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高級工程師被龔家灣洗腦班迫害行走艱難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大法弟子錢世光的家人接到龔家灣洗腦班的電話,讓家人接見錢世光。家人接見時,錢世光拄著拐杖,幾步一歇,行走很是艱難。

錢世光,男,今年六十三歲,中國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高級工程師,家住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燕兒灣路中國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

錢世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對大法的迫害開始後,錢世光被非法關押在桃樹坪戒毒所,絕食抗議迫害十幾天,奄奄一息,被不法人員扔在其家門口揚長而去。錢世光吃力的將門敲開,當時已瘦骨嶙峋,食水不進,一喝水就嗆出來,家人都覺的他已經不行了。

通過學法煉功,他逐步恢復了健康。二零零零年五月,錢世光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甘肅省第一勞教所──平安台勞教所。其間他絕食抗議二十八天,體重由一百二十斤降至七、八十斤,送至大沙坪勞改醫院住院一個月,診斷為多臟器功能障礙。勞教所不願支付錢世光的醫療費,又怕人死在那裏擔責任,於是勞教所由五大隊王姓隊長出面讓錢世光家人為他辦了保外就醫。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錢世光被接回家。只要能動,他就堅持學習師父的講法和經文,並天天打坐煉功。慢慢的身上開始長肉,但長出的肉都是黃色的,出現全身水腫,稍微按壓便凹陷下去。打坐時一條腿搬到另一條腿上時,腳就會深深的陷入大腿的肉中,幾日後全身皮膚破裂,流出黃油狀液體。而錢世光全然不顧這一切,仍然堅持學法煉功,一個多月後恢復正常。

由於多次遭受迫害,其中有一次被非法抓捕的具體時間與地點已記不清了。那次遭受迫害回到家後,渾身上下到處是碗口大的疥瘡,身上無一處完好的皮膚,錢世光通過一個半月的學法煉功便恢復如初了。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日,錢世光去北京證實大法,當日被抓,並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其間遭受了非人的虐待。

勞教所中的罪犯在惡警的暗示及慫恿下用廁所的搋子吸嘴,用蒼蠅拍子打嘴;把頭摁入馬桶中讓錢世光喝馬桶裏的水;拔他的鬍子、眉毛;有時對他進行毒打後扔進小便池子浸泡;冬天被捆綁住之後塞到床下(因床很低,無法翻身),只讓他在床下解手,再用涼水澆他。有時趁著夜晚,惡警唆使犯人將他帶到戶外,脫光衣服往他身上澆涼水,再把他用雪埋上……。

那裏的惡警明知錢世光的腰椎被他們打斷,無法直立行走,竟然還指使二名罪犯拖著錢世光強行跑早操。

二零零五年五月,錢世光在家學法煉功,身體逐步康復,但仍舊無法直立行走。當月二十七日下午,錢世光剛走出住宅小區,便被早已等候在那裏的蘭州市惡警截住,從身上搜走鑰匙,其後,蘭州市公安局二十六處共八人(七男一女,其中有一個男隊長姓董),打開錢家的門進行野蠻抄家,並提著攝像機進行錄製。錢世光的家被翻的底朝天,還被非法抄走了二台電腦(一個台式,一個筆記本),二個三位一體機,一台激光打印機,一台一拖二的刻錄機,一台塑封機,錢幣及衣物數目不清,抄走的東西整整拉了兩汽車。

當晚七點左右,二十六處的惡警給錢世光上酷刑──老虎凳,叫其說出和他聯繫的同修,他不說,惡警們便繼續給其上老虎凳和毆打,結果一無所獲。晚上九時惡警將錢世光綁架至龔家灣洗腦班。直到七、八月才通知錢世光的家人錢世光在龔家灣洗腦班,而在這幾個月中,家人四處尋找錢世光都沒有音訊。

到洗腦班後,惡警對錢世光繼續進行摧殘,連續吊銬他十幾天,致使他的雙臂三、四個月都不能抬起。

二零零五年十月一日,家人給錢世光送去了食品和衣物(包括棉褲和棉鞋),而這些物品根本就沒有送到錢世光的手中,以至於二零零五年冬天錢世光穿著單衣單鞋過冬。從二零零六年十月後,洗腦班再沒讓家人接見過錢世光,直到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才接見了一次。

二零零五年冬天惡人又將錢世光關入地下室(沒有暖氣和床)只讓他穿單衣單鞋,每天不給喝水,只給一個窩窩頭,大小便都在裏面,還要進行毆打。這期間他又絕食抗議二十幾天。二個月後才將他放出地下室。

零五年冬天,錢世光單位的人去看完錢世光回來後,責怪錢世光的家人:「你們也不給錢世光送些過冬的衣物,這麼冷的天讓他穿著單衣單褲過冬。」家人得知情況後,在後面接見時問及此事,龔家灣洗腦班的人聲稱:「你們送來的衣物放在櫃子裏忘了給錢世光送了。」

二零零六年冬天,惡人又讓錢世光寫所謂的「轉化書」,他未寫。因洗腦班嚴密封鎖消息,又不允許他的家人去探視他。當時的迫害詳情無法得知。望知情人提供他的有關消息。

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洗腦班的人打電話叫錢世光的家人去看錢世光,家人去了之後,它們又找各種藉口不讓接見,後來洗腦班的楊東晨警官說:「把你們送來的東西讓保安給錢世光送進去,讓錢世光在窗戶上給你們招個手。」小保安把東西提出去後,楊東晨藉口說幫保安提東西,不知又給保安偷偷的嘀咕了些甚麼。接見室離錢世光的宿舍只有幾米之遙,小保安把東西送到宿舍後,家人都能聽見錢世光在裏面說:「你們為甚麼不讓我招手?」但就是看不見錢世光的身影,只看見那個小保安在宿舍窗戶上晃盪。家人無奈只好回家。

二零零七年五月,錢世光把自己背下的經文寫下來與其他同修互相傳看,被祁瑞軍拉到辦公室毒打了一頓,致使錢世光腰部傷勢復發,只能拄著拐杖行走,走幾步還要歇一歇。五月五日,家人接見時,看到錢世光行走非常艱難。

家人每次接見錢世光時都要等一小時左右,在這一小時裏,才給錢世光剃頭、洗澡,接見時還有專人監視,不讓錢世光說話,這一切都是為了掩蓋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事實,不讓家人及外界知道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

從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錢世光的工資幾乎沒有發過。現在錢世光被非法關押在龔家灣洗腦班,洗腦班和中國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相互勾結,中國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每月給洗腦班交三千元讓洗腦班迫害錢世光。

正告龔家灣洗腦班的祁瑞軍、楊東晨等,中共惡貫滿盈,天滅中共在即,請你們迷途知返,改過自新,為自己和家人未來考慮,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以免做中共的陪葬品!也請中國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的領導們三思,你們不知保護自己的員工,反把員工的工資交給邪惡,助長邪惡迫害,你們這種做法與你們直接參與迫害又有甚麼兩樣呢?衷心希望你們趕快清醒,遠離惡黨,為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

祁瑞軍的電話:0931-2860011
其手機號13399315065已失效,請知情者提供新的號碼。