派出所兩名警察長時間敲門,進張霞家盤查,過了幾天又強行要了張霞丈夫的一張照片,以後每隔一段時間就去張霞家騷擾。

零五年的十月一日,北戴河公安局的不法人員到張霞所在工廠進行盤查、騷擾。零六年的五月一日,北戴河區海濱居委會派人去張霞家騷擾,六月,北戴河蓮蓬山派出所的人員又去張霞所在工廠,給老闆和張霞本人施壓。

* 大法學員邢果花遭迫害事實

大法學員邢果花,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去同修家串門,下午不到五點被突然闖入同修家的張北鎮派出所的李海清、王軍等人碰上,她們向李海清等人講真相,並善勸他們,李海清不聽,馬上向縣「六一零」打手機,隨後縣「六一零」辦的主任孫建軍、公安局的劉彥輝等人趕到。大法學員邢果花欲走,被孫建軍攔住,並說:這次公安局不抓捕你,我也得抓捕你。就這樣,邢果花被綁架到縣公安局呆了兩天一夜,第三天半夜十一點左右又將她送到縣看守所。看守所非法關押大法學員邢果花二十四天,於十二月底由家人辦取保候審回家。回的時候,看守所逼迫邢果花在他們寫好的東西上按手印,公安局並索要押金五千元,看守所勒索三百六十元,連家人找關係送禮共花去人民幣六千多元。

* 大法學員李桂枝遭迫害事實

大法學員李桂枝,九九年七二零和同修到北京證實大法,被北京警察劫持並侮辱、打罵,二十三日由張北縣公安幹警接回送入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星期,並逼迫她寫不煉功保證,勒索二百元現金才將她放回。

二零零零年二月,李桂枝被縣公安局幹警綁架到看守所關押十天,理由是有一同修在她家住了一夜。在看守所被迫強行訓練,啃窩頭。由於李桂枝不放棄修煉,看守所惡警教導員張進給她砸背銬、戴腳鐐,有的大法學員被電擊長達一個小時。回家時公安局的李尚宏還逼迫寫不修煉保證,看守所還向家人勒索現金六百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李尚宏帶八、九個便衣闖入家中,非法抄家,搶走師父法像和大法書籍,並將李桂枝劫持到縣看守所,整整迫害二十七天,期間出現胃出血。他們恐嚇、威脅李桂枝 的家人說要給她判刑,家人無奈,被敲詐二千元,才將她接回。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因街上掛有大法真相條幅,李尚宏又將李桂枝劫持到縣公安局,非法審訊一天半夜,此後,李桂枝不斷遭到多名公安人員和城鎮派出所所長李海清等人的騷擾。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一日,李桂枝與另一同修到北京向世人講真相,被北京宣武分局綁架,迫害九天。十月十九日由張北縣政保大隊李尚宏、「六一零」主任孫建軍、張北鎮派出所李海清、王斌(受張北縣政法委書記郭維的指使),將李桂枝和另一同修送往張家口沙嶺子洗腦班,進行強行洗腦迫害。

二十六天後,十一月十五日,「六一零」的侯建平、公安局的李尚宏等人,又把她們送到保定高陽女子勞教所進行迫害。因檢查出李桂枝有高血壓、心臟病(被迫害的),高陽勞教所拒收,侯建平、李尚宏拿羊肉、莜面方便麵(臨走時拿的)送禮,硬是強制留下她。結果李桂枝被非法判勞教兩年。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九日,高陽女子勞教所二中隊的警察打大法學員,大法學員整體絕食抗議,警察趙圓扇李桂枝耳光,把牙打掉一顆,惡警劉惠麗擰臉、惡警馬麗穿硬皮鞋踢她,李桂枝被迫害的一直心臟不好,高血壓,有一次上廁所,她一個跟頭栽倒。李桂枝於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回家,李桂枝被高陽勞教所非法關押十八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