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有病就打120」看「打死人都沒人管」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網「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鬱金香背後」一文提到2007年5月16日,兵團農六師五家渠市「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動」的專場演出。這個教育運動是2004年初開始的新一輪系統的迫害升級運動,毒害著許多不明真相的百姓,煽動著莫名的仇恨。

單說農六師五家渠市的這場演出,兵團自己的報導是這樣寫的:「有病就打120,歪門邪道不可信……一個個催人奮進的演唱,……,為共創和諧社會注入了活力。」

高唱「有病就打120」,好像中共很關心人民「生不生病」的樣子,而在這歌聲的背後,卻發生著大量的中共人為殘殺百姓的事例,「它殺人你打110」,可是,就是警察和中共自己在殺人,打110有甚麼用呢?

大法弟子曹愛華2006年11月13日被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六師五家渠女子勞教所(被綁架3個月後)迫害致死,家人半年多來四處申訴,強烈要求懲治兇手,均無果,還遭到兵團司法機關的威脅。

演出號稱「為共創和諧社會注入了活力」,可是中共打死人不負責任,這個社會怎麼可能和諧呢?

其實,中共這種「有病就打120」的無聊演出的目的很清楚,是在誹謗法輪功不讓吃藥。

首先,法輪功沒有規定煉功必須不吃藥,法輪功的法理只是講清了生病的根本原因,講清了吃藥與煉功之間的關係。

其次,是藥三分毒,生病一定要吃藥嗎?世界衛生組織曾統計過,各國住院病人發生藥品不良反應的比率在10%至20%,其中5%的患者因為嚴重的藥品不良反應而死亡。在西方,醫生用藥也是非常小心的。有小孩的都知道,西方的醫生不是隨便就給孩子開藥的,而是動不動就要孩子抗著。

再則,法輪功是修煉,不是治病為目的。法輪功能起到很好的祛病健身的效果,不少患有癌症、心臟病、尿毒症、癱瘓這類重病的病人在修煉法輪功之後都痊癒了,但這是按照「真、善、忍」法理修煉的自然結果。

那麼有的人如果把煉法輪功僅僅當作治病的一種手段,並不按照法輪功的法理修煉自己,有了病也不去醫院,那完全是其個人的選擇,就如同一個病人是按照西醫的辦法治療,還是遵從中醫的方法祛病,這只是個人行為。而且以治病為目的的練功根本不符合法輪功的修煉要求。

修煉法輪功,要想好病,就得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去做,要做個好人,要提高心性,平時要時刻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而不是只做做動作就可以的。那醫院治不好病,病人失去了生命,是不是就可以說醫院邪惡,就說醫生邪惡?更不用說那些根本不遵照醫囑而行的病人了。

還有一點,喊 「有病就打120」,好像中共治下全體百姓都享受著公費醫療一樣,這種塗脂抹粉很拙劣。現在的中國人「看不起病」是誰都知道的事實。

有病不願看,看了又捨不得買藥,這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就算有醫療保險,數額也很有限。「看病難」 是中共的政策造成的。根據衛生部第三次全國衛生服務調查數據顯示,中國有48.9%的群眾有病不去就診,有29.6%應住院而不住院,而且全國有80%的醫療服務資源集中在城市,佔人口多數的農村缺醫少藥的情況仍較為嚴重,全國有44.8%的城鎮人口和79.1%的農村人口沒任何醫療保障。小小一個感冒,就要花數百元,病再大一些,就得數千元甚或數十萬元之巨,對於年收入只有數千元的大部份城鄉居民而言,得了這樣的病,只有自恨自怨的份兒,「等死」也不是甚麼危言聳聽。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叫120也是要收費的,沒有錢,打120也沒有用。《北京青年報》說過一事,重慶市武隆縣人民醫院120急救人員來到現場後,不先施救,竟與傷員討價還價。

如果反邪教,就要看看誰是邪教。就拿邪教最典型的幾個特徵來看看:一是漠視生命,亂殺無辜;二是人身控制,能進不能出;三是精神控制,封閉洗腦。

我們來對照一下中共:中共搞無神論,草菅人命,殺人無數。曹愛華傳《九評》,勸人退黨,就被綁架,3個月後,就被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女子勞教所打死,還不讓懲罰兇手。

中共是能進不能出,只能被它開除,自己退出就成為被打壓的對像。

中共的精神控制是無人能出其右,黨支部從中央到地方,深入到連隊、街道和鄉村,無處不在,牽制言論的「一言堂」就是給百姓徹底洗腦的工具。所謂的「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動」開展了數年,涉及的範圍從農村到城市、從大中小學到街道里弄、從北京上海這樣的沿海發達地區到新疆建設兵團,還搞出拙劣可笑的「專場演出」以娛樂形式來給觀眾洗腦。其範圍之廣,耗費的人力物力之多,是一般的邪教所不能望其項背的,只有國家恐怖主義級別的邪教才能做到。

打死人都沒人管,還厚顏無恥的唱「有病就打120」,這是多麼大的諷刺!哪來甚麼和諧!

勸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有關人員,要善待法輪功學員,不要隨江澤民團伙和中共做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