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爭氣啊,不要再讓師父操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看完最近的《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覺的不少同修問的問題,意義不大,心裏不免有些失意感。在這次《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後面有個問題,「弟子:我得法不到一年,一直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洪流。您對最近剛得法的弟子有甚麼建議?」師父說:「這個問題倒提的很好。」

對比中,我就覺的很多同修是在為自己而問,而有的同修則能把個人問題放在整體角度中去問,為整體而問。有機會見到師父的同修,你們提問的時候,能否想到有多少同修囑望著你們,有多少心懷眾生與整體的同修期盼你們的問題能代表他們。

記的在七二零以前師父在北京要召集高級知識份子座談,回答他們關於科學方面的問題,針對性的講法,可是學員卻沒有做好。師父說:「我告訴他們,我說把北京科技界的大學教授和搞科研的這些學員,還有一部份大法負責人召集起來,我在科學方面給他們仔細的講一講。結果想要做的事情不能夠做得那麼圓滿,那就來了許多其他的學員,提的問題和我要講的內容沒有針對性,所以就不好講了。」(《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我們這些不夠爭氣的弟子,由於自己修的不好,做的不好,我們給正法造成多少的損失和永久缺憾,我們想過嗎?

其實作為大法弟子,我們不斷聽到師父的鼓勵,讚揚,可是我們究竟應該怎樣看待呢?我們真的問一下自己,我們做的怎麼樣,是不是真的很爭氣,沒有讓師父多操心?

有同修說的很好,我們不能靠著,躺在師父的讚揚與鼓勵中,我們真的應該認清自己的不足,慈悲的師父沒有說出來的不足。我們看到退黨兩千萬了,做的是很好,可是我們也要想想,大法弟子也還有幾千萬,如果每個人一年勸退一個,會是多少人啊?我們做的夠嗎?很多弟子修了這麼多年,還是在做證實法工作中放不下名利,甚至相爭妒嫉,人心與個人的所求如此的強烈,有的始終還沒去掉非常低級的執著,甚至骯髒的心,色慾心,顯示心,貪錢存物的心(包括我自己),協調人之間也會相互矛盾重重,不願善解,一影響到自己,心就變味,無法真正配合。

我記的在正常時期,一位修的很好的同修看到我,爭名喜功,個人英雄的心態,就在跟別人的談話中側面點到,說「有的同修覺的修的好的人都是領頭羊呢,其實他常常是塊墊腳石」,我內心一驚,是啊!我不就是不自覺的總想當「領頭羊」麼,被這種意識支撐著嗎,唉!真是太慚愧了,我深深的拷問自己的心底:

你到底內心在求甚麼???

我看到自己的還有很深的名利之心摻雜證實法工作中,做好了點,順利了點,很高興,遇到挫折,不被人承認,就很失落。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你覺的治好了病,別人叫你一聲氣功師,你高興的沾沾自喜,美壞了。這不是執著心嗎?治不好病時垂頭喪氣,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嗎?」我看到現在有的同修講起來「我勸退了幾個」、「我做了多少」,很滿意、很高興的樣子,有的勸退不順利,就心情不好。那我們就要問一下自己,究竟自己為甚麼,為誰高興和不高興,是為眾生得救而高興嗎,是為眾生失去被救的機會而難過嗎?還是為自己的得失,有無成就感,有無資本而樂而憂呢?

師父一直在鼓勵我們,「了不起,偉大」,可是我們光看到了自己的「了不起,偉大」,同時是不是卻淡忘了,宇宙壞滅時期眾生的許許多多非常不好的問題,在我們生命中也存在呀,而且也在正法中起著破壞作用啊!

這次《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師父講:「大家知道,修煉中人心不去表現最突出的就是,做事情不是在證實大法,是在證實他自己!它起到的是破壞作用。」

我們許多同修帶著那敗壞的因素,一遇到某種情況,它就起作用,不知不覺中,已經做了很多起干擾和破壞作用的事,尤其是協調人之間,我們想想,在許許多多關口,我們的不正心態,就使我們那樣說了,那樣做了,是不是可能已經障礙了很多事情?可是我們總是把自己作為協調人的付出與成績,看的很大,以此自居,自以為大,對自己的問題卻不能真正嚴肅對待。

師父在這次談到新唐人新年晚會,才提到我們不知道的情況,可是師父之前卻是一直在讚許鼓勵呀!同修們我們為甚麼不深深找一找,究竟是甚麼原因,是我們真的就沒有能力達到嗎,還是我們沒有修好做好!師父鼓勵我們,我們作為弟子怎樣對待師父的鼓勵,我們真的讓師父欣慰嗎?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講:「一聽到我說你們達到圓滿的標準時就如卸重負一樣,放鬆自己,不想幹甚麼了,而不是把師父講給你們這麼神聖的事當作更加精進的動力。」

我們有沒有這個問題呢,師父鼓勵我們應該是增強了我們的正念正信,卻不是讓人心中負的一面得到保留甚至滋養,我們這些大法弟子呀,我們真的要清醒,要爭氣呀!

國外同修講到,師父看歷年的新年晚會辦的不夠好,只有親自出來帶了,說:「師父真是太操心了,你沒法想像啊!」又說到國內外同修間人心混雜,不爭氣的事。我看到這,就想哭了,我說不出的難過,我們這些弟子,真的要爭氣啊,要和師父的付出再相稱一些啊!

我想起很久以前同修做的一個夢,示意他師父在大穹末劫的現世度人有多難──他看到師父開始傳法時,一次他隨著師父走向講法場地,想聽法的人很多還抱著好奇、看名人、看熱鬧的心,好一點也是想自己能擠到師父跟前,都爭著往前擠,人群劇烈的湧來湧去,把師父擠來擠去,師父默然的看著這一切,他當時心裏非常不好受。突然一股往前擠的力量,一下把師父擠倒了,師父就那樣默默的,慢慢的往起爬,他當時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哭,一下撲在地上,爬向師父,要把師父扶起來。

我想起師父說的「我不只是為你們,我為所有的生命操盡了心,我為所有的生命幾乎耗盡了我的一切」(《在瑞士法會上講法》),「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想到這,我想跪下來,代所有我們這些不爭氣與不夠爭氣,甚至還自以為不錯的同修們,向師父懺悔,請師父慈悲吧,原諒我們吧,我們會再精進,真正純正自己,一定配上這大法弟子的稱號,讓師父多一分欣慰!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