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在渥太華接到法庭訴狀(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記者英梓加拿大綜合報導)中國商業部長薄熙來週日(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七日)在抗議聲中來到渥太華。當天下午兩點半左右,法輪功學員在維斯汀(Westin Hotel)旅館電梯間,將在安省最高法院起訴薄熙來酷刑迫害罪的訴狀遞交給薄本人。按照法律規定,薄熙來必須在二十天內應訴,否則將面臨缺席審判。

高精度圖片
法輪功學員在外交部外抗議薄熙來暴行,左一為遼寧藉受害人趙玉

踏入加拿大 薄熙來面臨訴訟

渥太華法輪功學員於下午兩點半左右,在位於渥太華市中心的維斯汀(Westin Hotel)旅館離停車場最近的電梯間見到薄熙來本人和其隨行人員。距離薄半米之遙的法輪功學員將安省最高法庭傳票遞交到薄本人,並用英語說,「你知道嗎?你的訴狀被送達了。」(「You know you are served.」)


薄熙來在電梯間被遞交訴狀的維斯汀(Westin Hotel)旅館


法輪功學員冒雨在薄熙來下榻的維斯汀(Westin Hotel)旅館外抗議薄的罪行

當時在場的除薄的隨行人員、一名法輪功學員之外,還有兩名皇家騎警作證。按照法律規定,薄熙來必須在二十天內應訴,否則將面臨缺席審判。

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周立敏女士說,「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渥太華著名人權律師格林斯邦(Lawrence Greenspon)曾向安大略省高等法院遞交訴狀,以酷刑罪對薄熙來進行民事起訴,要求薄對原告所造成的傷害進行賠償。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曾於二零零五年九月要求禁止嚴重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薄熙來和夏德仁進入加拿大,薄、夏二人最終沒能按計劃成行。今天遞交給薄熙來的訴狀是二零零五年訴狀的增補本。」

在加拿大為受害者尋求公正

據明慧網提供的資料,薄任遼寧省長期間(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因積極參與迫害,使遼寧省成為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根據明慧網公布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人數,遼寧省在全國居第三位,為三百六十九人。

高精度圖片
外交部前反酷刑展。大衛•喬高二十四日引用關於中共活摘器官的調查報告中的證據說,「薄在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任大連市長,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四年任遼寧省省長。而在其任職的年度之內,據我們的女證人說有兩千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被手術摘取。」

遼寧藉受害者趙玉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講述了自己和家人受摧殘經歷。趙玉說,「我兒子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迫害開始後,被強制送洗腦班兩年。他們還逼迫剛剛同我兒子結婚的兒媳婦同我兒子離婚。我兒子所在的單位,像文革時期一樣公開開會批鬥我兒子,還要強拉我老伴同他們一塊批鬥我兒子。」

趙玉的先生鄭維東是國際著名醫生,曾受邀到美國、加拿大和法國參加學術交流,並發表多篇醫學論文。修煉法輪功後鄭維東身體非常健康,但是當地公安部門和單位的六一零,三天兩頭到家裏騷擾,編造謊言、製造事端、威脅恐嚇,使鄭維東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和打擊。最後導致鄭維東心力衰竭,於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去世。

前加拿大安全情報局決策計劃主管、現任加拿大民主聯盟國家安全問題資深成員大衛•哈瑞斯(David Harris)在二十四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說,「人們經歷著令人難以置信的強制離婚、心理折磨,更別提那些令人難以置信的身體虐待,這一切顯然是背離國際司法的理念。我們甚至還聽到強行摘取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牟利……薄熙來被控參與了這一切傷害,這些控告的證據是可信的。」

哈瑞斯說,「我希望加拿大政府盡其所能,一旦薄熙來進入,就將訴狀遞交到他的手上,至少在薄熙來以及那些要為反人類犯罪負責的人的相關案件上尋求到法律公正。」

薄熙來不具外交豁免權

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二十八日接受採訪時說,「薄熙來不具有外交豁免權,因為他不是外交官。」大衛﹒喬高在二十五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如果這位商業部長來自津巴布韋、北韓、或者緬甸,或對人民做惡的其它任何政權。他會不會被繩之以法?薄熙來不是中國的外交部長,也不是外貿部長。我理解,外交豁免權只適用於外交官及外交部長。」

國家郵報:「讓薄熙來出去」

薄熙來進入加拿大後,加拿大「國家郵報」二十六日撰文「讓薄熙來出去」,文中說,「我們為甚麼讓薄熙來這樣的人進入加拿大?」

「斯蒂文﹒哈珀強力倡導中國人權。官員們曾為反對中國間諜和反對(中共)指控玉山江為恐怖分子的做法大聲疾呼,並承諾加拿大人,貿易不會戰勝人權……,既然如此,為何邀請薄熙來?平息中國商業遊說者?渥太華官僚們推翻了哈珀‘不犧牲人權換貿易’的承諾?」

報導中說,「無論這樣還是那樣,對薄的決定需要哈珀的領導天賦和道義透明。禁止薄入境的機制已經擺在那了。加拿大人──和眾多受傷害的中國人──正拭目以待。」

薄熙來是跟隨中國副總理吳儀出訪北美的第二名因迫害法輪功而被控告的中共高官。五月二十五日,中共信息產業部部長王旭東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被法輪功學員遞交訴狀。被稱為「人權惡棍」的薄本人在美國遭到抗議,在此之前他已在美國、英國、德國、愛爾蘭、新西蘭、俄羅斯、澳大利亞、韓國、西班牙、瑞典等十幾個國家被法輪功學員以反人類罪、酷刑罪等告上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