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西多奇事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日】豫西因百里奚、諸葛亮、張仲景、張衡、范仲淹等而名垂青史,留下了數不盡的民間傳說,講不完的民間傳說,講不完的民間故事。如今,大法弟子又在書寫著城市明日的輝煌。新的民間傳說、民間故事,在城市悄然興起,成了城市人的精神寄託,越傳越廣。

(奇事一)

張奶奶今年八十歲了,癱瘓臥床十六年,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原來有兒子伺候,年前,兒子腦溢血突然去世。左鄰右舍同情張奶奶,一大法弟子聽說後,到張奶奶家,告訴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福報」,張奶奶記住了,不停的念,念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張奶奶的女兒起床後,意外的發現,張奶奶模仿著大法弟子的姿勢能雙盤打坐了,而且雙手結著印。

張奶奶的女兒又驚又喜,因為張奶奶是腦血栓偏癱,右邊胳膊緊縮的拉都拉不開,手腕都拐變形了,如今,八十歲了,十六年沒伸直的胳膊伸直了,只因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奇呀,太神奇了。現在,張奶奶已經能下床走路了。

十六年都沒站起來過,現在,八十歲了,又能走路啦。張奶奶的兒媳婦、孫子看看蹣跚學步的張奶奶,高興的哭了。張奶奶高興的又哭又笑,嚷著要見「活佛」,要給「活佛磕一百個響頭」。

這事,在張奶奶家族中影響非常大,無不佩服大法的神奇。現在,張奶奶的全家都得了法。

(奇事二)

一群三輪車夫圍在一起,滔滔不絕,甚至來了顧客也不願拉,想把故事聽完:原來,阿富昨天「冒天膽」拉著兩個「法輪功」到某某鎮「物交會」上去講真相。當然,三輪車夫也是我們救度的對像,所以,在同修雇車時,給三輪車夫講了大法的美好,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講了法輪功學員正被惡黨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講了天滅中共惡黨的必然,講了救人的十萬火急:最後說:「我們要去某某鎮講真相,救眾生,你們誰願送我們去?」三輪車夫都聽明白了,但因害怕中共惡黨的淫威,都不敢去。

站在遠處的阿富也聽明白了,他看大家都不敢去,就說:「他們都不願去,我送你們去吧。」結果,從此以後,按三輪車夫的話:「阿富交了神運了」,顧客接連不斷,就是外地來縣城的客人,也指定坐阿富的車,現在每天能拉「兩百多元,過去三天也拉不了這個數。」阿富天天高興的合不攏嘴。

據交管部門講「本縣三輪車有四千餘輛」,阿富的故事像風一樣在四千多三輪車夫中傳開了,三輪車夫中流傳著「法輪功真神了,誰能拉法輪功,誰就能交神運」,拿他們的話說,咱啥時候也能拉一回法輪功。

(奇事三)

張姑娘和丈夫經營一輛鄉鎮公交車,張姑娘的嬸母煉法輪功,張姑娘牢記嬸母的話,天天跑車前先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說來也真神,跑這條路的有七、八輛車,前邊車不上人,後邊車不上人,每到張姑娘的車發車時,一會就上的滿滿的。張姑娘夫婦在大法中受益,總不忘把大法的美好講給她的乘客。

張姑娘不僅生意好,其婆婆股骨頭壞死,不能走路、坐在地上往前蹭,因年齡大了,記性不好,媳婦無數遍的教她「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她還是念成「大法好,心要好」,天天誠心誠意的念。就這樣,現在居然能走路了,完好如初,鄰居都覺的不可思議。

更不可思議的是:張姑娘的表妹來給她女兒說婆家,表妹帶她去相親,雇了一輛三輪摩托,車走到河灣橋時,下一個陡坡、車閘失靈,情況萬分危急,表妹先跳車,結果重重的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眼看著車像箭一樣往下衝,表妹急的大喊「表姐呀,快跳車呀!」話沒落音,車翻了個底朝天,三輪摩托司機被重重的砸在車下。

司機聽到張姑娘的笑聲,生氣的喊:「你還笑哩,快來把我扒出來呀!」張姑娘笑著回道:「你把我扣在下面,我出不去,咋扒你呀。」

這時,過來幾個熱心路人,把車抬起來,把司機拽出來。張姑娘從車廂下自己鑽了出來,她一點沒傷,毫髮未損。一看跳車的摔傷了,開車的也摔傷了,再看看自己,忍不住又笑起來。表妹說:「我都嚇死了,你還笑,你笑的出來呀?!」張姑娘說:「我一看剎車失靈,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救我’,結果我真沒事。」

司機疼的咧著嘴,嘟噥著:「我聽你喊一聲甚麼,沒聽清車就翻了。我要早知道,我也會喊。」張姑娘說:「你現在喊也不遲呀。」司機當即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會腰腿不那麼疼了,表妹喊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會腿不流血了,也不那麼疼了。大家都撿回一條命。

隨後,司機把車發動開,檢查一下,甚麼事也沒有。三個人又一塊去相親,回來後,張姑娘把這個事講給了嬸母,嬸母聽了真高興,雙手合十謝師恩。

(奇事四)

楊姨的兒子在海軍某部當兵,不知怎麼得了一種怪病,全身瘙癢,奇癢無比,用手一搔,就開始潰爛,胳膊好了,腿上爛,腿上好了,背上爛,肚子上爛,甚麼樣的好藥都用遍了,也沒有效,從海軍總醫院轉到陸軍總醫院,經過多次化驗,血液多項指標都不正常,醫院稱是血液病,實屬罕見。

楊姨愁的一年間蒼老了十歲,兒子一年的醫療費萬元不止。兒子退役後,楊姨愁上加愁,單兒子的醫療費,楊姨都負擔不起。

楊姨的一位親戚修煉大法,知道這個情況後,來楊姨家,告訴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給楊姨講了真相,楊姨當即同意退黨,丈夫、兒子,都退出了惡黨的相關組織。

說來真神奇,十二天,楊姨的寶貝兒子,腿上,肚子上碗口大的潰爛麵全結痂了,三天後,到醫院做血液化驗,各項指標正常。

楊姨現在一掃愁容,整天樂呵呵的,見人都說「法輪大法好,」楊姨單位裏,現在都知道了楊姨家的故事。

奇事五、奇事六……故事說也說不完。現在,有一個新風俗在縣城悄悄興起:凡找女婿,想找煉法輪功家庭的;找媳婦,也想找個煉法輪功家庭的。誰家的兒子或女兒,能找個煉功人家,這是大媽們最羨慕的,也是大媽們最犯難的。因為江澤民打壓,法輪功人員不能公開,有也不好找。

這裏我告訴縣城的大媽們:別犯難吶,大家都來煉法輪功,不就結了嘛!大家不就不犯難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