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喚醒大韓民族心靈(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七日】美國神韻藝術團以純正的中國古典舞傳遞神傳文化內涵的節目,突破了中共層層阻撓,深深的感動了有著相同淵源文化傳統的大韓民族,也喚醒了潛藏在韓國人心中的「忠孝」精神,散場時很多內斂的韓國民眾紅著眼眶離開劇場。


神韻以純正的中國古典舞傳遞神傳文化內涵的節目,深深的感動了有著相同淵源文化傳統的大韓民族

延續了斷脈的五千年中華文明

薛勇洙先生是韓國「南北韓青少年交流和平聯隊」理事長,在看過神韻藝術團韓國首爾演出後,他說演出延續了斷脈的五千年中華文明。


「南北韓青少年交流和平聯隊」理事長薛勇洙先生:神韻演出延續了斷脈的五千年中華文明

薛勇洙先生首先表示:「我等神韻已經很久了,非常高興能看到這麼好的演出。」他說看了神韻的演出後體會到了兩點。一是,神韻演出延續了斷脈的五千年中華文明。薛先生說:「五千年中華文明源遠流長,並成為了東方的文化核心。然而其間這一脈相承的文明因中共而中斷了。現在的中國,雖然還留有一些古文化,但也都因為受中共黨文化的影響而變異、不再純粹了。藝術也因此沒能銜接上,所以現在我們看到的是一個變異的中國。此次神韻的演出,從新延續了斷脈了的真正的中國文化。」

薛先生說:「此前,有過許多關於中國的不真實報導。在中國的歷史長河中,也曾有許多為了真實而付出寶貴生命的英雄人物。時間雖短,但中國人追求真實和正義的意志卻通過神韻的演出表現出來了。今天有幸得以觀看這場演出,我非常高興,也覺的這一天是非常有意義的一天。」

當談到「神韻」兩個字的涵義,他感覺是在指「人與神同在,天人合一」。他說作為「南北韓青少年交流和平聯隊」理事長,他很想讓南北韓的青少年都能看看這一演出。並說:「正如人的一生有始有終一樣,人活著的舞台就是歷史。在歷史長河中,許多先知覺者教給我們的智慧就溶入到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之中。」

薛勇洙先生最後對中國使館阻撓神韻演出一事說:「我想今天韓國觀眾都會清楚其中緣由。」「無論中共如何想隱匿歷史,歷史都不會就此跳過或被埋藏。通過神韻藝術團的努力,能讓更多的人了解中國的真正的價值和真相,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神韻」是神的意志

韓國體育大學是韓國唯一的綜合體育大學,這所大學的南在和教授在觀看四月二十五日晚上的神韻首爾演出後表示,作為基督徒的他,對這場演出別有一番感受。


韓國體育大學教授南在和

南在和教授說,在上半場節目中,給他印象最深的是《創世》。神韻藝術團結合舞蹈和舞台天幕絕妙的展現出了天使和神共存的天國的景象。

南教授說,他曾去過中國和台灣,可是包括觀光公司安排觀看的演出,從沒有一場演出是涉及到宗教信仰的。所以他認為今天他所觀看的演出是中國人在近代第一次把神的世界搬到舞台上的演出。他還說,因為節目中展現出了藏族、蒙古族等多個少數民族文化,他感受到了中國文化的多樣性。

南教授特別注意到舞台背景絕妙的配襯著舞蹈節目,還看到舞蹈節目中有武術的動作。他說,這給人一種新鮮感,而且令人感覺到這是一場真正展現中國傳統藝術的演出。

而對於演出中涉及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內容,南教授說在觀看演出時,他的頭腦中不知不覺浮現了法輪功修煉者在天安門廣場抗議的場面。

南教授還談到他對「神韻」兩個字的涵義的理解:「在觀賞二胡演奏時,我看到了舞台天幕上打出了神韻字樣,看過漢字後我覺的那是指神的意志,上天的意旨。」

中國五千年歷史昇華成了藝術

韓國水源市藝術人聯合會會長金勛東先生在觀看神韻藝術團首爾演出後激動的表示「演出使中國五千年歷史昇華成了藝術」。


韓國水源市藝術人聯合會會長金勛東

金勛東先生說:「這個演出令我十分震驚,我從沒看到過如此精彩的演出,他使中國五千年歷史昇華成藝術了。我覺的神韻演出活生生的重現了中國過去的歷史。」

金先生說,他感覺到了整場演出有一條主線在牽引,穿插在節目和節目之間的歌曲所傳達的信息起到了一種關鍵的作用,這些歌曲使各個節目很自然地溶合到一起。

他覺的,中國的各種文化都有他自己的特點,但是在上半場節目中給他印象最深的是舞蹈《造像》。他說:「這個舞蹈不僅編舞編的極好,而且利用舞台天幕立體呈現了敦煌石窟,非常引人入勝。一個虔誠的佛像雕塑家在夢中真實的看到自己的誠信換來神佛的指點,這對我震撼很大。」

當談到中共連續三次干擾首爾演出一事,金先生毫不遲疑地譴責了中共。他說:「這是非常無知無恥的行為。藝術就像是沒有國界的通用貨幣,在哪個國家都是行得通的。藝術是由觀賞者來判斷的,而不是哪個政治集團來判斷的。干擾藝術演出是很差勁的做法。」

展現中國人權迫害問題

柳姬先是韓國最大經濟報《每日經濟》的原主編,現任一所記者培養學校的老師。看完神韻藝術團在首爾的演出後她表達自己的感想。她表示,老子曰:「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莫之能先,以其無次易之也」,貌似柔、實則強,我想世上的一切也都是如此。


韓國最大經濟報《每日經濟》原主編柳姬先女士

她首先從文化層面上談她的感受。她表示,神韻藝術團在世界各國和地區進行了巡迴演出,受到了西方觀眾的喝彩。西方觀眾會對這種純粹的中國文化感到比較陌生,但是他們在震驚之餘可能體驗到了一種新的文化。西方人一般被認為個人主義和合理主義比較強,當他們看到這個演出傳達的信息──「忠」「孝」「善惡有報」──當然會感到一種震撼。

「我想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在歐美和澳洲等地受到歡迎原因就在於此。相比之下,對我來說這場演出並不感到那麼陌生,因為我覺的韓國的文化和東方的文化都溶入在其中。神韻藝術團在全世界受到關注,我覺的這是弘揚中華文化和東方文化的很好的契機。」

「大部份的藝術作品都有自己所要達到的目地和所要傳達的主題。那也許是作者的思想,也許會是作者對社會(某些事件)的強烈的譴責。但是如果藝術作品純粹是為了給觀賞者一種美的感受,那會使藝術變成一種娛樂,這是很危險的。我覺的這場演出倍加令人感動之處就在於,他不僅表現出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美,還包含了有關人權問題。」

柳姬先說,中國在短時間內經歷了急劇的政治變化和經濟發展,可是背後卻隱藏著違背傳統的巨流。那個巨流就是對法輪功的迫害,而整場演出並沒有對當局野蠻的、非人道的人權迫害表示出憤怒,而是通過反映天象來傳達「善惡有報」的信息。

她認為,歌曲《為何拒絕》也是和法輪功迫害有關的歌曲,可是音調仍然很平和而且具有濃厚的中國味道。

對《精忠報國》印象深刻

韓國從歷史的久遠就非常重視儒家的「忠」和「孝」,以至到了現代「忠」已經成為了韓國社會要遵守的倫理道德,而「孝」成為了韓國家庭要遵守的倫理道德。韓國觀眾對《精忠報國》節目的反應,就說明了這一點。


韓國陶藝藝術家兼詩人崔峴大

韓國陶藝藝術家兼詩人崔峴大先生讚賞的說:「岳飛和岳母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忠孝精神是即便用文字也是很難表現的,可是演員用身體語言完美的表現出來了。」

韓國傳統茶會會長鄭貞子女士說,她看到了岳飛既要報效國家又要孝順母親的可貴的心靈,想到岳飛和岳母的心情,都流下了眼淚。

韓國國學研究院研究員主任鄭在薰先生說,自己本來就很喜歡岳飛,所以《精忠報國》這個節目理所當然是他最喜歡的節目。他讚歎的說,演員把他腦中岳飛將軍的形像活生生的再現了出來,所以感到很感動。


開放北韓短波廣播電台記者韓光熙

另外,開放北韓短波廣播電台記者韓光熙說,節目中男演員充滿男兒的英雄氣概和力量,這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岳母對兒子的愛惜之情和岳飛對國家的忠孝都令他十分感動。


韓國對話教育所所長樸文姬女士

韓國對話教育所所長樸文姬女士則說:「不管是中國還是韓國,『忠』的含義應該是一樣的。在國家處於危難時,把自己和親人放在次要位置,這是大家都能認同的高尚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