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骨折的不同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

  • 兩次骨折的不同經歷

  • 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正念叫醒同修

  • 兩次骨折的不同經歷

    文/武漢大法弟子

    我九四年喜得大法。並於當年六月有幸參加了師尊在鄭州辦的講法學習班。現在要說的是我修煉前後兩次骨折的不同經歷。從中深感師尊的慈悲和修煉的嚴肅。

    八七年,有一次我在街上走路不慎跌倒,造成右腿髕骨骨折,當時做手術,上石膏,住院一個多月。回家後半個多月才拆掉石膏。那年我只有五十五歲。

    二十年後的零七年四月十二日,女婿來接我去他家小住。在下樓時我不慎跌倒了,雙腿立即腫脹、淤血、疼痛難忍。女婿看我那樣嚇壞了,非要送我上醫院不可。我立即想起了師父的教導:「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我正念很足,對女婿說:沒事,我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不用上醫院。堅持叫女婿扶我上車。到他家後左腿已經完全不能動了,腿腫的很厲害,全部淤血,撕心裂肺的痛。我知道我的腿又骨折了。女兒下班後看到我的腿腫成這樣,就要用冰敷,還要我去拍片子。我想這都是常人的辦法,一概拒絕。我對她說:「我有師父管著,只要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會很快好的。」

    晚上發正念時,全身出冷汗,心慌、氣短,很難受,我知道是邪惡的干擾,不讓我發正念,但我堅持發完正念。幾分鐘後這些感覺全無,恢復正常。我每天在床上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第二天左腿就能稍微動一下了。在床上躺了半個月後我便下床慢慢活動,不到一個月我就靠在床邊煉動功和抱輪。雙腿的各種症狀逐漸消失。現在可以活動了。兒女們都感受到大法的神奇,說大法真好。兒子還說當時應該把它錄下來,與現在對照一下更能說明問題。

    我知道是師父替我承受了。在此期間我向內找,為甚麼會出現這次魔難,我找出了一些執著,如對情的執著,最重要的是放鬆了學法,雖然每天都在聽法,可學法、煉功、發正念思想不集中,容易走神,沒有將法學進去。學法未入心,當然就會被邪惡鑽空子。以前從未向內找過,也從來沒用法的標準對照自己的言行,還覺的自己修的不錯。從這次魔難中,我深深感到修煉是嚴肅的。今後一定要靜心學法,學法時一定要入心,不能胡思亂想,紮紮實實的學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儘快的修去自己的一切執著。

    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人年紀大,文化低,認識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正念叫醒同修

    我地一位七十多歲的同修甲,「三件事」做的較好,但其家人因不明真相,反對大法。今年五月在跟家人講真相之時,突然神志喪失,不省人事,一些基本的生理反應消失。家人見狀,送她到醫院。甲同修雖不省人事,在醫院裏還說出了一句「我不放棄(大法)」。經醫院檢查也查不出任何病症。醫生告訴家屬,抬回去找幾個朋友陪陪,準備後事。

    家人把甲同修抬回家後,甲同修連續深度昏迷五天,滴水未進。家人十分著急,馬上通知了鄰近的同修。當天上午便來了四位同修。整個上午,同修們都在發正念,仍不見起色。下午又有三位同修得到消息,在趕往甲同修家的路上悟到:這是邪惡的迫害,決不能承認它,不能讓邪惡帶走同修。只要堅信師父,同修就一定能得救。決不能給大法造成損失,阻礙眾生得救。

    到了甲同修家一看,甲同修仍然昏迷在床。有同修建議把她扶起來,可是甲同修整條腿都是僵硬的坐不起來,就叫她兒女在背後撐著她。甲同修牙咬得緊緊的,叫她,餵她的食物都沒有任何反應。同修們悟到只有師父才能救弟子。接著七位同修圍著甲發正念,徹底解體邪惡對她的迫害,並呼喊甲同修記住自己是大法弟子,只有師父才能救你,快請師父救你,只走師父安排的路。

    甲同修逐漸甦醒,但主意識還不清醒,嘴中說出:「我……我……我說嘛,這功這麼好,你們(兒女)不聽,我氣……」同修們又讓她說:「我是李老師的弟子,我一定跟師父走」。甲說:「是,是……」。

    一會兒,甲同修神志清醒了一半,指著自己的小腹,表示痛。同修告訴她「那不是你」,接著甲小便失禁。甲同修神志清醒後,吃了一點東西,馬上接著聽師父的講法。就這樣,她在師父的慈悲救度下,走過了這一大劫。

    甲同修的家人及其周圍世人親眼見證了師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他們的內心也受到了很大的震撼。甲同修的老伴(曾是惡黨某組織書記)和兒女明白了真相,發自內心感激李老師的慈悲救度,知道了「法輪大法好」,紛紛退出了惡黨組織。

    事後,同修們悟到:這次邪惡對甲同修的迫害,是鑽了同修對親情執著的漏。我們大家要在助師正法的最後時刻,站在法的基點上修去自己的所有執著,做好三件事,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圓滿隨師還。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4/1575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